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醉

       王也酒量不行,但也没人知道他不行以后是什么模样。 

       今儿晚上这局挺大的,金元元攒了半个多月才凑齐这一帮人,点名道姓地让王也出席。 
       这事儿巧就巧在,大半夜王也被诸葛狐狸一个电话揪起来,不请自来这种事不是第一次,不用他去机场接,也不用帮着订酒店,但作陪是免不了的。王也打半夜开始陪诸葛青吃了一顿涮羊肉,诸葛青这人精力旺盛,拽着王也溜达一小天儿,下午在咖啡厅王也说晚上我有个局,你要不一起来吧,都是朋友。 
       结果诸葛青上下三路这么一打量——花裤衩,白T恤,人字拖。 
       他又问:“老王,你们晚上这是去街边大排档撸串?” 
       王也看了眼微信:“一个大酒店。” 

       为了防止被人赶出门,诸葛青还给王也换了一身行头。你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王也正对着商场穿衣镜跟领带找茬,诸葛青在柜台等结账的时候顺手给他挑了一个领带夹。 
       王也瞧着诸葛青手里那盒小东西本想说你浪费这个钱干什么,反正又不一定非要讲究那些,诸葛青却从王也手里抢过那条松松垮垮挂在领子上已经丧失主权的领带,随手打了个温莎结,又别好领带夹。 
       “老王你别说,你这一打扮……” 
       “这玩意儿不用戴着吧?勒得慌,差不多得了!” 

       领带夹好看是好看,诸葛青以前还送过王也袖扣,只可惜他家老王不是什么精致的男孩子,糙汉一条,堂堂中海集团三少爷,衣柜里西装也就两套,诸葛青送的那对袖扣看着太精致,简直配不上他那商场促销买来的衣服。 
       于是王也三下五除二松了松领带,风纪扣解开一颗,这时候俩人坐在车里,诸葛青顺着后视镜瞥了一眼,说您这看着可就不像去吃饭的了。 
       王也不解其意,他一整天泡茶遛鸟的退休老人,自然没猜透诸葛青在笑什么。 
       当然诸葛青笑而不语,不打算当着司机的面给人难堪,便在服务生领着二人去包间的时候偷偷附在王也耳朵边上:“你这看上去倒像是夜店泡妞去的。” 
 
       王也倒也不是没去过夜店,不过没泡过妞,也没撩过汉。诸葛青起初还寻思着,你说你不泡妞不撩汉不喝酒,你去那地方干嘛去了,后来王也掐着诸葛青腮帮子说你说我去干嘛去了,哪次不是因为你。 
       这话倒是没错,王也去过两次夜店,第一次是被诸葛青拖去的,结果没成想被一个小他至少5岁的妹妹给调戏了,这事儿被诸葛青嘲笑了一年,第二次是因为诸葛青被人给灌多了,那帮人叫他找个联系人,诸葛青脱口就是王也电话号码。 
       王也又斜眼看着他:“你又知道了,我哪儿有您有经验啊,把过的妹一大把,撩妹国手啊!” 
       诸葛青笑着勾着王也脖子,把声音压低了:“那后来不也被您给撩到手了吗?” 
 
       那爪子就堂而皇之地搭在王也肩膀上,推门进去的时候也不曾放下来过,包间里一多半人都到齐了,只剩下几个空位,诸葛青搂着王也往那儿一站,知情人笑而不语,胆子大如金元元的就开始劝酒。 
       诸葛青心说就老王这个量,怕不是三倍燕京下去就要睡过去,便笑到:“怪我,挑衣服挑了半天,低估了北京城的交通拥堵,我替他喝。” 
       大伙嚷嚷着王也犯规,出来混居然还带帮手来。小天挤眉弄眼地看着王也,都说好吃不如饺子,好玩儿不过嫂子,调侃简直张口就来:“你这话可说错了,我青哥本来也是……” 
       诸葛青施施然落座,嘴唇上染了一层酒渍,抽了张纸巾抹一下,便说:“我这可是掐指一算,你们怕不是想灌醉他吧?” 
       金元元拍桌:“小也这人溜滑,这么多年我就没见他多过,今儿个你不许拦着,也不许半路帮他打掩护,不然连你一起灌。” 
       王也合计着这一顿酒怕是过不去,便在私底下偷偷找着了诸葛青的手,捏了一下。 
       “老青啊,待会儿我要是真喝多了,你担待点。” 
       

       诸葛青没琢磨过来王也要他担待什么,那边酒菜上齐了,桌上大部分和他不算熟,也瞧不出是个什么路数,因此也不大敢灌他,诸葛青偷偷问服务生要来一瓶矿泉水,就搁在脚下。 
       王也这些年很少遇到这种劝酒的场面了,奈何今天这些老朋友都是打定主意要整他的,二两五粮液下去耳朵便红透了,白酒顺着喉咙滑过食道,在胃里火辣辣的烧着,吃进嘴里的焦溜丸子也都没了味道。 
       酒有什么好喝王也是真的没有概念,也无从理解。诸葛青说您这是不将俗世挂心头,心中无挂碍,自然不懂酒得好处。 
       王也笑着问:“那老青你倒是讲讲,妙在哪儿?” 
       诸葛青最爱这种微醺的状态,悠悠然地走在马路上,往来行人万家灯火,自个儿便像是那游离于世外的仙人,若是心中有个什么念想,浑身上下便都像是被小火煨着,给色令智昏找一个合适的理由,最好不过了。 
       这话说出来不免丢人,诸葛青想来想去也觉得王也这样的豁达性格也不像他这种借酒消情的人,只笑着摇头。 
       没多久的功夫他发觉身边这人手心滚烫滚烫,面色看不出什么变化,依旧是往日那个唇红齿白的清秀模样,唯独那双耳朵,红得像是在辣椒水里滚过一遭,能滴出红油似的。 
       王也趁着还算清醒,捉着诸葛青手腕子,放在自己腿上,便在他手心瞎划拉。 
       手心猜字这个诸葛青不行,就觉得王也那修剪得圆润干净的指尖专挑掌心怕痒得地方画,像羽毛似的,偏偏又带着滚烫的热度,烙铁一样蹿过四肢。 
       于是乱动的手指倏地被一只冰凉的手攥住,手劲儿似乎是有点大,王也似乎是如梦初醒,转头看着诸葛青没说话。 
       这是喝多了还是没多? 
       诸葛青被他盯毛了,觉得包间里热得很,起身时椅子在大理石地面滑出刺耳的声音,转身便消失在门口。 
       王也眯着眼睛打量了半天,酒气上头,他这会儿瞧见那狐狸都是模模糊糊的,打着酒嗝说我方便一下。 
       俩人一前一后出了门,前后不超过两分钟,酒喝到这个份儿上其实大家都不是很清醒,偏偏王也留个心眼儿,白水白酒掺着喝,好歹还能走路。 
       这幅德行自然不好看,王也揪着衬衫领子都能闻到一身的酒气。扶着墙进了卫生间,没留神脚底下一滩水。 
       诸葛青是贴着王也过去的,手上湿淋淋的都是没来得及擦干的水,王也便去泰山压境一般整个跌过来,他搂着腰将人带进去,顺手关了门,王也身上的酒气将人裹得严严实实,可两人实在抱得太近,王也一只手还杵在门上,诸葛青眨眨眼瞧见了王也眼睛里的倒影,还有微微垂着的睫毛。 
       他这模样看着像是准备仗酒行凶,只是手搂着他的腰摩擦半天,诸葛青右腰生了一层汗,也不见身上这人有什么动静。 
       于是暗流涌动,俩人堵着门谁也不先动,诸葛青原本就好奇到底王也这人能君子到什么程度,刚确定关系在一起之后,接个吻也要先问问他同不同意,倒也不是诸葛青有什么受虐情结,单纯就是好奇王也这人有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温润。 
       王也像是被诸葛青的笑容弄得不爽,皱着眉不说话,又收紧了搂在腰间的胳膊,体温交融,热度和力量一同隔着薄薄的布料穿透过去,诸葛青觉得自己仿佛在浑身酒气,熏着四肢五官不辩真假,呼吸见仿佛一丝淡淡的木质香味蹿进颅内。 
       

       大约是白天在一块儿时染上的味道。 
       

       亲吻便突如其来的,砸得诸葛青不辨东西,洗手间燃着的香味道很淡,王也的手指穿过他的头发,滚烫地贴着头皮,口舌都像是被烈酒浸润了百回,呼吸起伏间连同节奏都是任人摆布的鱼肉。 
       他只知道王也这时怕是三分清醒,七分都是醉态,可脱了那层温润和气的皮囊后,这份难得一遇的醉态却让诸葛青的目光更加无处安放。 
       可王也道长就是醉了也是个坦荡君子,方才也不知是在心里做了几次自我催眠才下了口,这会儿手底下搂着诸葛青劲瘦的腰腹又觉得烫手,总觉得公共厕所再怎么说都是公共场合,他这算不算是…… 
       诸葛青笑着问他现在酒醒了吗? 
       王也晃着脑袋,却说了句道歉的话。 
       还没等诸葛青多想什么,王也又开始嘀咕:“我知道你这狐狸爱干净,这不喝了点儿酒没管住嘴嘛,你回去嚼个口香糖什么的将就一下。” 
       诸葛青觉得扣在后颈的手像烙铁似的烤着他,一时半刻也挣脱不掉,王也没见过这狐狸这副认怂的模样,又笑着给他整理了一下被揉乱的衣领。 
       说是酒醒了的人也不知是真的醒了还是假的醉着,明明那个靠在椅背上看向对面的人坐在离他一拳之隔的地方,诸葛青心里却还想着王也贴着他耳朵边上说的那句悄悄话面红耳赤。 
 
 
       “老青?你刚才是不是偷偷含糖了。”


       -完-

30 Aug 2018
 
评论(15)
 
热度(535)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