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紧急事态

       “尊敬的用户您好,您居住的中海花园一期由于管道渗水,施工队正在全力抢修,13、15、18、22栋的用户将于今日22:30分紧急停水,恢复供水时间另行通知,请您及时做好储水准备,非常给您的生活造成不便。”

       

       诸葛青盘腿坐在沙发上翻时尚芭莎最新一期,王也扇着蒲扇跑到茶几上查看短信,顺便抬头看了眼墙上的狐狸时钟。

        ——22:11。

        “老青,别玩儿了。”王也劈头抢了诸葛青手里的杂志,“晚上停水,阳台上有个空水桶,快去接点儿。”

       诸葛青头也没抬,光着脚往阳台走,顺便问了句:“几点啊?”

       “十点半。”王也说着,顺手去浴室放水。

       “我要先洗澡。”已经拉开阳台门的诸葛青半路上杀了个回马枪,手上拎着换洗衣服就挤进了浴室,“不然洗不完了。”

       “不行,不是我说你,每次你洗澡都慢得什么似的,水停了你都洗不完。麻溜的!我洗澡快。”

       诸葛青看了眼王也杂草似的长发,哼了一声:“就你那一头秀发,得了吧。”

       “19分钟,您能干嘛啊?”王也伸手试水温,花洒的水流太大,都溅到浴室的墙壁上了,“咱俩唠嗑这会儿已经过去一分钟了,你看着办吧。”

       诸葛青仔细琢磨了一下,自己不洗澡就上床他忍不了,王也不洗澡就上床他更忍不了啊!

       王也又说:“算了,一起洗吧。”

       本来八月份的尾巴,北方城市夜晚凉快的不得了,但这几天北京天气闷热,俩人身上黏黏腻腻的一身汗,诸葛青觉得也是个好主意,思来想去还是洗澡大于天。

       “行吧。”

       一起就一起。

 

       王也把两套衣服搭在外间衣挂上,浴室做了个干湿分离,一个还算宽敞的淋浴间——对于一个人洗澡的情况来说简直可以在里面跳踢踏舞。

       但是两个人就有些拥挤,尤其是平均身高181的两个男人。

       花洒一直开着,洗澡之前王也拿着水桶在厕所外间用软管接水。

       王也一抬头被花洒淋了一脸水,顺手摘了头绳套在腕子上,他头发长,一直顺到腰。诸葛青见状又挤过来,雪白光滑的后背挤着王也前胸就把人蹭到了一边儿,诸葛青三两下打湿自己的头发,湿发顺到脑后,闭着眼睛去摸右侧置物架上的洗发水。

       狐狸眼睛一眯全是水,也看不清是谁用的,磨磨蹭蹭找毛巾,王也入目全是一片要把他晃瞎的白,一双眼睛往哪儿搁都觉得晃得慌,便只好见缝插针打湿了头发。

       诸葛青终于摸到了自己的洗发水,见到王也潦草打湿的头发又把人摁回淋浴头下,把那一头长发全捋到前面去,王也撑着墙,弯着腰,诸葛青手指插进细软的发根,拿着花洒把王也里里外外浇了个透,又在前些日子买的橙花味儿洗发水瓶子里挤了四五泵洗发露糊到王也头发上。

       干湿分离的浴室是省了收拾的麻烦,但两个人洗澡的时候空间实在逼仄,狭窄的淋浴间水雾迷蒙,玻璃墙面上挂着白色雾气,王也动一动就能贴上诸葛青的小腿,亦或是诸葛青动作大起来都得擦着他脊梁骨滑过去。

       可花洒就那么一个,淋浴间空间再大也总要凑到一块儿洗不是。

       王也觉得手也没地儿搁,腿也没地儿搁,闭着眼睛冲干净头发就拿头绳捆起来了,一歪头瞧见诸葛青那边居然都在擦沐浴露了。

       他用的沐浴露也是橙子味儿的,王也觉得此时的浴室里好像塞了两颗大橙子,沐浴露香气四溢,诸葛青往浴球上挤了两泵,揉开后又觉得实在是太多,便将多余的泡沫一点一点抹了王也全身。

 

       这狐狸平日里手指冰凉,这会儿给热水一熏,指尖泛红,白净的面皮儿上泛起粉色,一双长腿在王也眼皮子底下动来动去,手指尖儿点火似的擦过后背、两侧的腰部肌肉,还在腰窝处揉了揉。

       王也觉得被橙子味儿裹了一身,偏偏后面贴了个大橙子,这个澡洗得简直就是人间地狱,沐浴露滑腻的触感在诸葛青手指下面荡开,这狐狸动作轻,就像一路乱摸似的。

       “我沐浴露挤多了,顺手给你点儿。”

       “我自己来。”王也背着手去后面捉狐狸手腕子,顺手从他手上卷了一手的沐浴露泡泡。

       他一平日洗澡直接抹香皂的主,没用过诸葛青这些花花绿绿的高级玩意儿,这会儿觉得自己身上全是那狐狸身上的味儿,在狭窄的淋浴间硬生生被同化成了另一颗大橙子。

       诸葛青干什么动作都轻,王也知道他有劲儿,但无论是平时牵手还是睡觉时突然搭在腰间的手,都是虚虚一搭。想必刚刚共享泡泡的时候这狐狸也是一身正气心思清明的,但那双手轻飘飘在后背腰侧上一过,就跟两片羽毛在上面瘙痒似的。

       王也要脸,马上没水了,在浴室来一发这种事儿不现实,润滑和套子都在卧室抽屉里,况且这要是因为那档子事儿耽误了这狐狸洗澡,回头诸葛青能把他按在地板上摩擦。

       不过究其根本,王也到底是眼观鼻鼻观心地迅速解决了这点儿不该有的绮思,稍微有点儿跃跃欲试的欲望在清静经的贴心帮助下竟然也消了大半。

       结果一回头便瞧见这狐狸站在花洒下洗脸,水流顺着下巴落到胸前,胸前朱红两点被热水蒸得粉红,王也一时间不作他想,三下五除二就替诸葛青抹了两把脸,丢西瓜似的就把人撵出了浴室。

       诸葛青一个战斗澡洗得神清气爽,擦干身上后又自行拉开淋浴间的门。

       他只开了一条缝,热腾腾的水汽立刻扑了一脸,又四散在整个浴室。

 

       “老王,把身体乳给我。”

       “哪个?”

       “最上面那个白色的。”

 

       王也身上的泡沫顺着地漏旋转着消失不见,诸葛青接过身体乳的时候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儿,觉得这里面儿太热,扒门缝这行为不是非常光明磊落,但那双眯眯眼还是不自觉往下溜达了一圈儿,堪堪停在小腹上方。

       “你慢慢洗。”

       诸葛青关上门,觉得刚刚那一瞬间似乎是想了点儿不太该想的。

       他想上去摸一把,当然是不敢了。

       等王也穿好衣服走出浴室的时候,诸葛青看了眼墙上时钟,刚好22:28。

       王也头发还没吹,这个战斗澡洗得实在心惊肉跳,发尾滴答滴答滴着水,王也拿了条干毛巾攥了攥,打算揉吧揉吧就算。

       诸葛青弯腰翻出吹风机,盘腿坐在沙发边上。

       王也被按到诸葛青身前的时候心里边儿犯嘀咕,这狐狸可没这么伺候过人啊,这是作什么妖?

       但诸葛青不好惹,王也不敢问,只能坐低了叫诸葛青不用举得那么高。

       指尖温热,穿插过湿漉漉的头发,把缠在一块儿的长发一点点儿绕开,这狐狸手指灵活,代替梳子替王也梳了一会儿,直到手上再也捋不下掉发,发根儿干透,才关了吹风机。

       王也回头,发现这狐狸在清理手指上缠着的长发,黑白分明,团了团塞到纸巾里,团成纸团丢了个抛物线。

       至此王也仍旧琢磨着诸葛青到底是想求他办什么事儿。

       但诸葛青已经收了水桶,将两桶存水码放在浴室角落里,又从冰箱里开了罐冰镇啤酒。

 

       后来,直到两人躺在床上,王也翻了个身刚要睡着。

       诸葛青说:“老王,明天咱俩重新装修一下浴室吧。”

       “嗯?”

 

       “多加一个淋浴头。”

 

        -完-


19 Aug 2018
 
评论(11)
 
热度(483)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