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噩梦



这狐狸怕不是魇住了。

王也美梦做到一半儿硬生生被诸葛请一记铁拳凿背给锤醒了,半梦半醒之间好玄没揪着诸葛青手腕子一个太极云手把人给扔出去。

北京城这时刚入秋,风都是凉的,吹起一身鸡皮疙瘩。王也捂着脸搓了搓,才从夜半惊魂中缓过神来,侧身按了按诸葛青,这狐狸闭着眼皱着眉,一双薄唇咬着,头发一缕缕汗湿着黏在白净的面皮儿上,嘴里不知道嘀咕着什么。

想到方才梦境,又反观这狐狸的状态,王也又煞风景地想到了同床异梦这么个词儿。

你看那拳头,你看那胳膊,绷着劲呐!

王也又使劲推了推诸葛青,放低了声音:“老青,醒醒。”

手下的人哼唧一声,调转了方向,拽着两床被子团到一块儿抱着,秋风打过,王也冷得直哆嗦,只得下床又套了件家居服,回到床前发现这狐狸又开始拳打脚踢,小朋友似的。

“睡个觉你都不老实。”

王也重新夺回主权,盖好被子。诸葛青倒也没跟他死命抢,王也不冷了,靠在床边继续叫。

左右也不是第一回了,这狐狸睡眠向来不安分,碧游村里不情不愿地和自己睡一个屋,王也还当他少爷毛病嫌弃人,睡到一半发现这人睡个觉把自己给睡哭了,本来王也没想哄,但总觉得这得是做了个什么梦啊把自己折腾这样,而且这哼哼唧唧的口齿不清的动静实在是扰人清静。

于是他便蹬上那双布鞋,坐到诸葛青床前,把人乱动的手脚都给压着攥着,给人念了半个小时清静经,好歹算是哄好了。

这事王也没叫这狐狸知道,第二天装作若无其事,只拿眼神偷偷瞄着,发现这狐狸倒是装得一手好蒜。也不知所谓的“对男人过敏”是不是这么个缘故。

后来两个人腻腻歪歪搞到一块儿,诸葛青似乎没再避讳这个事儿,不过王也睡眠一顶一的好,这狐狸闹腾狠了王道长便手脚并用把他往自个儿被窝一收也就消停了。

今儿这是怎么回事?

王也到底是没能叫醒诸葛青,于是向来不在半夜瞎琢磨的道长心里面纳闷儿啊,这到底是个什么毛病?

王也仗着净身高比诸葛青高出来的那两公分,替他拨了拨黏在脸上的碎发,又在额头上亲了亲。低头一看,好像安分了一会儿。

但做噩梦的人不会讲道理,若是个大姑娘可能柔柔弱弱往你身上一抱,皆大欢喜,温香软玉在怀。可王也他对象是武侯传人,据说是个练体的术士,练家子,那是要命的。

王也心道,丫以为睡着了我不敢收拾他是怎么着?胆儿肥啊。可转眼一瞟诸葛青被冷汗浸透了的衬衫,又觉得心里面也被这湿漉漉不安分的狐狸打了一拳。

这姿势好像以前谁说过,睡着了手脚并用地去捉着什么人,爱卷着被子在胸前,一米八的个子偏偏喜欢蜷着睡,脚趾都是勾着的——没安全感还是怎么着?

于是他又想起那个蹩脚的和男人睡过敏的幌子。

可是他自己睡觉这么粘人他真的心里有数吗?

诸葛青自然是不知道今夕几何,王也不惯着他。

道长收狐狸收惯了,拿着狐狸手腕子往手心里一攥,脚底下夹着那双不安分的脚腕子,大虾米自动就拱过来,头搁到两人枕头缝里,衬衫口子散开一大片,雪花似的白皙胸膛贴着王也,腿上光溜溜黏着一层汗,被王也攥着的手攒着,倒真是像个狐狸似的。

只是这姿势并不是个睡觉姿势,网红微博里9款情侣睡眠体位里没有捉妖这一款。

王也一双眼垂着,愣是拿这狐狸没辙,叹息声在这浓浓夜色里明明也微不可闻,偏偏这狐狸也是个识时务的,就听到了。

诸葛青也知道自己可能睡相不好,估计是又把王也给折腾醒了,但半梦半醒的迷糊着,只记着道个歉哄一哄,以及寻找那个让自己从噩梦中归来的热源。

他开始放松下来,手脚好不容易重获自由,王也也准备重新入睡了,它们又开始自动自发地寻过来,手心贴着胳膊,脚底下踩着脚背。

王也道长被这狐狸摸得没了脾气,整个人像要陷在这床被子里了。他觉得一个人睡个觉能睡出这么多花样来,天底下怕不是也就诸葛青一人了。

于是他再一次叹着气把人搂在怀里。

诸葛青便再也没做噩梦。

18 Aug 2018
 
评论(10)
 
热度(733)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