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不怕直男弯不了,就怕直男骚断腿(中)

——当一个人说我放弃了的时候,不是因为他真的放下了,而是因为看不到希望。

 

03

 

王也从不自诩洒脱豁达,因为他始终觉得人须得活到了一定的寿数才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可他至少从来都明白自己想干什么,谈不上豁达洒脱,但活得明白这几个字还是当得起的。

而诸葛青这人有太多秘密,能对外人说得又少之又少。王也并不觉得如果时间退回八年前,事情会发生另一种截然不同的走向,但诸葛青这个朋友对于他来说,自始就和别人不同——所谓的关心则乱,当事人从来都是无法察觉的。

他亦无从知道张楚岚那句话背后的深意,意思他都懂,可终究是旁观者的主观臆测。他从骨子里就是个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类型,几年前诸葛青离开的时候把话说得很清楚,即便是没说得那么一清二白,王也也能够闻弦音而知雅意。

但八年前诸葛青刚刚下山,以他的家境来说,说这个人是白纸一张也丝毫不为过。这次回来一切都不太一样了,到底也是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过那么多年的人,诸葛青这人心思细腻,待人接物人情世故方面尤为敏感,而这种洞明世事之后的本能反应便是排外,他擅长把那些不愿意让外人窥探的东西隐藏起来,压抑在任何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他的骄傲和自尊从来也不允许在他的生活中出现软弱和放弃。

然而当年他离开时那个笑容却非常疲惫了,可惜那时候王也自己也不是什么阅历丰富的人,说穿了不过是个不谙世事的小道士,头脑一热跑去武当山上当道士,自以为参透了是非了悟了世事,可回到世俗才明白是他狂妄才是。

人啊,哪儿有那么多出尘脱俗,全都是身在此中,就连老天师,不也是一样的么。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诸葛青坐在对角,外表变化不大,只是眼角眉梢的锋芒没往昔那么锋利了,反而像是一块历经打磨的璞玉,变得更为圆融通透。隔着酒桌眯着眼睛看他,看不出所以然。

那天散伙后张楚岚勾着王也脖子压马路,他说:“老王啊,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你打红包。”

王也踹了他一脚,说我还能有什么用得着你的地方,我又不是找人打架去。

张楚岚又说:“哎,你别看打架我未必打得过你,但就说追人,你肯定不行。”

王也把人送上车,一个人往回走的时候还在想,追人嘛,这有什么难。

但转念又一想,如果那人是诸葛青的话,事情就有些难办了。

试想,若一个朋友很可能喜欢了你不是一年两年,你不仅无动于衷,反而在人家放弃了三五七年后,故人重逢时返回去追他。

不被玩儿死可能都算人厚道。

但说到底根源还是在于诸葛青,张楚岚说得没错,他就是放不下,又害怕对方早已经放下了。虽然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在王也小半个人生中简直少之又少,能够给他造成这种困境的也只有诸葛青一个人。

那是他能够为之放弃很多东西的人。

是诸葛青,是且仅是。

 

04

 

诸葛青那天回宾馆后并没有睡好,事实上他和傅蓉也不是一起的,只是恰好半路上碰到了,看王也的反应可能是误会了什么,不过他又觉得以王也在这方面的迟钝来说,也不好说。

他直到早上才睡着,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了。晚霞透过浅薄的窗帘,酒店里一片暖黄色,行李箱上还搭着一件外套,桌子上一盒压扁了的烟盒,两盒旺仔牛奶的空盒倒在泡面碗上。

手机的呼吸灯闪个不停,诸葛青抹了一把脸,坐起来滑开屏幕。

两个未接电话,两条语音,一条短信息。

前面两个未接电话是白打来的,语音是傅蓉发的,最后一条短信息是王也发过来的。

他先给家里回了个电话,白说没什么事,就是小姑妈想让你帮忙带点儿东西回去,说着还说把清单都给他发到微信里面了。接着听了傅蓉的语音,问他什么时候溜走的,顺便谴责了一下诸葛青把睡着的妹子留在ktv里的渣男行径。诸葛青回了个电话,对着话筒轻笑,说:“那我要是把你带走了你不是更得骂我渣男吗……”

这话实则不荤不素,也是他和傅蓉实在太熟了,因此那天晚上她才能毫不留情地反问:“你就那么喜欢王也?”

八年了还念念不忘?

诸葛青盘腿坐在床上想了一会儿,也只用了十分钟。

是。

如若对他来说是那种随便什么话都能说的出口的人,那他这八年不就成个笑话了么?

最后他点开了王也那条信息——

【老青,这几天有什么安排?】

诸葛青握着手机愣了半天,这问题说迂回也迂回,外人看着也就是个朋友间客套的问候,但他却没法回答,他总不好说老王,我觉得我还是喜欢你,以前说得不算数,咱俩好吧。

安排是不可能有安排的,来北京就是头脑一热,他每次来北京都是头脑一热。

于是过了一会儿王也又发来一条信息。

【我估摸着你昨儿喝了点儿酒这会儿可能刚起,北京城对你来说也没啥可玩儿的了吧。】

【不过近两年周遭的旅游景点倒是开发的不错。】

【想去哪儿跟我说就成,我安排你。】

 

诸葛青看着一条条短信息像是老年人一指禅的速度一样发过来,觉得有意思。说到底王也再怎么通透,有些事情一瞧就是白纸一张——不得要领,又笨拙得有些有趣。

当然了,有趣这点傅蓉说是他滤镜太厚了。傅蓉当时拍着酒馆里的小破桌子说:“王也其人温润是温润,性格脾气都不错,但你要说他有趣,本姑娘第一个反对!那就是个不会拐弯儿的直男啊!有什么好执念的!”

“话都是这么说的,可我就是控制不住。”

“那你也要控制一下,诸葛青同学!”傅蓉红着脸,带着一身酒气,两只手捧着诸葛青的脸揉了好几下,“你要克制,你的少年A明摆着就是最难掰弯的那种直男,你看他对你那个态度……”

诸葛青把脸搁在傅蓉手心里,皱眉:“可他对我确实比对别人都好。”

“可是你的王道长并不觉得这种好有什么特殊不是么?”

是,是。但凡要是有一点儿私心,就没有坦荡这一说了。

“老青,不是不让你追,也不是不让你喜欢。”傅蓉突然认真看向他,“但你要想一下,万一你这份感情得不到回应,难道就要一直等着吗?还是说继续像现在这样,表面上装得人模狗样,回村里找我哭唧唧。”

“……说人不揭短啊老傅,那次我也不是为了他啊。”

“行行行,不是王也,是男孩的少年A行了吧。”

“……这酒没法喝了。”

“算了,不逗你了。”傅蓉拍拍诸葛青,“我就是想不到你这种百花丛中过的渣男还能有为情所困的时候,太意外了。我还以为你就是一时新鲜……我说,你就那么喜欢他?”

“……”诸葛青喝了一口冰啤,耷着眼皮低声说,“嗯。”

就是这么喜欢。

 

王也半小时发了六七条信息,条条都没踩在点儿上。顾左右而言他,问了杂七杂八的一堆闲事,就是绕不到主题上。

诸葛青也不知道他在那儿不好意思个什么,他本想饶过直男,不就是想约他吗,至于这么费劲的吗。

转念又一想,他这也未免太没出息了,就像傅蓉说的一样:“老青,我怎么感觉你跟狗似的。”

“他就看了你一眼你就跟着走了?你可真行。”

“这不是搭车方便嘛……”

“你少扯淡。”

“……”诸葛青笑了,“所以你想说什么?”

“不是我说,平时看着脑子挺好的,怎么一遇上你那少年A你就连脑子都不带了呢。”傅蓉电话里没好气,“让他追你啊!”

“那他要是……”他要是不追怎么办?

“你放心好啦,就昨晚上他看你那个眼神……”

“嗯?你其实没睡着对吧?”

“这不重要。”傅蓉又说,“老青,说真的,你这心理素质不行。你想想,八年都过去了,还差这几个月么?”

“差是不差……”

诸葛青看着信息页面,琢磨了半天,回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

【没太想好去什么地方,就是不想在家里待着。】

王也那边过了很久才回信息。

【怎么说?】

【家里催婚。】


TBC

05 Aug 2018
 
评论(11)
 
热度(604)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