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不怕直男弯不了,就怕直男骚断腿(上)

 

帝都这些胡同老街早几年就是这副模样,几年以后回来也没有什么多大的变化,格局没变,商铺换了,取而代之的是川流不息的车辆的人群。

诸葛青想起来多少年前王也拎着个小蓝水杯领着他走街串巷,操着一口浓重的京腔,指点着两边的商铺。

他记得原来这边有一个馄饨摊,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头摆的,招牌上写着鸡汤馄饨,摊位前人满为患,诸葛青偏要尝尝。王也却扯着他到旁边偷偷耳语:“这老头糊弄人的,你们外地人压根儿不知道,什么鸡汤馄饨,白水给你加点盐,鸡精,味素,调完汤什么鲜味儿都没有。”

后来王也拎着焦圈,手里拿着两杯豆汁儿,随便挑了张干净木桌,早点摊都是廉价塑料椅子,窝在折叠桌前面憋屈着腿,帽檐挡住大半张脸,豆汁儿喝得很快,能看到喉结在他眼前上下翻滚。

诸葛青每次看王也吃早餐都觉得半条命都要没了,豆汁儿到底有什么好喝?不过好在后来王也说,你别怕,拿豆汁儿诓外地人一般我们都只诓一次,反正第二次也诓不着了。

他隔了很多年以后又回到这座城市,心境比不得当年下山时的年少意气,只是觉得时光带给这座老城的馈赠简直分毫不差地落在了每一个他曾经到访过的角落。有时候看着那些行色匆匆的人群,总觉得恍惚之间看到了熟悉的背影,王也就蹲在胡同墙角,三五七个观众围着一盘棋,一步一步杀伐决断,一局无论输赢,有时看不完便走,棒球帽压低了,背心裤衩走在马路上,转眼就成了擦肩而过的某某。

阳光底下眯着眼的诸葛青觉得这片火烧云像是掉进火焰里的天空,由南向北,自西向东,热闹非凡。他举起手机,摄像头取景框框住眼前景色,然后就是突然的老友重逢。

 

一行人续摊儿续了一半儿,王也被一个不知道什么人给叫走,他还说老王你别是怕我们灌你酒开溜啊。王也又从怀里摸出钱夹,往诸葛青手心里一拍,说我请客,你们自便。

诸葛青觉得他也没什么变化,十分不喜欢西装,衬衫扣子总也不扣好,敞着胸前一小片皮肤,小麦色的。头发松松盘着,久了就有一缕碎发掉下来,软软贴着脖颈。

傅蓉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指,诸葛青的目光从王也消失的那个门后收回来,给她到了一杯冰啤酒,重新添了几块冰,王也拍钱包时手指尖划过手心,像羽毛在上面飘过一样的重量,可是无论怎么努力,到最后也没能彻底忽略。

“我说老青啊,你就那么喜欢他?”傅蓉觉得有些累,身子一歪便靠在了诸葛青身上,头发剪了短发,看起来更干净利落了。

诸葛青笑了笑,手指中间夹着一支烟,没点燃,另一只手扣在沙发上,无意识地打击节奏,“早都翻篇了,多少年前的事了。”

话没说完,傅蓉歪着脑袋靠在他肩膀上睡着了,她这句话叫他无端想起往事,其实也不知道是说给别人听的,还是说给他自己听的。

 

他对傅蓉说:“老傅啊,我觉得我要放弃了。”

他对王也说:“走了,老王,祝我星途闪耀吧,以后你再想见我就得偷偷摸摸了。”

 

偷偷摸摸倒也不至于,诸葛青在影视圈翻腾了几年,星途刚刚闪耀的时候转身走人了,外人扼腕叹息,说白瞎了这么个苗子。可他本来也志不在此,纯粹玩票性质,换个心情,换个环境,不指望它出名,也不指望它赚钱。久了久了没什么意思,与圈内人相处觉得腻味,那时候公司几个人出去吃散伙饭的时候,诸葛青被灌了酒,后辈问他之后有什么打算,诸葛青懒得应付那些人,想了想便说,我回去继承家业。

然而回去在家闲着,诸葛青反而准备拎着行李出去旅游,白问他去哪儿,诸葛青坐在床上想了半天说,北京吧。

就北京吧。

 

01

 

王也折回来的时候其实大伙还没散,至于他凌晨两点半从城东折回城西的理由,非要说就是他的门禁卡在诸葛青手里,不折回去也回不去家。

张楚岚是趁乱溜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不在了,包厢里混着零食和啤酒味儿,沙发上横七竖八堆放着背包和外套,王也隔着门也听得到里面喧嚣吵闹的声音,本以为诸葛青也会和大家闹作一团,没想到一推开门首先看到的就是诸葛青从手机屏幕上抬起来看向他的眼睛。

“你怎么又回来了?”诸葛青肩膀上靠着傅蓉,已经睡着了,身上还盖了一件西装。

“门卡。”王也坐在旁边拐角上,指了指诸葛青手边的黑色钱夹,“门卡忘拿走了,在钱包里。”

诸葛青动了动,肩膀上的人也跟着动了动,觉得不舒服,又歪到旁边去靠着沙发扶手。王也打开一瓶可乐喝了几口,又放回去,指着傅蓉:“用不用给你俩送回去?”

“嗯?”诸葛青眼神迷茫,轻轻推了傅蓉一下,“老傅,你等会儿去哪儿?”

傅蓉哼唧着把脸换了个方向,却没回答。

结果是睡觉来了,熬不了夜就不要非嚷嚷着包夜啊,诸葛青无奈摊手,说:“我回酒店,你送我吧。”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门口,王也的车停在对街,诸葛青的外套披在肩膀上,墙角一只野猫踩着轻快的步伐跃入黑暗,夜色里弥漫着湿漉漉的寒气,冷风一吹便打了个哆嗦。

王也离开之前诸葛青就喝了点儿酒,大概之后也没少喝,坐在副驾驶上把外套脱下来搭在腿上,微弱的酒气从他身上散出来。

诸葛青看起来很困,一直看着车窗外枯燥乏味的景色,凌晨两点多的城市空空荡荡,没什么好好看,喧闹吵嚷了一天的城市沉寂安静,他眼睛里没什么神采。王也怕他睡着,便打开了车窗。

风涌进来,困意突然散开。

他收回目光,下意识往后视镜看过去,恰好与王也的目光短暂相接,而后又率先错开。

“什么时候买的车?”诸葛青问。

“前年,杜哥回老家了,我这来回坐地铁也不太方便,就买了一辆代步用。”

“以前怎么没听说你会开车?”诸葛青是第一次坐王也开的车,虽说是凌晨路上车少,不过这手法看着确实不太像是刚会开车两三年的新手。

“嗐!我十六岁其实就会了,就是一直没驾照。”

十六岁,诸葛青把这三个字放在嘴里咂摸了一下,突然想象不到王也十六岁是什么样子。他们打相识的时候就是一个低调稳重为人温润厚道的王也,十六岁这么一个青春又美好的年纪,他很难将任何一个他所能想起来的瞬间与王也联系起来。

“你给我停路边就行了。”诸葛青指着旁边一个24小时便利店说,“你家远吗?”

“我不着急,你要买东西?我等会儿也成。”

诸葛青点头,下车时也没穿外套。回来的时候拎着一个小塑料袋,呵着冷气坐回车里,搓了两下手,从袋子里翻出来两份包好的关东煮和一连旺仔牛奶。

“饿了,你也吃点儿?”

“我不……”我不吃这玩意儿。

王也正想说,诸葛青打开自己那份关东煮,拿着一个鱼丸送到王也嘴边,丸子冒着白腾腾的热气,汤汁鲜浓,沾了一点在嘴角。他那么举着,一直送到嘴边,王也张嘴咬下一颗。

太烫了。

他缓了缓,让热气散了,又看到诸葛青把两份关东煮都摆好在自己面前,看了看王也:“反正你也不吃,馋了自己拿。”

 

王也怔了片刻,没想到诸葛青居然是这个套路——却还记得他那些喜好。

过了一会儿,诸葛青低声提醒:“老王,开过了。”

于是王也看着头顶硕大的金鼎轩三个字,骤然回神。

“就送到这吧。”诸葛青说。

 

02

 

张楚岚这次来北京也是接了个活,一时半刻都走不开。王也其实很少因为私事私下邀约他,因此隔天他突然收到短信的时候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又有人找他家里人的麻烦。

当年那事儿过了这么久,张楚岚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王也这个人实在是太正了,人一辈子顺风顺水已经足够另旁人歆羡一辈子了,更遑论他还是八绝技的继承人之一,抛开这些外在的东西不说,本人亦是光明磊落,就连他说起来王也,也只能叹一句同人不同命。

可说归说,当年得知王也家里这么有钱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要狠狠敲他一笔。也好在王家财大气粗,不在乎这点儿银两。张楚岚在微信里发了个特别欠的表情,说道长这是遇到了什么人生瓶颈需要我指点迷津啊,我可是收费的。

王也没回话,一言不发给他发了个红包过去。

张楚岚打开一看,一块三毛八。

“老王,你也太抠了!”

“我银行卡里的都给你了。”

“……还是一如既往地……”

“明儿晚上六点半,别晚了。”

 

张楚岚风尘仆仆找到饭馆的时候王也已经喝了好几杯功夫茶了,他点了一壶酸梅汤给张楚岚,上面飘着桂花和冰块。

他抬手示意服务员:“可以走菜了。”

张楚岚一坐下,看到王也的表情,突然福至心灵:“老王你不会是有什么情感问题要咨询吧。”

王也没回答,手上摆弄着空茶杯。他们坐在一楼大堂里,六点多正是人满为患的时候,周围吵极了,旁边一家人带着高中生,点菜的声音大到出奇。

张楚岚又很鸡贼地问:“我靠,你不是说老青的事儿吧?”

王也看了他一眼,也就是默认了。

“说吧,你想知道什么事儿?我这些年和他联系也不太多。”张楚岚大大咧咧喝了一口酸梅汤抹抹嘴,“你也知道吧,他后来好像去演了一阵子戏,不过不是很火,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又神隐了。”

“嗯,听说了。”王也犹豫了一会儿,有些话可能非得直接问出口不可,他可能有一百种拐外抹角的方式迂回打听,但在张楚岚这个人精面前大概也是徒劳无功,更何况这里面的心路历程简直没法理得清楚。

“你别说,老青粉丝真是不少,不过我没看过他的戏,只见过脑残粉哈哈哈哈。”

“别提了,他那一堆脑残粉什么时候少过了。”王也说。

“你当年不是还被追杀过。”

“嗯。”王也低声回了一句,突然又问,“他现在还是一个人?”

“应该是吧,没听说他谈恋爱啊?朋友圈里一如往常。”张楚岚认真想了会儿,“他这人你也知道,要是谈恋爱了才憋不住,不得秀得全世界都知道啊。不过以前倒是和傅蓉传过绯闻,好像是俩人去酒吧被狗仔拍下来了,但你放心,老青一看就是拿她当兄弟。”

“你怎么看出来的?”王也想到那天晚上KTV角落里靠在诸葛青肩膀上熟睡的人,问。

“不是,喜欢谁不喜欢谁那不是一看就知道了吗?老青明摆着跟傅蓉说骚话都不走心啊。你再想想,你俩认识也算久了吧。”

“嗯,八年了吧。”

“你看看。”张楚岚看着王也,突然又认真问了一句,“老王,你好好想想,老青什么时候跟你讲过骚话?”

王也像是醍醐灌顶般地意识到,还真是没有,真正算得上是过界的,一句也没有。

“有些话呢,对着别人说多少句都行,但是对有的人就完全不行。”张楚岚瞧着王也心不在焉的表情,只是叹了口气,“反正我话就说到这儿,昨天看到老青,我觉得可能……”

“嗯?”

“算兄弟提醒你一句,全世界好玩儿的地方那么多,北京他又不是第一次来,全中国九百多万平方公里,怎么就跟你遇上了呢?”


TBC

05 Aug 2018
 
评论(11)
 
热度(854)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