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All in my mind 21

*朋友们,失踪人口回来摸个鱼

*忘了前文的回去搜一下名字哈

*笔芯 


————————

一趟为期一周的夏令营回来,诸葛青微信里至少多了十个好友。下车的时候几个女生商量着一会儿去哪儿吃点儿东西,招呼诸葛青的时候他摆了摆手,说我们俩晚上的飞机,就不去了。有一个金融系的小姑娘等大伙儿都散了才挤上来,王也手搭在诸葛青肩膀上正要回宿舍,结果被拦了一下,姑娘举着手机,他下意识去看诸葛青。

这一路上诸葛青被要微信要怕了,下意识掏出手机准备扫二维码,却没想到这妹子是冲着王也来的。

诸葛青手插在兜里在一旁笑眯眯地看着妹子跟王也讲她俩在学生会那边儿是怎么认识的,又看了眼王也一脸懵逼又不得不瞎几把聊天的状态觉得好笑。等妹子收了手机离开,诸葛青拐着胳膊肘撞了王也腰一下,歪着头贴在他耳朵边上,假期的校园里本来也空旷,大片大片的落日在操场上铺开,头顶晚霞火一样燃烧起来,冰凉的嘴唇贴着耳边擦了一下。

“人气不错啊”

王也觉得耳朵痒,碎发黏在鬓角,一丝风也不见,他扫了一眼诸葛青,又点了点那人一直捏在手里闪个不停的微信:“你。”

“嗯?”

“作为男朋友,给我收敛点儿。”

“不然?你还揍我?”

王也笑了,作势朝着诸葛青小腿踹了一脚,声音却轻飘飘:“那也不是打不过。”

 

打是不可能打的,王也就是嘴上说说。与其说是吃醋,王也觉得倒不如说是诸葛青这种人站在人群里天生就是会发光的,就算是刻意,也很难忽视他。但他说完明显看到诸葛青目光在他身上胶着了片刻,又不着痕迹地避开,漫不经心地说知道了知道了,借着便当着人的面儿把其他人的消息提示都设置成了免打扰。

狐狸转过头去的时候有点得意,耳朵红了一点儿,T恤下摆有一处没留神掖在了裤子里一点,手从裤兜里滑出来,荡来荡去的。

王也本来是个低调的性格,不爱凑热闹,从小到大都不是最出彩的那个,高中那会儿就整天一脸睡不醒的样子,成绩不上不下,字写得中规中矩,他这样的学生,普通高中里一抓一大把。但诸葛青又像是另一个极端,高二那年偶然看到诸葛青站在班级门口罚站,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是班主任老师在他书包里翻出来一沓情书。

所以到了大学,谈起恋爱来就更加肆无忌惮。

于是王也突然伸手拉住那只在他胳膊旁边荡来荡去的手,夏天傍晚潮湿闷热,冰凉的指尖突然缠上来,王也只碰了一下,诸葛青那只手就不安分地绕上来。

等诸葛青回过神来,才发现这好像还是两个人第一次光明正大地在学校操场上牵手,不想还好,本来在一起之后亲也亲过了,擦枪走火也不是没有过,手嘛,自然而然就牵在一起了,但一想到这一层,诸葛青原本已经飞到宿舍的思绪瞬间空了两秒。

行吧,吃醋不是真的吃醋。情趣是什么?打情骂俏?在王也这里是不存在的,事实上诸葛青并没有指望王也这个男朋友能干出来那种事儿——一来他觉得傻逼,二来他觉得王也兴许也嫌傻逼。

但他又莫名想到路上又姑娘跑来搭讪时这人不动声色掐着他后颈软肉的温度来,可能是因为王也手心太热,他愣是觉得后颈无端又燃烧起来。

 

飞机是半夜起飞,两个人还来得及回宿舍叫个外卖,洗个澡。王也嫌麻烦,行李都扔在宿舍,只背了几件回家的换洗衣服,诸葛青洗完澡才坐在床头一件一件往箱子里装行李。

王也扫了一眼:“你差不多行了吧,回个家,撑死了你能住不到一个月,还带两套洗漱用具?”

“你不懂。”

王也看着诸葛青箱子里那一堆瓶瓶罐罐简直脑仁疼,打开自己的箱子,把那些东西一股脑塞到自己行李里面,推着他往外走。

诸葛青趁着王也往里面装行李的时候看了一眼:“你怎么把咱们高中校服还带来了?”

“我妈不小心给我塞进去的,一直忘了拿回去了。”

“我的都不能穿了。”

“嗬!您还挺童心的,高中校服还试过呢?”

“也没有,前几天白的校服弄脏了,没换的,我妈就把我那件给他找出来了。”诸葛青说着调了一张照片出来给王也看。

照片上的少年个子窜了不少,穿诸葛青的校服却刚刚好,王也还看得到他袖口上那道洗得几乎要看不见了的图案。

其实确切来说这件衣服本来是王也的,有一次诸葛青自己在家,出门买冷饮的时候忘记带钥匙,手机也没带,恰好是个周末,跑去敲王也家里的门,当时晚上九点多,王也开门的时候身上还穿着校服,看起来也像是刚从外面回家。

诸葛青说出门没拿钥匙,从你家阳台上借个地方,我从窗户爬进去吧。王也挠挠头说你直接在我家睡一宿不就得了。诸葛青顿了顿:“作业都忘在家里了。”

王也又说:“甭写了,明儿抄我的就完了。”

诸葛青刚想点头,又反映了半天,闭了闭眼:“你是不是傻,咱俩不是一个班,一个文一个理,抄你大爷。”

爬也就爬了,两家阳台距离进,王也站在后边看着他,生怕这人脚底下一滑掉下去。结果没想到爬到一半儿王也他妈回家了,站在楼底下一瞧有个人往诸葛青家里爬,还以为是小偷,当即扯着嗓子吼了一句,直接把诸葛青吓得脚底下一滑。

但好在他家阳台宽,只是袖子上挂到了支出来的铁丝,王也他妈又看到自己家儿子就站在阳台上,又喊他赶紧报警。

接着诸葛青和王也对视了一眼,王也说妈您甭喊了,那是青,忘带家钥匙了。

大概是全楼都知道诸葛家小子忘带钥匙跑去爬窗台了。

这事儿被诸葛青他妈知道了以后训了他一顿,那件校服袖子一直破着,学校校服都是统一订的,要想买新的只能跟着高一的买,但诸葛琴嫌丑,整天埋怨。

王也不厌其烦,俩人晚自习后在小面馆吃面的时候,突然把诸葛青校服外套扒了下来,又把自己那件丢过去,抬头看了他一眼,从诸葛青碗里匀了一筷子面:“翻篇了啊,我跟你换。”

诸葛青理所当然地拎着衣服领子闻了闻,除了干净的皂角味道什么都没有。

王也又看着他,低着头:“昨晚刚洗的,干净着呢。”

后来诸葛青瞧见那件校服上面被人缝上了,王也妈妈针线活差得要命,但王也不太在乎这个,诸葛青受不了,拿起笔就在凌乱的针脚上面画了一个卡通图案,下面还写了一行花体英文,但字迹太过潦草,王也压根儿看不清写得是什么。

再到后来校服又改回原来的样式,王也重新买了一件,这一件理所当然地物归原主。

王也突然问:“老青,你那时候在上面写的啥啊?”

“嗯?”

“那行英文,狗爬的一样,啥也看不懂,你不知道,看着有点儿二。”

诸葛青顿了顿,说:“没事儿,瞎写的。”

 

说真的,其实不少人都说这俩人平时看起来gay里gay气的,别的倒也算了,平时在学校老腻在一块儿,放假回家还要结伴,之前不少人问张楚岚他家怎么回事儿,张楚岚琢磨了半天,说他们俩住对门儿啊,难不成还分开走吗?

回头张楚岚又分别给两个人发了短信,说你俩注意点儿,最近怎么一个两个都跟我打听你俩什么关系,还有老青,你能不能别撩妹了,我听见好几个妹子说老王有病了,人家告白他非在旁边坐着当电灯泡。

张楚岚大概是被问得烦了,噼里啪啦又发过去一堆,诸葛青看见短信的时候俩人刚到机场,收到飞机延误的消息。

诸葛青拿着两人的身份证办理改签,手机在王也手里,于是他顺手回了一句:下次你就说我是他男朋友,别惦记。

张楚岚被这条信息震在家里那张单人床上,琢磨了半天,又联系上下文,才反应过来刚才回信息的是王也。

操了,这个狗粮。

他骂了一句娘,又发了一个中指过去,刚好手机交回诸葛青手里,诸葛青看了会儿前后文,也回了一句:听老王的就行。

后来张楚岚那边没了动静,王也和诸葛青随便找了一间小旅馆,这几天天气热得要命,晚上十二点半室外气温高达34度。折腾完又是一身汗,小旅店热水不太够,两人洗了个凉水澡,王也出来的时候擦着头发,看到诸葛青躺在床上摸空调,后腰露出来一大截。

简直白得反光。

诸葛青见王也躺在他旁边,翻了两个身,百无聊赖地侧躺着,王也T恤下摆窜到上面一点,也露出一小截腰腹。

他想也不想就把手贴了上去,湿漉漉冰冰凉,于是手缩回去,过了两秒又探过去摸了一把,接着就放在那儿不动了。

但这种天气,即便是开着空调,诸葛青手心贴上去也还是热,王也忍了半天,看了他一眼:“差不多行了啊,摸起来还上瘾,摸你自个儿的去。”

诸葛青却痛苦地哼唧一声:“我热啊。”

王也扫了他一眼,这狐狸身上半天汗珠都没有,偏嚷嚷着热,不知道什么毛病。

于是下一秒,诸葛青卷起自己的上衣,露出来一小片皮肤,捉着王也的手盖上去。

他被这狐狸捉着手腕子,心说这人手心冰冰凉,身上热得跟火炉似的。

王也手底下是温热的皮肤,刚洗过澡带着点儿潮湿的水汽,按下去发现里面是肌肉,外面却有一点点软肉盖着。

于是王也将手滑到腰侧,掐了一下。

诸葛青没料到王也突然这一手,被掐了痒痒肉,突然哼唧一声蜷了一下。

“你故意的?”

王也突然想起来诸葛青身上确实到处都是痒痒肉,便笑了。

这狐狸还挺可爱的。

TBC

30 Jul 2018
 
评论(10)
 
热度(206)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