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祯驰】《Time Travel》(END)

原作:《S.C.I.谜案集》电视剧

人物:赵祯X白驰

 

 

《Time Travel》

文/倾盖如故

 

    夏日向晚的街道上,雨后浓郁的草木香混同湿漉漉的暑热仍未消散。

    白驰是最后一个下班的,和往常一样,检查过办公室的所有电脑和电源后,拿着没喝完的半杯咖啡关了门。刚出门,就被室外沸反盈天的蝉鸣和叫卖声包围,这里距离警员宿舍不算特别远,所以每天傍晚步行的时间才算是一天之中难得的只属于他自己的时间。

    而夏天这样的季节就是聒噪和热闹的代名词,警局出去没多远是繁华的商业街,就算拐到僻静的青石小巷里面,都是手拉手出来饭后散步起腻的小情侣。他今天抄了一条小路,本以为可以节省一点时间,因为家楼下的蛋糕店今天打折,如果快的话应该还可以赶在关门之前买得到。

    这条路又黑又脏,路两旁堆放着邻居丢的垃圾,味道不算好闻,白驰走到一半听到巷口又有争吵声,几个小混混围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距离太远看不太清,数一数怎么也得有七八个左右。

    这样的事其实在这一带常有发生,只不过白驰平时很少走这种偏僻的地方,遇不到罢了。他手里攥着包带,杵在原地挣扎了一会儿,却向反方向跑了回去。

    等他气喘吁吁跑回去的时候,那几个混混已经不见了,汗顺着额角落在眼睛里,白驰抬手抹了抹眼睛,还未等看清对面的人影,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哎,我说小白驰,你怎么见到我拔腿就跑啊!”

    “怎、怎、怎么是你?”白驰喘了口气,指着赵祯,“早知道是你,我、我、我就……”

    “你就怎么?”赵祯看向白驰身后还穿着制服的交警,笑了笑,“不好意思警官,刚才遇到几个小流氓,现在没事儿了。”

    警察看了眼毫发无伤的赵祯,点了点头,说下回小心点儿,一个人尽量别往这种地方钻,这小孩儿话都说不利索,拽着我就跑。

    赵祯没说话,眯着眼睛看白驰。警察走后他搂着白驰肩膀笑他:“我说,你自己不就是警察吗?遇到这种事儿居然跑去搬救兵?”

    “我、我想反正那么多人,我又打不过,还不如、还不如……”白驰似乎是急着解释他掉头就跑的苦衷,却因为着急反而说不出口。

    “行了行了,知道你是智慧型的。”赵祯看着地上洒了一地的餐盒,遗憾地擦擦手,又问,“你没吃饭呢吧,走,陪我吃点儿去。”

    “我不吃,不饿。”白驰说完,想绕开赵祯往前走。

    “你跑什么呀!”身后的人撵上去,手搂着他的腰说,“你就这么烦我?”

    “不、不是烦你、”白驰觉得贴在腰上的手臂冰冰凉凉的,与贴在后背上湿热的温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不自在地挣了挣,“我就是……”

    “嗯?就是什么?”赵祯摆弄着手里的手机,翻了一会儿问他,“你最近不能吃辣?本来还想带你去一家湘菜馆的。”

    “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吃辣?”白驰问。

    赵祯转过来看着他,他今天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黑色束口短裤,露着一截雪白的小腿,头发束起来盘成了一个小髻,几缕头发贴在鬓角,脸上虽然看不出多少热意,但因为两人贴的有些近,白驰一抬眼就看见他鼻尖上积聚的一小层细细密密的汗。

    于是白驰耳朵红了,尤其是和过分白皙的肤色形成了对比。

    “你最近订外卖的留言都是不放辣啊,上火了?”赵祯扬了扬手里面刚从白驰兜里顺出来的手机,交到他手上,“我可没翻聊天记录啊,问你吃什么你又不说,我只能自己动手了。”

    “你怎么又随便拿人东西!”

    白驰小声嘟囔了一句,脚底下却朝着冷饮店走了过去。

    赵祯在落后小半步的地方看着他,忽然觉得这孩子走路时抓着背包带的样子像极了小时候放学路上擦肩而过的瞬间。

 

    他还记得那年夏天阳光的温度,后院跑来的小孩子小小的一团蹲在那里,看着跟个小白兔似的,赵祯当时之所以会注意到他,也正是因为这孩子总是干干净净一身白色衣服,就连走路都一丝不苟的,像个小古板。

    那时候他根本就是一个喜欢捉弄人的熊孩子,见到这小孩儿有趣就总惦记着逗弄逗弄,他也没想过会弄巧成拙,把他吓成那样。后来管家领着他去登门道歉,妈妈端着水果招待客人的时候,小白兔就趴在卧室门缝里往外看,见到赵祯也在看他的时候就嘭地一声关上了门。

    虽说当时吓得不轻,但赵祯觉得这小孩儿未免太胆小了,以致于到现在都改不了结巴的毛病,一着急就说不出话来。

    所以他才更想不通,就是这么一个,见到蛤蟆都会被吓得不会说话、见到流氓跑回去找警察的人,当时会挡在他前面,说出要么你就先杀了我这种话来。

    当时他就站在他身后,他的声音里甚至有些颤抖,后背也很僵硬,紧张得要命,却也没有挪动半步。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但如果那时候白驰回头看过一眼,就能发现赵祯在他身后瞪大了的眼睛。

    所以后来他借口手臂上有伤,管家又不在了,明目张胆要人的时候没费吹灰之力,因为白驰一根筋,满脑子都是他都是为了我才受伤的,生活不方便,对吧。

    

对,就是这样。


    白驰这样对自己说,却一点儿也没想过一个问题——就算是管家不在,以他的条件请个护工难道还是什么难事吗?

    当然了,白羽瞳和展耀都不可能多嘴,白驰稀里糊涂地住了进去,过了一个多月才反应过来,当时还是他跑回去拿材料,看到赵祯刚洗完澡,没事儿人一样擦着头发出来才发现的。

    于是隔天他就收拾了东西搬回了警员宿舍。

    赵祯打电话问他说你怎么又跑了。

    白驰电话里支支吾吾半天,才说:“你早都没事了!”

    赵祯又说:“但你衣服落我家里了。”

    “我明天回去拿!你给我放在门口就行了!”

    白驰自觉走得时候收拾的挺干净的,没多久赵祯发来一张图片。

    然后他便差点把手机掉进路边的下水口。

    —— 一条白色CK内裤。

    回去自然是不可能回去的,白驰总不好为了一条内裤登门拜访,于是只能说那你扔了吧。

    赵祯没回他,那之后这人便三五不时去SCI晃悠,大家反正已经见怪不怪了,就只有白驰见到赵祯就跑,当时王韶开玩笑说小白驰,他到底给你留下过什么心理阴影你就这么怕他,白队展队你都不怕,你就怕他?

    白驰梗着脖子强调:“谁怕他了!”

    不过赵祯的恶作剧是不可能停下来的。其实他也不是逢人就捉弄的性格,只是白驰的反应却是特别有意思,每次看他演出的时候,嘴上嚷嚷着魔术都是骗人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动作,闲下来的时候就各种好奇宝宝三千问。他对白驰耐心有的是,而且一逗就炸毛这个反应简直和某种小动物神似。

 

    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连冷饮店里都人满为患,赵祯让他先去找个座位,白驰在靠窗的角落里坐了半天,看到赵祯端着一碗芋圆回来。

    “怎么只有一碗?”白驰问。

    “人太多了,另一碗得等会儿。你先吃。”赵祯拿了一个勺子递过去,“一会儿冰化了不好吃。”

    “哦。”

    大概是白驰的反应有点儿呆,灯光下看得到他的耳朵还是红着的,赵祯看了一会儿,便撑着头看窗外,白驰一边吃冰,一边盯着他从鬓角散落的几缕头发发呆。没防备赵祯突然回头,被抓了个正着。

    “你看我半天了。”

    “我、我没有!你别乱说话!”

    “你看你都吃到嘴边了,还说不是心不在焉?”赵祯笑着逗他,“你想看可以光明正大地看,不用偷偷摸摸的。”

    “说了没有!”

    赵祯眯着眼睛又指着他嘴角:“赶紧擦擦吧。”

    白驰下意识抬手摸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

    他瞪眼睛:“你又骗人!你就不能不骗我吗!”

    赵祯看着白驰愣了一会儿,没有想到二十几岁的男人能把瞪眼睛这个动作做得这么浑然天成毫不做作,白驰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低头嘟囔着什么,往嘴里塞着冰。

    “那大概是不可以。”赵祯冷不防回了他一句。

    “为什么非得是我啊!你也太不讲理了!”白驰拔高了声音。

    恰好手边的铃声响了,赵祯站起来去拿甜品之前他看了一头雾水的白驰一眼,笑了。


    “你猜?”

 

        -完-


23 Jul 2018
 
评论(8)
 
热度(313)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