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午夜档

 “我说,看电影是年轻人的活动啊,咱俩跟着瞎凑合什么劲啊!”

 “我也不老啊,再说今天首映。”

 “那还是算了吧,首映啊……全是人……赶明儿网上出资源了我陪你看啊。”

 “云约会吗?老王你可算了吧,我现在就在北京呢,出来。”

 “不是,你这一天怎么神出鬼没的!”

 “等会儿我把位置发给你啊,微信看一眼。”

 王也躺在沙发上挠了挠头,微信叮地一声亮起来,诸葛青发了个实时位置过去,王也放大了一瞧,得,这人跑簋街去了,也够远的。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大半夜被诸葛青挖出门了,王也大有点儿认命的架势,从果盘下面翻出一根压着的头绳,发尾还没干透,诸葛青这货铁定是知道这个点儿王也必须洗干净预备会周公了,电话打得不早不晚,正是时候——这澡算是白洗。

 但王也不是那么讲究的人,懒得捯饬自己,头发湿着就束起来了,换了一件黑色T恤和长裤,从鞋柜里翻出来一双崭新的小灰鞋就出了门,兜里就踹了一个手机,一个钱包,里面儿168块4毛钱,一个川菜馆会员卡,身份证。

 诸葛青又说他找了个隐秘的酒吧待着,一人儿站大街上等人太傻了,望夫石似的。王也接电话的时候刚拦了一辆出租,电话里听到这话忍不住笑骂他满嘴跑火车。

 上车后王也跟司机师傅报了个地址,师傅笑了,说这是看首映去吧。

 王也一愣,说这您也知道?

 师傅拐了个弯儿,广播音量调小了一格,笑道:“我家姑娘是那个谁谁的粉丝。”

 “您说诸葛青。”

 “对对对,就是他,整天嚷嚷着男朋友男朋友的,我和她妈都记住了,你也是陪女朋友去看吧,现在可不好买票了。”

 “嗐,瞧您说的,跟哥们儿出去,跟电影没关系。”

 于是嘴上说着跟电影没关系的王也才刚付钱下车,就收到诸葛青一条微信,放大了图片看了一眼,居然是一间影院的座位图。

 “到哪儿了?位置我都选好了,小地方,没什么人,不怕。”

 王也回了一条语音,说是你这大明星还敢往这地儿跑,我一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我都不敢来,佩服。语毕,抬头瞧见了诸葛青落座的那间酒吧。

 墙角有点儿湿滑,霓虹灯底下窝着一只灰色短毛猫,不太大,长得虎头虎脑的,王也往墙上一靠,便说那你出来吧,我到门口了。

 猫半睁着眼睛打量王也,喵喵叫了两声,又在他脚边儿上蹭了两下。王也其实不太会注意这种小动物,也并不会因为这种萌系生物就陷入某种不可自拔的欲望中——比如撸猫。

 但诸葛青一定会,以前来北京的时候就捡回去两只流浪猫,迷就迷在,捡了也就捡了,但他又不愿意托运宠物。王也说那怎么办,诸葛青便说这么着吧老王,就搁你家里,我后天的飞机,给你把猫粮猫窝爬架什么的布置好,回头发你一个养猫指南。

 王也一脸懵逼地陪诸葛青逛了一天宠物商店,又去了宠物医院给猫做了个检查。于是他那间标准的直男装潢小复式里立刻就多了一角不属于王也的领域。小猫倒是看着挺乖的,一开始比较亲诸葛青,对王也是敢怒不敢言,老扬着爪子要挠他,但又不敢。

 诸葛青一手撸着一只猫说:“老王,你这样不行,你想想你以前怎么带你侄子的?猫就跟小孩儿一样,你得慢慢引导,你光瞪它不行,他要小鱼干和罐头的时候,你还不能全依着它,容易撑着。”

 王也挠头,心说我这侄子从小可没这么金贵,便笑了:“你说淘淘啊,那小子怕我。”

 “我没看出来啊?”

 “那是你没看到我揍他。”

 “行吧,但是猫,你要是揍急了它可挠你。”

 诸葛青晃晃悠悠走出酒吧的时候,就瞧见王也没骨头似的立在门旁边的砖墙上,鞋面上团着一只小猫。

 猫是不能不撸的,但男朋友还是要撩的。

 诸葛青在男朋友和奶猫之间选择了奶猫,因为这猫实在是可爱。

 王也皱着眉问:“你不是还要捡猫吧?我跟你说我家可四只猫了,早上起床晨练,嚯!床前蹲一溜儿。”

 “那也不差这一只了吧。”诸葛青笑了笑,见到王也的表情又说,“开玩笑的,你等会我把他送给店主吧。”

 诸葛青出来的时候还拿着一盒进口巧克力,包装上都是看不懂的字母,这时候正是十一黄金周,北京天气凉了下来,他把巧克力揣在兜里,揽住王也:“陪我吃点儿饭去吧,还两个小时才开场呢。”

 “我说你是不是没事儿闲得慌,剧组一起看首映你不去,你跟人请假,跑来这种旅游景点儿,现眼来了?”

 诸葛青笑了:“那不能够,你看我这身直男打扮,这种地方摩肩接踵的,谁注意我啊。”

 王也看了他一眼,默默看了眼斜对角两个人,侧过头去贴着诸葛青耳朵:“那可不一定,您连个墨镜都不戴,就您这张脸,这才多大一会儿,就好几个看你的了。”

 诸葛青和王也贴的近,手都挨在一块儿,这个季节簋街人特多,挤挤挨挨也没人看,于是王也捉着他的手拢在自己手心儿里面。

 旁边儿那人自然不是个消停的,手指被拢在一块儿,被明显高于自己一个温度的手掌包着,诸葛青低笑:“你这是直男开窍了啊老王,知道主动动手动脚了。”

 王也笑:“客气,你蹭我半天了。”

 诸葛青对吃的并不挑,今天晚上天气有些闷热,王也说天气预报说是有雨,中雨转大雨。两个人想了想,说是不如找个地方吃点儿面去吧。

 影院的位置是有点偏,王也从没去过,问他是在哪儿找到的这间影院,诸葛青只说是问了一个朋友。

 自然无需追问诸葛青是怎么问的,两人落座后要了两碗面,一碟老醋花生,一碟酱牛肉。

 电影院的确人少,一顿面馆花了王也42元钱,买票是诸葛青买的,正在中轴线上,却是最后一排。

 王也手里抱着爆米花和冰可乐,最后一排当然没人,前面几排坐了两三对儿情侣。王也看了眼片名儿,放映前一水儿的广告,他都不认识是哪个小鲜肉,热片预告里倒是看到好几眼熟人。

 诸葛青说其实我也叫不上名儿,而且都没见过,可见我过气了。

 王也笑着把来时司机师傅的事儿跟诸葛青说了,对方沉吟片刻,才贴着王也说了一句:“可能有些人就好我这口吧。”

 王也笑笑,没说什么,这货一天不说骚话就皮痒,他早习惯了。

 电影是战争片,起初诸葛青扮相还是不错的,但后面简直狼狈,王也想不通这么有偶像包袱一个人怎么突然想要去演这种角色,吃力不讨好不说还又脏又累。

 影院里入了秋也还开着冷气,两人都穿的少,诸葛青里面一件薄T,外面就搭了一件薄衫,没多久手指尖儿都被冷风吹的有些僵硬。

 偏偏两人手里一人一杯冰可乐,诸葛青手里那杯都一点儿没动,净抓桶里的爆米花了。

 王也对这种又甜又腻的食物有点儿抗拒,两杯可乐都是套餐里赠送的,王也出门儿前自己灌了一杯热茶,这会儿手里面抱着杯子看得入神。

 诸葛青偷偷看了王也一眼,发现对方神情认真而专注,而剧情也恰巧到了引人入胜的部分,诸葛青在里面不算是大主角,不过也是个举足轻重的角色。但他实际上对电影本身并没那么强烈的执念,他所惦念的其实只是看电影这个行为本身。

 而偏偏直男如王也,看电影就是看电影,谈恋爱就是谈恋爱,一点儿不含糊,就算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也没想过空旷的电影院最后一排情侣座意味着什么。

 于是镜头突然拉近,荧幕上是诸葛青一个特写,他还记得这一幕拍的时候正好是入冬,南方入了冬还是很可怕的,更何况是冰冷刺骨的水一遍一遍往身上淋,他却除了一条裤子什么都没穿。

 王也还记得那场戏拍完了他跟自己抱怨,说是变成了伤残人士——感冒了。长途电话里瓮声瓮气跟撒娇似的,王也想了想说你早点儿睡吧,明儿跟导演请两天假吧。当时诸葛青挂了电话腹诽直男人设简直糟心,这男朋友除了说出去有面儿长脸,简直就是个吉祥物,甜言蜜语一句话没说过,二十郎当岁谈个恋爱一点儿激情都没有,简直老干部。

 然而傅蓉却说,你可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说你俩都在娱乐圈,老王这种洁身自好又有腕儿的男人本来就凤毛麟角,更何况他还大方,你当他没人追呢。

 诸葛青说我知道,我知道,这不就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嘛。

 于是第二天剧组收到了诸葛青一个快递,导演派了个后勤给诸葛青送去休息的酒店,他拆开一瞧,里面有去同仁堂抓的中药,还有几包小零食。

 当天诸葛青发了条朋友圈,设置为部分可见。

 王也是不可见那部分的。

 【我到底该先吃哪样?[哭笑不得.jpg]】

 结果没多久,张楚岚回复了:当然是中药。

 青:上哪儿熬去啊……

 张:你们马导说了,你们那儿不是有人会吗,都安排好了。

 青:你啥时候这么关心我了,我害怕,我有男朋友了,别惦记我。

 过了五分钟。

 张:他不敢惦记你,我是王也,你屏蔽我。

 青:……么么哒,最爱你了。

 后来诸葛青和张楚岚两个人的共同好友全都看见了这几条评论回复,看张楚岚眼神都不太对。直到有一天一个老前辈在厕所门口拉住张楚岚:“撬兄弟墙角可不好啊。”

 张楚岚:“嗯?你说谁?”

 总之他也算是看透了,王也这人骨子里就是个行动派,说得不如做的。所以说有时候简单一点也好。

 于是他向后靠着,压着椅子,胳膊伸到王也后面去,试图偷偷把手插进衣领里,却没想到半途就被人攥着手指给归位了。

 王也摸了摸诸葛青冰凉的手指,看了眼他那杯冰可乐和薄外衫,说了句活该。

 诸葛青本以为直男突然开窍铁树突然开花,没成想王也叹了口气,把灌着热水的茶杯塞到诸葛青手里,自个儿拿过他那杯冰可乐。

 电影就那么好看,有毛线好看的。

 诸葛青完全不知道说什么,手心里抱着王也的茶杯简直五味杂陈,于是王也看了他一眼,说:“你拧开喝一口就暖和了。”

 所以才说五味杂陈,王也这人怎么讲呢,就好像是超市里那些光鲜亮丽精包装的蔬菜瓜果和早市上卖相不佳的蔬菜的区别,前面一类人乍一看前者哪儿哪儿都好,嘴甜人帅,又会哄人,光鲜亮丽,有里而有面儿,对吧。可是但凡有点儿眼力价儿的,都知道超市的蔬菜瓜果确实比不得清早还挂着霜的那些,你看着普普通通,性价比却不知高到哪儿去了。

 这比喻也许不太恰当,但已经是他能想到最贴切的了。其实直男撩人最可怕的并不是尬,而是从来都直奔主题,省去了好多卿卿我我黏黏腻腻,诸葛青一口热茶下去,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王也笑了:“前儿托人弄回来的新茶。”

 诸葛青放下茶杯,座位是情侣座,双人沙发那种,中间没有扶手,他觉得当年下手追的时候都无所不用其极了对吧,这点儿事儿算个屁啊,还至于这么矫情嘛。

 王也食指交叉搭在身上,整个人北京瘫,窝在双人沙发里,猝不及防被诸葛青拉过一只手吓了一跳。头顶上冷风汩汩流过,恰好吹到两人头顶,钻到人骨头缝里面,于是王也终于将注意力从荧幕上拉回来,看着诸葛青。

 那人黑暗里神色晦暗不明,但也知道眼睛眯着是在打什么坏主意,诸葛青拇指在王也右手虎口来回摩挲,摩擦生热嘛。没一会儿人也凑过去,沙发宽敞,这种距离毫无阻碍,只隔着一顶被王也摘下来扣在中间儿的帽子,于是鼻梁磕着鼻梁,一股清冽的雪松味儿倏尔钻到诸葛青鼻子里。

 王也低笑,手掌在诸葛青嘴巴上一横,另一只手伸过去环着诸葛青的腰,掌心贴着薄衫,把人固定在自己怀里,继续一本正经地看电影。

 没多久,他拉过诸葛青,两人目光直视荧幕,王也贴着他耳边儿说:“青,你难道不知道电影院里干这种事儿最容易被人爆料吗。”

 诸葛青哽了半天,方才想起来王也指得是电影放映员,荧幕光那么一打可不是一清二楚嘛,连脸上的雀斑痘痘都能看得见,估计第二天一早报纸娱乐版头条都是知名男星诸葛青深夜与不明男子电影院激情拥吻了。

 他转头就见王也垂着眉眼,不太高兴的表情。

 诸葛青压低了声音,问他你这又怎么了。

 王也叹气,指着屏幕上跟别人卿卿我我的那名演员。

 “吃醋啊。”

 - 完 -

14 Jul 2018
 
评论(13)
 
热度(831)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