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乡约

《乡约》

 

注意:本期节目纯属虚构,为知名编剧老师扛鼎相助,成功封住了天窗。

本期特邀嘉宾:诸葛青、王也

主持人:张楚岚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上午,父老乡亲们慕名而来,老头老太拎着塑料板凳,自家炒的葵花籽,小茶壶,赶往镇里。

为了什么,您抬头看一眼注意事项。

什么?你问王也是谁?不,他不重要。

那重点?重点当然是诸葛青。他永远是重点,教科书一般的重点。

诸葛家的名声在这十里八村的还是很响亮的,一听见诸葛家大儿子要来参加相亲节目,大姑娘小媳妇全都跑去报名,就算是明知没戏也要去看个热闹的,开个赌局赌一赌谁赔率大,看最后花落谁家。

诸葛青自打接受了节目邀请,每天都在后悔,当然,嘉宾什么样他不关心,爱谁谁,他回头要跟诸葛萌这货算总账的。

这不,节目组一行人乘着气派的大巴车行驶在宽阔的公路上,镇长说这是今年刚修上的,拓宽了不少,农闲的时候田间地头全是唠嗑的,牛羊遍地跑。

几个人到了场地一瞧,好家伙,全坐上了。

张楚岚拍了拍诸葛青肩膀:“我觉得节目组应该给你加鸡腿儿,老哥你人气太高了。”

摄像姓梁,大伙叫他大梁,大梁说:“可不是嘛,太火爆了。”

后勤小徐笑呵呵说:“楚岚哥你这期千万别口误了,再错两回这个月咱们组的奖金都要被你扣光了。”

张楚岚比了个ok,嘴上却是:“我尽量,尽量。”

 

话不多说,本期嘉宾是职业演员,观众却是自来水,这还要感谢诸葛青超高的人气。

于是张楚岚试了试麦克风,说了本期节目第一句话:“喂喂,那个,大家好啊,我就不问你们想不想我了,这期节目咱们换个新鲜的。”

诸葛青等在后台冲他使眼色。

张楚岚又说:“我知道在座诸位都是冲着老青来的,实不相瞒,我也是。”

观众嘘他:“切~”

张楚岚:“你们别切~这期节目本来不是我做,但是小师叔不乐意,这么着我才来了。你们别误会,小师叔和诸葛青?没影儿的事儿,啥时候吵过架,好着呢,比跟王也都好。”

观众:“王也又是谁?”

“他?一个看起来不太牛逼实际上牛逼大发了的小道士,不过这期节目重点不是他,你们知道诸葛青和张灵玉没在大裤衩天台上约过架就得了。”

观众:“废话那么多,赶紧请嘉宾啊!”

张楚岚:“你们等一会儿,我广告词还没念呢,扣奖金的。”

观众:“赶紧的,没瞧见我们阿青在后台站得脸都白了。”

张楚岚:“他不本来就那么白吗,行了让我念完,别跟我唠嗑了。”

台下以为粗犷的汉子骂到:“谁他妈要跟你唠,我们要看诸葛青唠嗑。”

“好了,各位父老乡亲们,貌美如花的大姑娘们,英气逼人的小伙子们,还有台下尿裤子的小朋友们,欢迎收看由异人文化有限公司独家赞助播出的乡约tonight节目,另外感谢去屑实力派海X丝洗发露,感谢镇一小三年二班的小朋友们,你们的笑脸就是祖国的明天,感谢怕上火就喝王小吉,感谢诸葛青老师王也老师友情支持,感谢编剧老师扛鼎相助。”

观众:“你这词儿就不能改改。”

张楚岚:“这还真改不了,出钱的都是爸爸。下面邀请嘉宾入场。”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阿青就是道!阿青就是理!!!!!!”

张楚岚退到舞台另一侧,王也踩着阿青就是理的尾音先诸葛青一步登场,诸葛青紧随其后,扬手和底下的粉丝们打招呼。

张楚岚:“呦呵,二位今天看起来是精心打扮过了。”

诸葛青:“我不是每天都这样吗?”

王也:“嗯?没有,衣服门口租的,四百块一天,死贵。”

张楚岚:“你俩能不能装作不认识,这看着……”

诸葛青:“我也没说我认识王也道长不是?”

张楚岚:“你都道长了。”

诸葛青拍着手里的资料夹:“这上面儿一共4位的职业我都有。”

张楚岚:“这可不好,走后门儿违规啊,是不是王道长。”

王也:“其实我也知道。”

张楚岚:“靠,你家有钱了不起啊。”

王也:“不敢不敢,他用听风吟的时候告诉我们了。”

张楚岚:“我们?”

王也:“后台等着的那仨,还有我,都知道了,你们在车上唠嗑的时候。”

张楚岚:“回头跟导演说下回小点儿声。”

诸葛青:“没用。”

张楚岚:“行吧,咱书归正传,估计底下观众也不答应咱们这期这么水对吧?是不是啊观众们?!”

观众:“阿青做什么都是对的!”

诸葛青:“谢谢各位。”

张楚岚:“来吧,流程还是要走的,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诸葛青:“我今年25岁,无业游民,啃老族,会点儿武侯奇门什么的,不算什么。”

张楚岚:“你就没点儿爱好什么的?比如果私底下干点儿私家侦探什么的。”

诸葛青:“我对别人家八卦不感兴趣。”

张楚岚:“行,有什么才艺没有?”

诸葛青:“我浑身都是才艺,看你们想看什么了。”

张楚岚:“打套军体拳吧。”

诸葛青:“这我不会。”

张楚岚:“怎么说?”

诸葛青:“大学时军训没参加,没学过,换个八极拳吧。”

张楚岚:“也成,那来吧。”

诸葛青:“网上有比赛视频,大伙儿看过吧?”

观众:“看过!!!!!帅!!!!!”

诸葛青:“你看看。”

张楚岚:“你跳过,王道长看着是没睡醒吗,怎么困成这样?”

王也:“嗨,这不最近世界杯嘛!”

张楚岚:“哈哈哈哈,原来道长也是个俗人啊,我能问问你昨晚买的哪队赢不?”

王也:“啊,我没看。”

张楚岚:“那你提什么提,不知道还以为你也是球迷呢。”

王也:“假的,假的。我对这种一堆人抢一个球的活动兴趣不大。”

张楚岚:“为什么啊,我觉得体育竞技挺有意思的。”

王也:“体育竞技是有意思,前提是你不能知道输赢。”

诸葛青:“附议。”

张楚岚:“输给你们俩,你俩怕不是前世是情人吧。”

王也:“这话可不好乱说,有没有前世今生还不好说。”

诸葛青:“我觉得还是有的吧,你前世说不准还是个公主什么的。”

张楚岚:“性别都变了不好吧?”

诸葛青:“挺好的,肯定好看。”

王也:“这个不重要,重点是这已经半小时了,净扯皮了,麻溜儿的,待会儿跟我那群发小还有个局呢。”

诸葛青:“对,你快点儿,别瞎贫。”

张楚岚:“我觉得我有点儿多余,跟说单口相声似的。”

王也、诸葛青:“你是多余。”

张楚岚:“王也道长介绍一下自己吧。”

王也:“那个什么,我叫王也,大伙怎么方便怎么叫,隔壁老王算了,换一个,虽然被武当山除名了,但您叫我王道长我也答应。脾气好,家里条件还行,反正不穷。哦今年26岁,有一个公司。”

张楚岚:“呦,王总。”

王也:“别这么叫,我爹才叫王总,我不是,弄混了不好。”

张楚岚:“那叫小王总?”

王也:“我那公司跟我爹没关系。”

张楚岚:“行了行了,就叫你也总吧,也总平时干点儿什么啊,我看你这上面写的是遛弯儿?”

王也:“遛弯儿。”

张楚岚:“怎么遛?”

王也:“这话让你问的,什刹海往东四十条,北三环到西直门桥,就这么遛。”

张楚岚:“你这圈儿够大的啊。行了,下一环节,旁边儿嘉宾晾半天了。”

路人甲:“是,我俩要凉了。”

路人乙:“你才凉了,我冲着灵玉小师叔来的。”

张楚岚:“对不住各位,小师叔身体欠安。来吧,自我介绍完了,你们互相pick一下吧。”

诸葛青:“你这么敷衍的啊?”

张楚岚:“哦我给忘了,我刚才啊,在后台收到女嘉……哦不对,这期不是女嘉宾,总之就是嘉宾说他家名下还有产业。”

王也:“我没说过啊?”

张楚岚:“不是你,是诸葛青。你一什么亲戚是干啥的来着?”

诸葛青:“农场主。”

张楚岚:“咱们国家没这个吧。”

诸葛青:“嗯,在国外。”

张楚岚:“可以啊,养什么的啊。”

诸葛青:“我也不太清楚,这篇儿翻过吧,养什么你们都看不着。”

张楚岚:“那行吧,你说看上哪个了?”

诸葛青:“那当然是王也道长了。”

张楚岚:“说一下你pick他的理由吧。”

诸葛青:“这还用说吗,长眼睛都能瞧出来。”

路人甲、路人乙:“嘿,怎么说话呢!”

诸葛青:“我不是那个意思。”

路人甲、路人乙:“那你说说你什么意思?”

诸葛青:“我是说,你看王道长一看就是宜室宜家。”

所有人:“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诸葛青:“因为我知道你们都不知道的事儿。”

王也:“你知道我什么别人都不知道的事儿?”

诸葛青:“那多了去了,我知道的你肯定不知道。”

王也:“嗬,还有我不知道的关于我的事儿。”

诸葛青:“给你厉害的,我问你,你知道也青也不?”

王也:“那是啥?”

张楚岚:“嘿,我说这俩嘉宾怎么自己偷偷摸摸聊上了呢,怎么就手都牵上了。”

诸葛青:“我跟你们说,当道士的啥都会,什么种地啊喂猪啊放羊啊杀鸡啊,什么煎炒烹炸啊,什么修理水管啊,什么刷漆啊,都会。”

王也:“不不不,您过奖。”

诸葛青:“还会讲相声。”

王也:“这不都你带出来的。”

诸葛青:“这锅我可不背。”

张楚岚:“hello????你们还记得还有个主持人吗?”

王也:“那当然记得。”

诸葛青:“我选王也道长,快点儿,老王,给个痛快。”

王也:“我不选你。”

诸葛青:“你这让我没法接话,你问问底下的观众们干嘛?”

观众:“干!”

王也:“你看看。”

诸葛青:“行吧,老张,我这期相亲失败了。”

张楚岚:“你就不看看别人?天涯何处无芳草啊!”

诸葛青:“我武侯派不要面子的吗?”

王也:“嘿,我说你别跑啊,这不开个玩笑嘛!你说说你!二十五了还使性子,你看看给老张急成啥样了。”

张楚岚:“感谢王道长把嘉宾扛回来。”

诸葛青:“王也,你放我下来,你顶得我胃疼。”

王也:“对不住了您!给你揉揉!”

诸葛青:“别动手动脚的,你说吧,你pick谁?”

王也:“你这话说的。剧本儿上还让我给你送鸡蛋呢,这鸡蛋还没送,我怎么着也得按流程来对吧。”

诸葛青:“什么鸡蛋。”

王也:“我自己家养鸡场下的。”

诸葛青:“你家还养鸡呢?”

王也:“可以养,你要是愿意吃鸡蛋,回头我投资一个就完事儿了。”

张楚岚:“我的哥,你俩这怎么一眼没看到终身都定了,还走的是包养文套路。”

王也、诸葛青:“早八百年就定了。”

王也:“等会儿,包养是什么鬼。”

诸葛青:“我家也有钱。”

张楚岚:“得,这还是一对儿。”

王也:“那鸡蛋还送不?”

张楚岚:“送什么送,那是节目组超市买的,一块多一个呢!”

王也:“哎,别告诉别人,一会儿给我俩,回去炒个鸡蛋炒西红柿,饭就有着落了。”

诸葛青:“你们看,我说的吧,宜室宜家王道长。”

王也:“嘿!”

诸葛青扇子那么一合:“我的。”

王也笑了:“这个行。”

 

END


02 Jul 2018
 
评论(9)
 
热度(317)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