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日出(END)

*武当山我没去过,具体有参考百度,能回避的具体情况都回避了,如果写错了还望海涵。


————————


《日出》




王也这人什么都好,就是没谈过恋爱。

当然这也算不得什么缺点,诸葛青甚至觉得正因如此,才能让他得以喘口气。碧游村下山后诸葛青跑得没影,谁也没知会,在哪都通总部出来后背了包出门旅行,一个人。

至于王也,倒是给他打过两个电话,第一次是问他公司那边有没有为难他,那会儿诸葛青刚从总部出来,大太阳火辣辣的,王也这个时间掐得也一分不多,赶巧到诸葛青都怀疑道长是不是算过了;第二次是一周之后,王也给他打了个电话,但当时他在山间隧道里,信号不佳,只响了两声,火车穿过隧道咣当咣当呼啸而过,诸葛青没听清,收到短信的时候他都下车了。

【青,我出个门,有事儿找我甭去北京了。】

诸葛青拿着手机站在出站口,往来人群擦肩而过,炙热的光线一丝阻碍也没有地兜头落在诸葛青脸上,鬓角落下一滴汗,想了想,回了一个字。

【好。】

 

其实王也不是没邀请过他,当时两人还没闹出碧游村那一出的时候,这个计划里面儿原本也是有他的,诸葛青盘着腿说我也想出去看看,王也顺口说了一句那咱俩一起得了。

但这事儿最后还是不了了之,因为诸葛青沉默了半天,这话头也就被岔过去了。

只是他觉得道长怕不是误会了什么,那会儿诸葛青心里面儿压着一块巨石,沉得他都要喘不过气来。王也风尘仆仆追到碧游村的时候,他就觉得要完,自己是个什么心思诸葛青心里面有数,他甚至还埋怨过,倘若王也这人不那么为人着想,不那么纵容他,兴许他也没有那么强烈的负疚感。可他又能怎么办呢,诸葛青觉得他越是靠近王也,越是没法儿控制自己,思来想去便只能躲得远远的。

可道长偏就不如他的愿。

诸葛青自己也想不通王也这算什么,分明劝阻张楚岚的时候看着像玩儿似的,一副世外高人的架子一端,云里雾里忽悠一通,远远瞧着特仙儿。结果这次碧游村里面一看,什么呀,先是从北京千里迢迢追到村里,后是不分青红皂白暴揍一顿,哪儿来的那么大气呢。

当然诸事了了,诸葛青还是没能同王道长同行。要问理由,还是的,他自己是个什么心思他自己还是有那个数的,保不齐俩人朝夕相处的他就干了点儿什么。

道长这人简直不能更对他胃口了,诸葛青不想追悔莫及,到时候连朋友做不成,损失大了。

行吧,可能在王也看来诸葛青最后那一转身一句撩闲是很迷,高深莫测的。实际他心里边儿慌得一逼,因为他根本想不到原来王也心里面儿存着这么大气。

个中关节,其实在王也不分青红皂白扑过来的时候就瞬间想通了,再一联想当时在北京家里人被绑架时的道长——这分明就是把他也放在了要护着的人那一个圈儿里了。

这就有一点受宠若惊,他觉得道长爱心软,古道热肠,分不清王也那头是几个意思,但这份情他承,也不想让两个人的关系陷入僵局。

诸葛青自来就跟自己过不去,因此背着包,琢磨着这事儿想通之前离王也远点儿,否则那天没憋住肾上腺素激增做点儿什么……对吧。

 

武当山一带高峰林立,其中有很多地方都已经开发成景区了,诸葛青不愿意往人多的地界扎,看日出嘛,自然是要找个人迹罕至的僻静场所,他是有这个情怀的。

当然这事儿也不难办,当晚诸葛青找了一间民宿,老板儿子特热情,操持着一口武汉口音讲着蹩脚的普通话,本来也是个本地向导,便给诸葛青详细说了下大概,说是最近雨水比较多,就算是您艺高人胆大,也挑个近处。

诸葛青问了下路线,最近暑期,旅游的特别多,因此民宿的地方就有很多大巴,几十块钱一位,能给你拉到山脚下。

武当山这地儿近些年因为上香情愿出事的不少,诸葛青意不在此,便挑了个近处。

凌晨便要出发,夏季日出早一些。他背着包走在山间石板路上面儿,天还未亮,景区栈道两边儿修了路灯,几米一个,这条路上有些偏,没什么人,他一个人踩着被雨水打落的枝叶。

山里虫子多,但倒是互不干扰,诸葛青掏出手机拍了两张照片,溪水潺潺,映着灯光,像是金粉洒在水里,好看极了。

但是没信号,显示不在服务区,这就是远离景区的坏处了。

诸葛青背包里带着茶,非常丑的塑料杯,临行前老板从茶壶里给他匀出来的,说是一早儿山里亮,带着吧,没坏处。

这会儿被冻得胳膊发青才体会到店主的体贴周到来。

 

大约是一个人的缘故,人总喜欢想东想西的。

诸葛青便又想到王也,前儿还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图片,云南苗寨,跟一小伙子和一个姑娘的合照,黑了瘦了。

于是天色渐渐方亮,深蓝色像是水洗过一般,渐渐淡去墨色,林立高耸的枝叶间透过一点蓝,还有两颗星星。

他抬头看了一眼,约莫是快到了。耳机里随机到了春秋,一句歌词飘进耳内,落在心脏上,诸葛青突然觉得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下,于是他又想,这会儿道长怕不是还在睡觉吧,想来想去也不觉得那人会起早贪黑去看什么日出。

还是自己一个人。

诚然,王道长并不是个浪漫的人,干不出来什么出人意表的浪漫事儿,但他喜欢都喜欢上了,能有什么辙呢。

诸葛青体力是不错的,登顶自然是毫无难度的。至于日出,也不过是个突发奇想,他一来看过日出,确实很美,大片大片朝霞,磅礴壮观,你看着太阳一瞬间穿透云层,世间万物都染上色彩,这是自然的礼物——也的确是可以调节心情的。

至于说调节心情的原因嘛,不提也罢,自然是散心失败。

兜兜转转又回到武当山的时候诸葛青心里面就了了——这是真的栽了。

平时和王也在一块儿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朝夕相对也觉得尚可,好歹王也定然是没往这一层去想,最多觉得他觊觎风后奇门,想不到风后奇门和王也之间,诸葛青便与道长又默契了那么一回。

那自然是谈恋爱比较重要了。

他在峰顶找了块平坦的石头,山间湿气大,远处蒙蒙一层薄雾,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线后面突然一束橙红色的光线穿透云层,就是这么一瞬间,一切都变得磅礴而壮观,远处山脉像是一幅流动的山水画,被大自然泼上了一片浓墨重彩,他站在其中,于是心里面儿一个声音突然叫嚣沸腾,他想,大约这种时刻确实很容易令人生出勇气的。

于是诸葛青运气,对着对面儿空山幽谷喊话。

他承认这很俗气,在空无一人的山谷什么的说我爱你这种事儿听起啦滥俗又心酸。

声音回荡在山间,诸葛青长长出了口气。

未及,一直没信号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人是王也。

 

电话接起来未等他开口,责难便兜头砸下。

“我说老青,你下回能不能不在道观上面儿表白。”

“你说什么?”

“你连名儿带姓地叫我也就算了,还运气,你说你怎么没上天呢。”王也电话里乱糟糟的,信号也不太好,过了一会儿诸葛青听见他在电话那头喊了一声,转过来又和他继续说,“先不说了啊,等会儿跟你算账。”

 

后来在山脚下诸葛青见到了王也本人,说来也巧,那天误打误撞,王也回道观看望师兄弟,那座山峰下面儿有一个小道观,平日里是不怎么去的,王也回去一趟替祖师爷跑个腿儿送个东西。人还坐在外面儿喝着茶,诸葛青那声音幽幽传过来,上早课那些人全给听去了。

诸葛青听罢简直想死,于是道长趁着四下无人,胆大包天地搂着男朋友亲了一口。

他笑着说:“知道了就知道了,回头管他们要份子钱。”

诸葛青老脸一红:“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学得和张楚岚一样不要脸了呢?”

“嗨,”道长挠头,“你怎么说话呢?你怎么不说你自己连告白都高调呢。”

“别说了……”

“行行行,你脸皮儿薄,不说了。”

道长笑了,凑过去问他:“接下来想去哪儿啊?”

诸葛青想了想。

“随便。”

END


沙雕剧场


诸葛青:“王也!我喜欢你不假!”

王也:“哎,我知道了!别喊了!一会儿全武当都知道了!”

【一般人并不能这么谈恋爱,因为没本事】

02 Jul 2018
 
评论(23)
 
热度(671)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