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哄(END)

《哄》

 

今年自打入夏以来,北京持续降雨两个星期,大雨转中雨转雷阵雨,中间夹着一场暴雨还下了冰雹,诸葛青同样也已经两个星期没下楼了,这天气晾衣服都不干,前儿洗过的衬衫挂在阳台上现在还潮着,当时王也就说这天气您洗什么衣服啊,洗也就洗了,您就不能留两件儿自己穿的吗。

但诸葛青在家实在闲得慌,衣柜里边儿那些衣服,甭管这几天穿着的还是压根儿没穿过的,全洗了一遍,但那天赶早是个大太阳,谁也没想到中午就下了一场暴雨,所以他觉得这事儿不能怪他。

最近王也在家里边儿的时候少,家里人总找他,公司那边儿也不得闲,折腾下来反而是瘦了几斤,诸葛青最近迷上了做菜,整天研究甜品和西餐,结果前儿上秤一瞧,胖了五斤。

王也端着一碗酸梅汤路过,扫了一眼,乐了:“您这可以啊。”

“……”诸葛青接过他那碗酸梅汤,桂花在上面儿飘着,冰块儿碰在一块儿叮当响,他低头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儿,“全赖你。”

“呦呵?”王也坐在沙发上,懒洋洋往后边儿一靠,顺手捏了捏诸葛青脸上的肉,“你最近脸都圆了,你怪我?”

“酸梅汤开胃。”诸葛青说。

“我说你这半个月不出屋……”

“这不是下雨……”

王也下意识看了眼窗外,低压压的云层扣下来,窗户开着,外面儿一丝儿风也没有,空气里渗着若有若无的湿润泥土气息,这些天都是这样,黑云压城的模样,不带一把伞根本不敢出门儿。

“不过……”王也看了眼窗外,“行吧,酸梅汤糖分是高,不如你去办个健身卡吧。”

“算了吧,对那种地方没兴趣。”诸葛青顿了顿,像是想说什么,看到王也又咽了回去。

“干什么欲言又止的你?”

“也没什么,有过不太好的体验。”

“嗯?”

诸葛青琢磨着王也怎么突然想起这茬来,但王也又说您自个儿捏捏你那小肚子,外酥里嫩的。他正想吐槽王也那奇葩的形容词,结果自己一捏,可不嘛——里边儿硬邦邦的肌肉外面儿裹着一层软肉,穿衣服的确看不出什么来,但他这么一说,诸葛青确实觉得自己身材开始有点儿走形的苗头了。

“行吧,你一会儿不出门儿?”

“这些天都没事儿,怎么?”

“现在就去吧,咱家附近好像就新开了一家。”

王也看着诸葛青觉得不可思议,歪在沙发上不情不愿地起身。

这人行动力怎么这么强。

 

 

王也这套房子的地址偏了点儿,当时图个清静,他这人对娱乐没什么特殊要求,也没考虑那些东西,因此诸葛青说是附近,其实开车也要十五分钟才能到。

他说的那地儿王也没去过,路上王也又问他你以前在健身房有过什么不愉快的接经历,不会是搭讪吧。

正当他觉得这个太扯了的时候,诸葛青居然沉默了,歪着头看窗外,一副不愿多说的表情。

这就是猜中了。

“可以啊老青,够狗血的啊!遇见妹子了?那不挺好的嘛……”

诸葛青一脸烦躁,打断了王也的话头:“我说你怎么一把年纪了活得这么傻白甜。”

“嘿,你怎么说话呢。”

“你觉得如果是个妹子我会说不愉快吗?”

“……”王也这么一想,按照他这脾性,还真是,于是他一琢磨,“男的啊?”

“嗯。”

“嗐!”王也笑了,顺手撕了一颗水果糖给诸葛青,“这又没什么,你说你长成这样……”

“什么叫我长成这样?”

“好看呐!”王也笑了,后视镜里看到诸葛青又双叕叕红了脸,“你不知道,我当年……”

“嗯?”

“没什么,到了吧?”

诸葛青压根儿没听清王也说了什么,抬手指着旁边的黄色标志:“往前点儿,有个地下停车场。”

 

诸葛青开门下车,动作一气呵成,他今天穿了一条过膝盖的七分束口运动裤,白色丹宁鞋,黑色短袖连帽衫,插着兜不耐烦地催促他的时候,瞧着像个大学生似的。

但他本人的气质又与普通大学生的阳光朝气格格不入,从体态到表情都截然不同,连他都想不通这狐狸为什么能把内敛与活泼这两种特质统一到同一个人身上,反正他当年就因为这张脸多看了两眼,虽说前因后果复杂混乱,但诸葛青那天晚上突然凑过去亲他的时候,王也终于第一次认同了“男人都是视觉动物”这句话。

 

别的倒还记不清了,那天晚上王也被金元元拉出去喝酒,他那个酒量众所周知,没多久就晕了,不知道那个嘴欠的拿了他手机给诸葛青拨了个电话,说也总喝高了,你能不能来把人接走。

甭管王也到底是多没多,醉到什么程度,当时诸葛青也在酒桌上,电话那头乱哄哄的,大伙儿开了扬声器,王也自然也听得见。

诸葛青那边儿混乱了几秒钟,很快就安静下来,于是呼吸声被扬声器放到最大。

“王也?王道长?老王?”

声音有些沙哑,诸葛青不清楚这边的状况。

王也不想叫他跑一趟:“别听他们的,一群老北京跟这儿闲着,叫你一路痴接什么接。”

“……”

金元元搡了他一把,等王也挂了电话说:“你就怂吧,这什么时候能把人追到手。”

王也抬眼皮儿看她一眼,一副困得不行的表情:“姐姐,就他这智商,怕不是这会儿他都猜出来你们在干嘛了,不裹乱了行不?”

“什么叫裹乱啊!怎么跟你姐说话呢!”

“嗨,我心里有数。”

那天晚上王也提前撤了,说是喝高了,但意识到还是清醒的。他结了账后问前台要了块儿薄荷糖含着,预备顺着马路往家里边儿溜达。

诸葛青这时候推开KTV的大门走进来,西装上还带着点儿夜里的潮气。

王也愣了一下:“哪个混蛋叫你来的。”

“不知道,一个陌生号码,直接给我发了个百度地图截图。”

“……真行。”

诸葛青问:“我觉得你其实看着还行?”

“马上就要不行了。”

“酒量这么差?”

王也笑了:“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我对这个不行。”

“也是。”

 

两个人沿着街灯走过去,凌晨一两点根本不好打车,这条路上都是KTV和酒馆,一片灯红酒绿的,霓虹灯招牌晃眼睛,王也一拐弯儿进了一条小胡同。

诸葛青紧跟上去,走了一路,倒也看不出来这人哪儿像是喝多了,脚底下居然连暗处的垃圾都避得开。

直到王也找到个石阶,一屁股坐在地上:“歇会儿,不行,我好晕。”

“……”诸葛青叹气,但还是坐在他旁边儿。

王也笑了笑,又说:“老青,我怎么发现咱们俩每次唠嗑,都是在马路崖子旁边儿呢。”

“这可不怪我。”诸葛青笑。

“嗯,赖我。”王也拧开茶杯,一股酒味儿扑面而来,这才想起茶叶全让那帮孙子给倒了。

“我给你买一瓶去吧。”诸葛青看见路对面儿有一个24小时便利店,正要起身。

“不用了。”王也一把扣住他的手腕,把人留在原地,“陪我坐会儿吧。”

大约是酒精作用,王也掌心滚烫,不过倒是很干燥,攥着他的手腕时没怎么用力气,诸葛青没动,王也只握了一下就放开了。

他想着几个小时前的那通古怪电话,笑了:“你这不会是装醉吧。”

“不是不是,就是还没到那个程度。”

“那你给我打什么电话,怎么不找杜哥?”

“他?最近谈了个女朋友,打扰人家多不好啊。”

“你就不担心打扰我?”

“……”

 

王也看着诸葛青突然没了后话,他的确没法解释这事儿,好像确实没往这方面想过,因为他喜欢这狐狸,也觉得诸葛青或许也是喜欢他的,潜意识里就没拿人当过外人。

当时大约是王也的表情里面错愕和失落的成分过于明显,诸葛青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还没等王也反应过来,突然凑近了抬着人下巴就将一副薄唇印了上去。

那会儿王也整个人都是懵的,只听见诸葛青突然笑着说:“我要早知道你喜欢我,何苦来绕这么大一圈儿。”

然而当时王也道长心里边儿想着的东西,和现下也所差无几。

 

这狐狸确实好看。

 

 

健身房位于商场三层,一楼二楼是购物区,三楼往上就是休闲娱乐。健身房倒也不大,屈居一隅,王也和诸葛青在前台简单咨询了一下办卡流程,从里边儿跑出来一个小姑娘,也就前台那么高。

小萝莉奶声奶气地拉着诸葛青的手指:“大哥哥,我哥哥说,你们可以去楼上转转。”

诸葛青顺着声音看向后方,一个十八九岁左右的少年看了他一眼,他正忙着给别的客人介绍课程。

小萝莉又自告奋勇地带路,她看起来格外喜欢诸葛青,一路上都扯着诸葛青的手指,介绍这个介绍那个的。

诸葛青问:“你多大啊?”

“6岁半!”

“这店是你哥哥的?”

“也不算,我妈的,就是让我哥管着。”

“那也算半个老板了。”

小丫头年纪不大,走累了叫诸葛青抱。

他哥哥说你这么大了怪沉的,哥哥抱不动你,结果那头诸葛青蹲下手腕儿裹着小裙子就把人抱起来了。

王也笑了:“你这撩妹国手的外号可真是……不虚。”

“那你看看,我跟你说,我特别招小孩子喜欢。”

“看出来了。”

 

几个人上了楼才发现别有洞天,一排器械后面儿是几间屋子,但因为这些天阴雨不断,并没有什么人来上课。

拐角处有一个楼梯,诸葛青随口问了一句楼上还有吗。

小姑娘瞧了一眼,说是不知道,她哥哥不让她跑上去。

不过好奇心大概是所有小孩子的天性,小姑娘看到哥哥不在,拉着诸葛青的手就往上跑。

楼上连个灯也没有,他觉得怪黑的,怕吓到小孩子,还没等他拉住小姑娘,就被身后的怒喝吓了一跳。

刚才那个少年站在楼梯拐角,其实倒也没多生气,诸葛青回头看了他一眼,便明白了。

前些天新闻天天报人口拐卖,估计这少年是一着急把他俩当人贩子了。

小姑娘被吓了一跳,啪嗒啪嗒掉金豆子。

诸葛青就见不得女孩子哭,就算是小萝莉也不成。

他蹲下去,拍着小丫头的肩膀:“别哭了,要么哥哥抱抱?”

旁边儿少年觉得自己语气重了点儿,却因为妹妹哭太凶不知所措。

小丫头自己抽搭一会儿,推开诸葛青:“我不要你抱。我哥哥会生气的!”

诸葛青被小姑娘推了个跟头,一点儿防备都没有。还是少年挠着头上去拉了他一把,哄了妹妹一会儿才拉着妹妹跟诸葛青道了个歉。

王也一直在后面儿忍着笑,直到少年直接给两个人送了半年的VIP卡,诸葛青在登记表上签名的时候瞪了他一眼。

王也出门时想了想,这狐狸怕不是第一次在女人面前吃亏吧。

虽然人家也就六岁。

 

不过不是说童言无忌吗,看这狐狸的表情,大约是觉得在自己面前丢了面子,脸上挂不住了。

于是直到两人去地下车库提车,空空荡荡的,他们的车停在最里面,王也小跑了两步追上诸葛青,搂着他肩膀,嘴巴非得贴着人家耳朵。

“差不多行了啊,多大事儿,还记仇。”

“没有。”

“行行行,你不记仇,那就别板着脸了呗?”

“……”

“你看看,要么我哄哄你?”

诸葛青猝不及防被钢铁直男撩一脸,于是没防备在这种监控死角的地方,躲在SUV后面儿被男朋友吻了个正着。

明明心里面儿也不觉得那是个多大的事儿,但却被王也亲得脸上发烧。概因王也刚刚捻着诸葛青的耳垂,低笑:“我说你多大个人,还撒娇?”

于是坐在副驾驶上等红灯的时候,诸葛青天马行空地想,原来无论他套路多深,也挡不住王道长猝不及防一个直球啊。

 

END

 


01 Jul 2018
 
评论(10)
 
热度(822)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