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All in my mind 19

19

 

学校举办这种活动都是重在参与,王也和诸葛青前几年来过一次,其实变化还是有点大的。晚上活动的地点其实比较开阔,出了民宿往外走是一处宽敞的平原,这时候出门还是很漂亮的,天边红彤彤的夕阳渐渐隐去,热闹的色彩褪去,天际变蓝,云朵里还残存着一点火烧云的痕迹。当地居民笑呵呵做准备,学校的学生跑过去帮忙,但这些人一个两个全是在家娇生惯养的,哪做过这种活,几乎都是帮倒忙去了,最终被人家笑呵呵撵走了。

王也拍拍诸葛青肩膀:“去看看。”

大爷见两人来了只笑,普通话不是很好,王也一个北方人听着吃力,于是转过头去看诸葛青。

诸葛青手里抓了一把食材:“你看我干什么,我也听不太懂。”

“你不南方人吗?”

“那您知道我国共多少种方言不?”诸葛青翻了个白眼,“再说,我五岁跟着你混,现在亏了我爹我妈才没一嘴京片子味儿。”

王也笑了:“你看看,多少还是有点儿的。”

诸葛青低头,表情藏在傍晚的光线中,一阵湿热的风吹过,他低声笑了笑。

他们俩站得位置有点偏,恰恰是一抬头看得见所有人的一个角落,最后一缕光线一寸一寸消失在远方连绵的山脉之后,让那一瞬间的表情显得生动鲜活,远处跳动的火光映得诸葛青的脖颈有些泛红,仔细看还能瞧见被蚊虫叮咬的红色小包。

“你笑什么。”王也问。

诸葛青不说话,捏起一枚果子塞到他嘴里,擦了手转身去和农家姑娘们交流感情去了。

果子咬下去酸酸甜甜,汁液充盈,王也看着诸葛青远去的背影,衬着暗沉的深蓝色天空和远处山脉模糊的轮廓,远处篝火升起。

“什么人啊……”王也摇头。

 

王也发现诸葛青的话匣子一旦打开简直是个灾难,农家姑娘朴实,乍一见诸葛青心道这小哥哥可真俊啊,脸上都要笑开花了,更别提这货还有个撩妹国手的外号,当年就已经花名在外了,更别提个把姑娘。

然而他又觉得这或许和诸葛青关系不大,其实当两个人拉开距离再去看,诸葛青不在他身边的时候就会自然而然地吸引别人靠近,所谓的撩或许也不全然准确,充其量就是猜得透别人的小心思。就像傅蓉说的,这年头像诸葛青这种男人确实不太多见。

王也也能猜得透,这种事儿压根儿就不是什么难事,但他们俩的区别就在于,诸葛青乐于给予,他喜欢在人群中,吵闹喧嚣,愿意与人打交道,嘴上说着怕麻烦,但其实又是最麻烦的性格。他自己就不一样,甚至说是截然相反,他也同样能应付这些人,能让绝大多数人都满意,但却没有办法付出等价的热情去回应,有些感情过于沉重,于是就变成了负担,让人惧怕,想要远离。

可是诸葛青又是怎么堂而皇之地走到他的领域里的呢?

纵使他后来得知诸葛青那些年的感情,也不认为这种亲近关系是刻意为之,相反,有些事或许仔细想一想就会觉得有趣,如果把他自己比喻成水,那么诸葛青就像是水边的篝火,跃动着映在上面。这种认知让人觉得新奇,他们都不是宿命论者,可却无法解释这种现象。

他借着火光看着诸葛青的侧脸,突然递了一块儿肉过去,堪堪送到了嘴边。

于是诸葛青下意识愣了一会儿,张嘴吃肉。

肉上洒了足足的干料和酱料,王也横着递过去,诸葛青嘴角遍沾上了一点,嘴巴里塞得满,一时间居然真的闭了嘴。

王也收回手,递了一张纸给他擦嘴。

“你快歇了吧,就你那两下子,给我算都不准,还给别人看手相。”

“你不带拆台的啊。”

“你就不能先把嘴里的肉咽下去再说话吗。”

“别转移话题。”诸葛青擦了擦嘴,抓着王也的手,“来,山人我给你算一卦,问学业还是姻缘?”

“都不想问。”

“你怎么不按剧本走?”

“没什么好问的啊,你看着算吧。”

于是诸葛青握着王也的手胡说八道一通,到后来手指在手背上摸来摸去,姑娘在一边儿笑眯眯看着两个人,那目光太直白了,王也觉得不太好意思,于是翻过手啪地拍了诸葛青手心儿。

“别光吃,干活。”

 

他们一直闹到很晚才回去,王也留下来帮忙收拾东西,回去的时候诸葛青翻出来药膏在手臂大腿上涂涂抹抹。

王也看了一眼:“你脖子后边儿还有。”

“唔。”诸葛青涂完小腿,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扭过去想自己看,半途被王也抢了药膏。

“过去趴着。”王也盘腿坐在一边儿,诸葛青撩起衣服,这才发现诸葛青后背好几处红。

“也不痒啊。”

诸葛青老实趴好,药膏清凉,王也拿棉签在边缘打圈儿,“山里蚊子又大又毒,你说你就这么招蚊子。”

“所以才讨厌夏天啊。”诸葛青哼唧着,突然躲了一下,“哎哎哎,你别摸那儿啊!”

“啧,你腰上有个包。”王也拍了他一下,恰好打在腰间,“别乱动。”

“痒。”

“就你事儿多,浑身都是痒痒肉。”

“你第一天知道啊。”诸葛青小声嘀咕了一句,却被王也听到。

王也笑了:“你五岁那年我就知道了。”

于是诸葛青瞬间消音。

那年他还是个大眼儿灯,用王也他妈的话就是——这娃娃长得忒水灵了。当时他不怎么愿意跟院子里的男孩子们玩儿泥巴,于是才有人整天娘娘腔的那么喊他,后来这么叫的人被王也揍过,诸葛青也被他带进他们那个小团体中。有一次玩儿捉迷藏的时候,诸葛青躲得不怎么高明,王也一抻头看到墙角露着个屁股,往后一看还穿个背带裤。

那会儿孩子死淘死淘的,王也当然也有过这种讨人嫌的时候,本来上去把人叫起来就成了,偏跑过去挠人家痒痒,等诸葛青回头看他的时候眼角还挂着眼泪。

自那以后大伙儿都说王也把那个娘娘腔揍哭了,不过话当然是要背着当事人的。

“成了,晾着吧。”

诸葛青偏过头去看王也,人靠在床头,枕着手臂,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刷朋友圈。

“你怎么偷拍我?”

王也朋友圈更新了一条最新照片,照片是傍晚时拍的,铺天盖地明亮色彩中间,诸葛青身后是漫天云霞,赤红的山脉像是一幅浓墨重彩的画卷,他像是回头找什么似的,茫然地看了一眼。

王也笑了,“觉得好看就顺手拍了。”

“我才占那么大点儿。”

“本来也不是拍你。”

“那你干嘛把我放中间儿啊。”

“因为你突出啊。”

王也笑了,突然觉得这狐狸确实有意思,诸葛青闻言起身要丢枕头,结果被按在枕头上亲了一会儿,再被放开的时候眼角都是红的。

“你干什么!你公报私仇!”

于是王也捏猪似的捏着他的鼻子:“许你撩妹不许我不爽啊。”

行行行,你说了算。诸葛青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贴过去,两个人窝在一块儿也不嫌热。

反正空调调得低,诸葛青心想。


tbc

26 Jun 2018
 
评论(6)
 
热度(243)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