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阴差阳错 3 (ABO)

03

 

诸葛青自然是不信什么宿命说的,当然也不是很相信一见钟情这种说法。

当然他和王也之间的关系发展到现在这种不上不下的程度,也全不在他意料之中,固然他认为一见钟情论不甚靠谱,但那天下午诸葛青的的确确是被吸引了。

至于王也这边就有些吃不准了,诸葛青看不出透他,甚至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以为他是个beta。王也这边,不过就是觉得自己也是个alpha所以比较方便,毕竟朝夕相处的对吧。

那天晚上之后,诸葛青像是突然转性了一样,任劳任怨做起了小助理。剧组的人开玩笑说我们青仔这种水准的跑来当助理真是大材小用了,王也听罢也不觉得被冒犯,反而抱着保温杯笑嘻嘻说赶明儿给你介绍几个老师怎么样。

但诸葛青志不在此,上学时就有人撺掇他去娱乐圈发展,不然简直白瞎了这张脸。于是他夺了王也手里的水杯,替他续了一杯茶,笑了笑说您费心了。

山里条件差,剧组这边也不想耽误进度,早拍完也能让大伙儿轻松轻松。但武侠剧的外景向来折磨人,王也白天捂着一身长袖长裤,脚底下蹬着靴子,日头那么一烤,浑身上下像泡在水里似的,化妆师一边给他补妆一边开玩笑,说您这怎么也跟水做的似的。

诸葛青倚在旁边儿,在包里翻小风扇和移动电源,闻言笑了。

王也擦了擦汗,看着诸葛青笑了笑:“你笑什么。”

“没什么。”诸葛青按下开关,凉爽的风拂过王也头发,发根儿处一缕头发黏在脖子上,衣领下方有一块儿红肿,“你昨晚又被咬了?”

“嗯?”王也转头看他,一脸疑惑。

诸葛青指着王也衣领下方的红肿,随手拿了一面镜子:“你看。”

王也余光扫了一眼,也没在意:“可能是吧,也不痒。”

“今天晚上还有一场水里的戏是吗?”

“嗯,拍完明儿就能回家了。”王也笑了,“开心不?”

“太好了。”诸葛青非常不走心地应和了一句。

 

夜里下水其实不是个好的差事,水冷不说,拍摄地点是真实的河流,王也差不多整个人都要泡进去,偏偏男二非常不走心,一晚上反复NG了好几遍,于是王也在水里边儿泡了整整三个小时。

导演和一干工作人员都陪他们在这儿挨蚊子咬,也很烦躁。

“你们俩先上来吧。”

王也抬手抹了一把脸,头发全粘在脸上,墨蓝色的短打贴在前胸,裤子上直滴水。诸葛青抱着毛巾在岸边儿拉了他一把,上岸时很吃力,毕竟他一晚上水里岸上来来回回不下六次了。

这个镜头其实很简单,王也扮演的角色和男二扮演的角色是同门师兄弟,也不过一个少年知己反目成仇的镜头,左右不过是刺一剑再狠狠踢一脚的事儿,当然戏里面需要踢出力度还不能实打实地踢上去,王也这边儿自己要配合一下。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临门一脚愣是踢不下去。

诸葛青给王也倒了杯姜茶,坐在一边儿聆听教导。结果导演揉了揉额头,大手一挥,跟王也说:“你躺下,就刚才那个镜头。”

但他这边儿披着衣服喝茶,嘴都是白的,见王也撂下杯子就要脱衣服,目光又移向诸葛青:“你来一下。”

盛怒之下的导演自然没人敢惹,男二战战兢兢地看着导演亲自示范什么叫“狠狠地踢了一脚”,诸葛青这边儿没有演戏经验,纵使王也简单和他说过躲避的技巧,最后还是结结实实挨了一脚。

男二或许是被吓够呛,这之后居然一条就过了。

收工时导演凑上前大力拍了拍诸葛青的肩膀,说孺子可教。但诸葛青敢怒不敢言,腰间怕不是都青了。

果然洗澡时掀开衣服一瞧,青了一片,热水打在上面特别酸爽。

结果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王也拿着一瓶正红花油往手心里边儿倒,那个味儿更酸爽。

诸葛青擦着头发问:“就没有云南白药吗?喷雾那种?”

王也抬头看了他一眼:“你带了?”

“……”诸葛青愣住,“好像没有。”

“那不就得了,刚才那一脚踢得不轻……知道你当着人面儿不好意思喊疼。”王也顿了顿,“我知道这玩意儿疼,但不揉揉你明儿别想坐车了。”

“不了吧,没事儿。”诸葛青继续抗拒着走到自个儿床前,跪在床上去够充电器。

其实怕不怕疼很容易分辨出来,但诸葛青偏偏是个非常能忍的人,刚才收工一路走过来没有半点异常,要不是王也偏巧落后半步,看到导演搭他肩膀时诸葛青僵硬了一秒的背影,他几乎以为他就是悟性高说一句就悟了呢,但是叫外行人来干这事儿着实不地道。

王也跟在后面儿突然叹了口气,心道还不如踢我身上呢。

他也说不清这种心情是怎么回事儿,此前没对什么人上过心,拍戏时这种小伤已经司空见惯了,他自己全不当一回事儿,可这一脚踢到他身上,又隐隐觉得导演这事儿做得不地道。等他坐在酒店床上,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才反应过来他这算什么。

喜欢其实是一种很难控制的情绪,无论多么理智冷静自制的人,都逃不过心动那一瞬间的混乱和茫然,有时候他又觉得或许只有这种逻辑才能给所有行为一个合理的解释。

反观诸葛青的脾性里,其实有着和他相比不可调和的部分,但却很吸引他。而王也感觉得到对方并不讨厌他,甚至应该是有点儿喜欢的。

诸葛青歪在床上聊天的时候不小心抻了腰,抿着唇闷哼一声,又换了个姿势。

他没盖被子,动作间腰侧淤青露出大片。

王也看着他的侧影突然笑了:“我说,你这么怕疼啊?”

“嗯?”诸葛青的目光落在王也脸上,有一瞬间的不爽,“不是。”

王也没理他的否认:“而且我发现……你挺抗拒肢体接触的。”

“是,我对alpha过敏。”诸葛青转过脸去,赌气般扔下这么一句话。

王也看着他的侧脸,第一次发现居然有人可以把赌气这种事儿搞得这么生动。

但看着诸葛青的反应,至少可以确认一件事。

王也坐过去,擦了药油的掌心突然覆上淤青。搓了半天药油的掌心滚烫,诸葛青下意识瑟缩了一下,起初几下疼过后居然发现王也的手法非常专业。但是他身上的alpha信息素气味实在是太有压迫感了。

一瞬间居然让他有一种窒息的错觉。

 

王也低头瞧着他的脸色,也觉得有意思,于是退开几分,待诸葛青脸色稍缓,笑了:“我看不是吧。”

诸葛青愣了,他抬头看向王也,暗色的灯光下看得人眼晕,这么近的距离其实已经很不舒服了,像是一头巨兽被困在笼子里,拼命想挣脱,却被人死死压制住。

非常不爽。

诸葛青皱眉,他第一次在王也面前露出这种明显的反面情绪。但下一秒他拽着王也衣领将人压向自己,右手撑在床上,左手扣在王也颈后,伸出舌头去撬开唇舌,王也错愕之下被吻了个正着。诸葛青舌尖滑进口腔,在舌根处扫了扫,又退开些许,吮了吮嘴唇。

他本想交换一个潮湿又缠绵的吻,但又突然被王也扣住手腕,下唇被他不轻不重咬了一下。

突如其来的反客为主让诸葛青原地懵逼了几秒,王也的主动是在他意料之外的,甚至于下唇被咬的触感还残留在唇上,他克制住不去摸下唇。

王也笑了,他的手始终按在淤青的地方。

他说:“想不到你好胜心这么强。”

诸葛青用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句话里的意思,想到刚才的一时冲动和下意识地生理反应,绝望地捂住了眼睛。

“妈的。”


25 Jun 2018
 
评论(2)
 
热度(391)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