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阴差阳错 2(ABO)

2

 

山间湿气重,酒店的被褥床单都是潮的,诸葛青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个小时内看了三次时间。王也还有一个镜头要补,是夜景,所以送完奶茶诸葛青就被打发回宾馆了,说起来王也其实也是好心,诸葛青窝在椅子里眼皮直打架,王也过去补妆的时候瞧见了,房卡给了诸葛青叫他赶紧回去休息。但诸葛青打了个喷嚏,没等他掏出纸巾,又连续打了六七个,王也抽了两张纸巾塞到他手里,顺手告诉他感冒药被放在了什么地方。

化妆师笑了,说你们俩谁是谁助理啊。

王也摆手:“新来的小孩儿,上班第一天。”

“你以前那个小孩儿呢?不来了?”

“嗯?”王也挠头,“应该是。”

“那他?”化妆师停下手上的动作,目光扫向诸葛青。

诸葛青很快察觉了对方眼中的探究意味,压下眼底的不愉快,对化妆师笑了笑,从王也手中抽出房卡。

直到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王也才说:“他是alpha。”

这也是王也找诸葛青做兼职助理的最主要原因,倒不是因为他性别歧视,只不过对方如果是alpha或者是beta要省掉许多麻烦。他之前的助理是个omega,还是公司给配的,跟了他好几年,工作能力虽然没得说,就是有一点特别麻烦——他喜欢王也。

虽然说王也不至于因为这种事情就开除他,但是他们俩这种性别组合本就容易擦枪走火,更别提还是助理这种恨不能24小时绑在一起的工作性质了。当然,要不是这孩子突然发情的话,王也是不会要求换助理的。

但当时他马上要进组了,现招显然是不太现实。那天下午编剧老师给他打了个电话,简历表性别一栏赫然一个alpha,对王也来说简直就是天降神兵。

诸葛青面试后第六天就是王也进组的日子,他倒是提前通知过他吃法时间和地点,但王也开车去学校接他的时候显然人还没醒,宿舍楼下来来往往都是学生,王也一辆黑车停在中间有点显眼,于是他关了窗,开了空调。

电话接通的时候诸葛青整个人的声音都是懵的,大概在王也开始重复第二遍的时候反应过来,说你等我十分钟。

十分钟后诸葛青穿着一件黑色短袖帽衫,浅蓝水洗色牛仔裤,帆布鞋就出来了,肩上背着个双肩包,嘴里叼着一盒牛奶。王也看了他一眼,问要不要带一件外套。然而诸葛青宿舍在6楼,没电梯,便摇着头说没关系。

于是王也想到了诸葛青离开前那个谈不上特别愉快的表情,他大概是知道症结所在了。

 

“嗐,我没比你大多少,叫老师过分了,叫王也就行。”

“咱们大概有半个月都在山里,手机不一定有信号,你学校的事儿没问题吗?”

“等会儿先带你见两个老师,你什么专业来着?哦编导是吧,那正好。”

因为大部分人都还在片场,所以酒店里很安静。诸葛青在这一天的相处中,对王也的性格有了个大概认知——温和、直爽、不拘小节。

他和场务聊天的时候,场务说王也他早就认识了,对助理那是好得没话说的,他这人破事儿少,个性比较随和,又不太爱使唤人,所以他的助理是全公司最抢手的位置。

倒是个好相处的上司,但诸葛青在意的根本不是这个问题。

 

王也回来的时候灯关着,室内一片漆黑窗外虫鸣声此起彼伏。窗帘的遮光性非常好,因而诸葛青翻身面向他的时候根本是毫无察觉。

水杯落在床头一声闷响,拍夜场戏是最辛苦的,累不说,夜间蚊虫也多。王也回来的时候腿上全是被蚊子咬出来的包,他从包里翻出毛巾和换洗衣物,轻手轻脚走进浴室。

淋浴间很快漫起朦胧的水雾,在外面吹了一夜的冷风,热水拍打在皮肤上,泛白的皮肤渐渐回暖,王也简单冲洗后擦着头发出了浴室,床头灯亮起,只是小小一盏。他借着幽暗昏黄的灯光看到了两人中间的床头柜上放着的一管药膏。

药膏的味道是一种很奇怪的香,不是很浓,涂在皮肤上清凉舒服,疼痛感减弱不少。诸葛青缩成一团蜷在床上,被子被踢到一边,一角拖在地上,背对着他,也看不清到底是睡了还是没睡。

他用纸巾擦了擦手,将纸团成一团扔在垃圾桶里,走向诸葛青,替他拉高了被子。

诸葛青却抬手拦了一下,眼睛也没睁开:“别盖了,都是潮的。”

“你没睡?”

“没睡着。”诸葛青声音闷在枕头里,“这宾馆条件也太差了,不可能睡得着吧。”

“山里都是这样的,这已经是不错的了。”王也说完,抖开被子钻进去,看了诸葛青后脑勺,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哪儿不错了……”

“起码没看到虫子对吧。”

“不是我说你这人怎么一点儿追求都没有?”

“有条件的时候当然是可以有追求的,但现下不是没有嘛。”王也叹气,“我说你们这些少爷啊,以前拍戏的时候什么地方都待过,这种程度确实不算什么了。”

“你少看不起人了,条件差和能吃苦不是一回事。”诸葛青又说,“可能是白天在车上睡过了躺下来反而睡不着。”

王也看着他背影笑了,没说什么。

“对了。”诸葛青自始至终背对着王也,“我包里有花露水,明天要用的话跟我说,山里蚊子咬人疼。”

“嗯,没事儿。”王也双手交叠枕在脑后,倚着床头,“想不到你还挺细心啊。”

“这叫生活经验好吧。”

“谢谢。”

“不谢,这不就是助理的活儿吗。”诸葛青安静了一会儿,又说,“反正我这一天也没干啥。”

王也愣了一秒:“你是不是……理解错了?”

“嗯?”诸葛青转过身问道,鼻音浓重。

“我找的是工作助理。”

“所以?”

“不是生活助理。”王也补充,“所以你不用做这些事儿。”

诸葛青那边突然就安静了,王也听着窗外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衬得室内的气氛愈发怪异起来,他觉得诸葛青给他的感觉很新奇,乍见之下颇有些惊才绝艳,相处过后却发现那种初见的惊艳很快便化作潺潺流水,像是夏天溪水上的光线。

表面虽然平顺温和,却是发着光的。

“反正顺便。”诸葛青背对着王也丢了一句解释。

“那也谢谢了。”

王也说完,抬手关了床头灯。

于是诸葛青突然陷入黑暗中,他脑子里边全是窗外的虫鸣声,他骤然闭上了眼睛。

王也居然是个alpha——这个认知有些意外,因此他慌了一秒。

在王也俯身替他掖被角的时候,诸葛青突然被强大的alpha气息压制住。

这滋味儿真是不好受。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诸葛青决定从心所欲。

Alpha就Alpha。


TBC

21 Jun 2018
 
评论(3)
 
热度(363)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