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新邻居(下)

(上)



04

 

成为男朋友的过程大概也挺顺理成章的。

那天王也家里来了一群人,客厅空调依然是坏的,王也下楼去给他们买酒,拎着一提燕京爬楼梯的时候撞见诸葛青,手上捧着一杯1000cc的奶茶,正努力地用吸管在里面找黑豆子。

那天晚上八点多,诸葛青没来得及吃饭,外面下着雨,外卖大多都不送了。本想去王也家里蹭蹭饭,一偏头瞧见一群人,突然兴致缺缺。

回到家,开了窗户,潮湿的风拂过额头,窗外灯火通明,夏季夜晚是另一幅样子,洗过澡后泡了一盒康师傅,火腿肠都没来得及撕开,王也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是给他还有半盆蒜香小龙虾没动过,问他睡没睡。诸葛青头发滴着水,看着桌明几净的料理台,孤零零一盒泡面和半盆小龙虾当然是不能比的,于是端着泡面就去了隔壁。

当时王也跟几个发小喝了两杯,头晕,开门的时候被泡面味儿熏够呛。诸葛青瞧见他眼底发黑,又笑他。

“老王,你这不行啊,才十点半……”

“我平常十点就睡了,去厨房吃,这玩意儿你还吃吗?”

“你吃吧。”

“我不吃垃圾食品。”

诸葛青赤脚走到厨房掀开盖子看了眼,笑了:“你们这什么战斗力啊,这都能剩?”

王也拿着衣服要去洗澡,本来想让诸葛青自便,吃完自个儿滚蛋,听到这话脚下一顿,“给你留的。”

诸葛青手上沾了辣椒和蒜泥,把龙虾肉放在嘴里,又顺手嘬了嘬手指,含糊不清道:“这么贤惠啊。”

王也皱眉,斜眼看着诸葛青:“吃都堵不上你那张撩闲的嘴。”

当时俩人很熟了,留宿这种事是家常便饭,王也喝酒上脸,洗完澡发现诸葛青打开了电视坐在客厅里吃得津津有味,揉揉脖子就跑去卧室眯着。

说是睡觉,其实没怎么睡着,诸葛青看的狗血电视剧一字不落地落在王也耳朵里,酒精作用下使人犯懒,他歪在枕头上,客厅里开了小灯,那人穿着睡衣来的,连个袜子都没穿来。

当时是怎么回事儿谁也说不清,诸葛青醉翁之意不在酒也不是一天两天,王也当然知道,多少都看出一些,他热情得有些过分了。明明青天白日地往公司一戳,也是个能让那些姑娘趋之若鹜的男人,笑着拒绝人的时候都是温柔的,可实际上心气儿高得很,不是什么人都看得上。王也太清楚了,因为他们俩本质上是一类人。

可有些事一旦过界就成了负担,正因为他能一眼看穿诸葛青,所以才不确定这人那些过分热络和亲昵里边儿几分真假。

所以说成年人真是难搞,小孩子喜欢就表白,接不接受是你的事情,多简单啊。

那天晚上王也不太记得诸葛青吃完宵夜是几点,只记得昏暗的夜灯下,诸葛青把虾壳丢在垃圾桶,在厨房里刷了会儿碗,又烧了一壶热水烫了烫盘子。最后开了门,将垃圾丢在门口。

门开了又关,人却还没走,夜里的脚步声清晰可闻,即便是陷入黑暗,也知道那人赤着脚跑到主卧来了。

大概喝多酒的人都比较不讲道理,一般来讲,趁着心上人睡觉时偷偷亲吻这种剧情,王也不该醒,他就得睡得昏天黑地像只死猪,或者是睡不着也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才对——作为准男一号,你得温柔一点。

但那天晚上他确实没怎么睡着,诸葛青亲他的时候满嘴都是虾味儿和蒜味儿,王也偏偏就睁了眼,还顺手按开了床头灯。

五分钟后,诸葛青最先笑了,有点儿干坏事儿被抓包的羞赧,不过一闪即逝,换上了招牌式的狐狸笑,表情都有些漫不经心,“我还是先刷个牙。”

 

 

05

 

邻居荣升为男朋友以后,搬家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儿。诸葛青的衣服多,占了衣柜的半壁江山,原来诸葛青那间房子被他租了出去,也是一对儿小情侣,只不过看起来日子过得不太和谐,因为王也经常睡着睡着就被俩人吵架的声音吵醒。

诸葛青当时躺在沙发上看狗血宫斗剧,拿脚趾踩着王也大腿催促他去洗碗,隔壁叮叮咣咣又传来甩锅砸盆的动静,“所以说女人还是麻烦。”

王也顺势拖着他脚踝把人往下拽:“你之前撩人前台的时候你怎么不说这话呢,还有今天轮到你了,别赖皮。”

“不,这你就不太懂。”诸葛青由他抓着,在沙发上找了个位置,将另一只脚也搭上去,“懂是一回事儿,应付又是一回事儿,我对象要是这样我也受不住这个。”

隔壁适时传来一阵“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的对话,王也咧咧嘴,“这个你放心,我一般不搞这套。”

“嗯?”诸葛青手上拿着遥控器播台,非常茫然地应了一句,却并没有注意到王也说了什么。

然后挠脚心服务突然上线,诸葛青一个手抖,遥控器啪嗒一声掉在地上,蜷着脚趾往回缩,偏偏脚踝在王也手心里,动弹不得,脸色通红,甚至没留神哼唧了好几声。

王也知道再闹下去大概要出事儿,这狐狸会生气,于是突然撒手。诸葛青怕痒,没一会儿功夫脸都红了,脚心瘙痒很有存在感,起身时顺便在冰凉的地板上蹭了蹭,才好些。

“你有病吧!”

王也笑了:“怕痒的又不是我。”

诸葛青认命,谁让他身上痒痒肉超多呢对吧。王也说得对,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个不适合他俩,王也一般直接动手。

流水声断断续续,诸葛青系着围裙站在旁边洗碗。王也故意走过去,拉开上面的柜子拿茶叶,贴着诸葛青的后背。

熟悉的温度和味道涌来,气息扫过后颈,一阵掩盖不住的微小战栗,王也一低头就看见诸葛青后颈一片泛红的皮肤,于是他拿了茶叶又退开,诸葛青鼻尖儿聚了一层汗,王也顺手从冰箱里拿了个糯米糍撕开,刚吃了一半儿,诸葛青手上沾着泡沫,拽着王也手腕子把人拖到自己身前,张嘴夺走半个。

犬牙擦到下唇,王也猝不及防。

诸葛青又笑了:“君子动口不动手。”

温软的触感稍纵即止,王也摸了摸下唇,叹气——

神他妈动口不动手。

 

06

 

诸葛青叹气,心说自己怎么就看上这个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男朋友呢。这日子过得简直回归田园,那天晚上跟人吃鸡,结果下意识一看时间,密了好友说兄弟,十点多了我下了。

对方一脸不可置信:老哥,才十点二十啊!

诸葛青:对啊,都十点二十了,要睡了。

对面一排巨长的省略号,诸葛青又发来一个消息:败家爷们儿要生气了。

结果王也那边儿擦着头发坐到床边儿,丝毫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诸葛青又解释:明儿要跟他早起买菜。

对面:您老别是个电竞老太太??????

这话诸葛青第二天晚上上线才看到,但这又是后话了。

翌日清晨,诸葛青生无可恋地抱着一杯豆浆跟在王也后面。

超市里七点半都是大爷大妈,因为鸡蛋打折,新鲜又便宜,诸葛青看见那长长的队伍心里面咯噔一声,但幸好王也目不斜视地路过了,于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冷鲜肉柜台上还没摆全,王也去蔬果去挑了两样时蔬,问诸葛青想吃什么他一脸嫌弃:“你随便挑吧我对蔬菜没什么概念。”

王也拣了一捆小白菜一捆韭菜,想了想称了几头鲜蒜和生姜。诸葛青顺手扔进去两个芋头,又被王也毫不留情扔了回去,重新又挑了俩。

一回头冷鲜肉那边聚了几个人,两个人拐回去,王也偏头问诸葛青吃什么,诸葛青对生肉也没什么概念,于是念叨了几个菜名,王也叫来切肉小哥。

“对,小里脊给我拿三条,三条就行,精排要那扇,给我切一下,不用脊骨不用,那边儿是牛肉对吧,我要牛腩,最边儿上那块儿,肉馅儿来点儿,够了够了。”

旁边儿一个大妈慈眉善目地看着王也,诸葛青从兜里掏出湿巾和纸巾给王也擦手,肉称好了放在车里,他人也清醒了大半,推着就要走,大妈突然拍着他的手说:“你哥对你真好啊。”

王也那边儿没憋住破功了,诸葛青手上那只苍老的手简直就像是千斤重,这话听着怎么觉得那么别扭。

诸葛青眯着眼睛笑了:“嗯,我从小都是我哥带大的,他不容易,当爹又当妈。”

大妈看向王也的目光中瞬间充满了慈爱。

 

不过这个时间去超市还是有好处的,零食区人少,诸葛青推着手推车,往里面扔薯片和坚果,货架密集,又没人,王也拎着诸葛青耳朵说你这人说话能不能正经点儿。

诸葛青却不甚在意,说那么正经干嘛,反正人家又不知道咱俩干啥的。

王也笑了,问他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皮,肯定是那种讨嫌的熊孩子。

诸葛青却突然回头,眼睛眯着,神情却颇为不忿:“我小时候可招人喜欢了。”

“这我不信,你少跟我这儿糊弄人,我问问阿姨就什么都知道了。”

诸葛青又说:“那你说你要是不喜欢我,那天晚上为啥那么迫不及待地开灯啊。”

王也讶异,愣了一会儿,笑起来:“你歪理怎么这么多。”

“老王,做人诚实点儿不好吗?”诸葛青说完拿了两袋儿薯片往车里扔,却被王也攥住手腕又给放了回去。

王也隔着货架把人推到角落,不远处就是超市工作人员上货的交谈、广播声以及叫卖声。他见缝插针地把人按在货架上,膨化食品猝不及防被挤压,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响,他扣着诸葛青后脑,唇舌长驱直入,仗着清早零食区空空荡荡,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分开的时候诸葛青脸色都有些不太对,擦着嘴角喘得厉害。

王也靠在墙边,挡住了闲杂人等的视线,笑了:“巧了,我喜欢先动手后动口。”

诸葛青扭头盯着角落里的上好佳薯片,过了一会儿低声道:“走了,结账去。”

王也手插在裤兜里,跟在后面,诸葛青耳朵尖还红着,排队时甚至忍不住抬手去搓了搓,实在是可爱得过分了。

 

END


18 Jun 2018
 
评论(22)
 
热度(629)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