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新邻居(上)

文/倾盖如故

 

01

 

诸葛青搬来新小区的第一天气温高达39度,家具胡乱摆放在客厅,他坐在门口换鞋凳上休息,空调还没安,只能敞着门通风。没多久飘进来一阵阵炒菜香,诸葛青辨认了半天,大概是青椒炒肉和醋溜土豆丝。

体力劳动过后突然一阵猛烈的眩晕感,他晕了一下,抬头看了眼窗外天光,大片的晚霞填满窗框,于是突然想起来到了晚饭时间。

诸葛青鬼使神差地敲了敲对面邻居的房门,门打开一条缝,却没人。回过神来那人已经站在门口了,诸葛青打量眼前的男人——系着蓝底白字的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上面儿沾了一块儿辣椒,屋子里弥漫着饭菜的香味儿,男人很高,脑后束着马尾。

他完全没料到对方根本没锁门,一时间居然忘记说话。

“您有事儿?”

诸葛青笑笑:“您好,我是刚搬过来的,过来打个招呼,没想到你在做饭。”

“嗨,没事儿,可能是厨房声儿太大了,没留神。”饭菜的香味儿持续不断地飘进来,男人说,“你等会儿啊,我把火关上。”

男人回来的时候诸葛青刚想说那就不打扰了,我就是来打个招呼的,但前半句刚落地,后半句没等到诞生,诸葛青五脏庙就开始抗议,客厅里只有抽油烟机的嗡鸣,但依旧掩盖不住诸葛青肚子的叫声。

于是那人笑了,让开门口的位置:“不嫌弃菜素就一起吃一口吧。”

 

02

 

年轻人之间总是很有话题,诸葛青没跟他见外,因为突然多了个人的缘故,他刷了锅后又做了个鸡蛋柿子汤,刀工精湛,柿子去蒂去皮,葱花爆香,翻炒柿子,动作娴熟,十分钟后两菜一汤上桌,他又从蒸锅里捡了三个白花花的馒头,香气扑鼻。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诸葛青和王也的初识,诸葛青在王也家吃了两个馒头一袋儿榨菜,半盘儿醋溜土豆丝后打了个饱嗝,拿汤勺盛了一小碗汤,喝汤的时候王也突然说:“你还挑食啊。”

诸葛青端着碗,从碗缝里看了王也一眼,含糊不清:“嗯,不吃青椒。”

王也笑了笑,倒也没说什么别的。

那餐饭吃过后诸葛青道了谢,心想着什么时候有空请人吃一顿饭好了。回到家里收拾屋子时突然想起来还没问人家叫什么。

诸葛青琢磨着这住对门儿,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以后遇到再说吧。

但有些,事也许就是这样,当你心里面念着某件事的时候,却往往事与愿违。

 

他再次遇到王也是在小区楼下的便利店。

便利店24小时营业,诸葛青那天晚上和几个来这边出差的高中同学聚餐,一直玩儿到了深夜,他被灌了一晚上酒,根本没怎么好好吃饭,偏偏回程的路上没遇到还在营业的小店。

他在便利店转悠了一圈儿,买了一包烤肉味和青瓜味儿的薯片,一包黄飞鸿花生米,两罐可口可乐和一瓶甜牛奶,结账的时候才发现钱包落在别人车上了。

店员等了一会儿,指着收银台旁边贴着的两个支付宝和微信二维码,微笑:“您可以手机支付。”

于是诸葛青点头,打开微信扫一扫后,突然发现卡内余额不够了。

“啊,不好意思,钱不够,我不要了。”

“一共多少?”

“二十三块钱。”

“连他的一起。”

“您稍等。”店员低头算了一下,“一共是五十二元四角。”

王也站在诸葛青后面儿,掏了掏兜,抽了一张五十的,两个一块钱钢镚,又数了四枚一角钱硬币,一股脑放在收银台上,钢镚落到台面上叮叮咣咣的响了一阵儿。

诸葛青一回头果然看见王也拎着个袋子把俩人的东西往里边儿塞。

“哎,谢谢……”

“没事儿,”王也摆摆手,突然问,“你这喝完酒刚回来?”

“嗯。”诸葛青揪着领口闻了闻,还真是,“钱包落在别人车里了,我明天还你吧。”

“没多少钱,不用。”

诸葛青静静看了一会儿,突然笑了:“我搬来一个月你就请我吃了两顿饭,正好明儿周末,不如我请客吧。”

“嗨,客气。”王也笑了,“这算什么。”

诸葛青低头琢磨了半天如何问名字才不会觉得话题拐得突兀,便利店门外突然响起一道惊雷,紧挨着一道闪电划破夜空,亮如白昼。

王也突然问:“哎,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诸葛青明显怔忪了片刻,才说:“诸葛青。”

窗外有接连响起几道惊雷,便利店内涌进来满堂的凉风,王也打了个哆嗦,晃悠着手里的帆布袋说:“我叫王也,走吧,马上要下雨了。”

 

结果两人刚一走进楼道,外面的雨像断了线的珠子似的,灌进来的风带着深夜的凉意掠过两人,间或大滴大滴的雨在诸葛青走到拐角时落到身上,冰冰凉。

很快到了五楼,王也把诸葛青的零食塞给他,转头开门的时候,伴着锁芯里咔哒一声,诸葛青说:“对了,以后不用帮我倒垃圾,我上班儿晚,下楼顺手就带走了。”

“没事儿,我晨跑。”

诸葛青虽然不怎么在家里做饭,但是果皮鲜蔬的残留是从来不留夜的。他在自己家门口放了一个牛奶箱子,垃圾袋封好口后搁在外面儿,等第二天上班时带下去。但自从他那天在王也家里吃了一餐饭后,每天早上出门时垃圾箱里面都是空的。

后来有一天在家通宵加班一直到天亮,正准备冲个澡去外面吃个早餐的时候,听到对门的开门声,他顺着猫眼看了一眼,正瞧见王也穿着运动裤和跑鞋,下楼时顺手带走了两人的垃圾。

于是疑惑不攻自破,没有什么田螺姑娘,都是隔壁邻居一弯腰的事儿。

当时也并没有多想什么,只是晚上和家里通电话的时候说了一下这事儿,他妈妈却颇为感慨,说你邻居这小孩儿人不错,现在这年头人情淡薄,前儿我腰闪了都每个人扶我一下。诸葛青心道是不错,这邻居还说你这怎么蔬菜还新鲜着就都扔了来着。

其实诸葛青和王也的时间大都碰不到一起去,王也出门早,属于朝九晚五的作息,就在王也洗过澡准备入睡的时候,诸葛青也许正在某个不知名的酒吧里嗨着。但事实上,这样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却微妙的因为住在同一楼层而建立了某种联系。

时间久了,诸葛青渐渐发现王也家里很少锁门,一般人在家里的时候都是虚掩着,欠一条缝儿,这样穿堂风掠过,本来开门这事儿也没什么影响,诸葛青起初就是觉得这不热吗,大夏天儿干嘛不开空调啊。

后来他还真就跑去问了,只不过还是饭点儿,王也笑:“我说你这见天儿这个点儿跑来敲门,不如你以后到点儿直接来吃饭得了。”

诸葛青毫不犹豫地把问题问出口,并且指着卧室里那个显眼的立式空调。

王也看了一眼:“哦,空调坏了,找工人来也没修好,一直没腾出空去买。”

“那多热啊。”

“还成吧,北方夏天短,这伏天一过立刻就凉了。”

时值酷暑,诸葛青从单元门口走到车里的那几步路都觉得是个煎熬,更别提在家里做饭还不开空调。

他将信将疑:“真的吗?”

“你看,我家就凉快吧。”

“您真是养生啊。”

王也愣了一下,笑道:“你现在说话怎么不南不北的。”

“嗯?”

“我们也不是老您您的。”

“那你……”

“有时候真是顺口……”

于是诸葛青点点头,说:“其实我就是听着你们北方人说话有意思,怎么说啥都带儿化音的,想学学来着,闹过两次笑话,就放弃了。”

“嗨,你学这干嘛。”王也夹了一块儿鸡蛋,主食依旧是馒头。

诸葛青想了想,突然说:“我明天想吃鸡腿儿。”

 

03

 

王也甚至都来不及吐槽诸葛青这人自来熟,反正自从那以后,诸葛青但凡那个时间在家里,总要去蹭顿饭的,后来吃过饭后还要蹭点儿茶叶喝。

当时俩人还没在一块儿,王也就觉得这人有点儿意思,因此压根儿没想过他其实可以拒绝。

于是后来邻居变成了男朋友,诸葛青便理所当然地赖着不走。当然,他和王也提过要去他那边儿住,却被断然拒绝了。

诸葛青问过他当时怎么想的天天琢磨人家垃圾袋里都扔了什么东西,王也想了想,说:“看都看到了。”

诸葛青缩在沙发上,整个人裹在毯子里,只露着个脑袋:“说真的老王,我当时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其实已经年过不惑,就是脸看着年轻来着。”

王也坐在旁边,看了他一眼,咔嚓一声剪掉了一个鸡爪子的指甲:“你皮痒了是吧。”

诸葛青哼唧着,说话时鼻音很重,嗓子发炎,却整天嚷嚷着要吃鸡爪子,他以前还怀疑过王也的职业,会不会其实是酒店的主厨什么的。

鸡爪子做起来麻烦,王也光是处理指甲就一晚上过去了,准备腌的时候突然发现酱料不是很够。

他想了想:“哎,明早你跟我去逛超市吧。”

“不要。”

“不是你要吃卤鸡爪的吗?”

“但你每次都要在里面儿转四五圈,咱俩俩大老爷们儿戳一群中年妇女中间挑菜,太尴尬了。”

还没等王也说话,诸葛青又说:“而且你那个小猪佩奇的袋子就不能换了吗?太傻了”

王也一愣:“那不是你买的吗?”

于是诸葛青像个鸵鸟似的缩回去,吸了吸鼻涕不吭声,一秒钟过后被王也拿着卫生纸捏着鼻子擦了擦。

他说:“去也不是不行,晚上去吧,人少。”

王也想了想:“不成,晚上肉不新鲜。”

大概就是这样,诸葛青发现自己总是屈服于美食的诱惑,他闭了闭酸胀的眼睛,已然做好准备迎接七点半超市内各路大爷大妈的目光洗礼了。


tbc

15 Jun 2018
 
评论(11)
 
热度(590)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