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All in my mind 18

*关于民宿的设定来源于百度搜索


18

 

目的地是当地一家民宿,位置有点偏僻,下车后一行人步行了大约三十分钟才找到地点。据说这地方正在开发景区,所以人迹罕至,算是半对外开放,来玩儿的几乎都是周边地区的游客。虽说正在开发,但据说酒店前身是民国时期云南白族建筑的遗址,是当时一个本地大户的老宅,最近几年才着力于打造精品酒店的风格。

虽说之前有过心理准备,诸葛青原本没什么期待,但是这会儿在两旁栽满了竹子的通幽小径里走了半天,心情居然非常不错。

诸葛青肩上背着一个巨大的双肩包,手上还提着一个箱子。其实临行前王也在宿舍里看他收拾东西就觉得这人忒麻烦了,这还是硬逼着他去掉了几样非必需品来着。

领队的人叫郑楠,走在队尾,队伍前面是带队老师。他们俩夹在中间,前面是两个矮个子女生,梳着马尾的那个偷偷和旁边的姑娘说了两句悄悄话,回头问诸葛青:“哎,你是不是法学院的……”

“嗯。”诸葛青把注意力从王也脸上拉回来,低低应了一句。虽然脸上仍旧笑眯眯的,却透着一丝冷淡和推拒,若是往常他大概会顺势撩几句有的没的。这会儿抿着嘴唇不说话了,显然是不太愉快就是。

王也斜眼瞄了双肩包一眼,呛白他:“你说你啊,出门玩几天,搞得跟新生入学似的。”

“又没让你提。”诸葛青反唇相讥。

“哎,这话说得不对。”

“我怎么总也说不对?”

王也抬头笑笑,贴近他耳边:“作为男朋友,你求求我我可以都帮你背着。”

“不必了,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会晨练。”

 

关你屁事这种话诸葛青是不会说的,他这人生气的时候最多不冷不热扫你一眼,然后该干嘛干嘛,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给予。当然他也不是真的和王也生气,刚才在车上诸葛青作死一样跑去撩王也,本来自认为是情场老手的他这次有备而来,可以完全掌握主动权的,最终却因为气息不稳瞬间被王也反客为主。王也抬手将诸葛青压向自己,修长的手指扣着后脑,牙齿轻刮唇瓣,吮吸撕磨,两个人交换了一个缠绵又冗长的吻,分开时汽车颠簸了一下,诸葛青没留神咬伤王也下唇,一瞬间就出了血。

于是王也下意识嘶了一声,抬手擦了一下,指侧一抹血迹,这人偏伸到诸葛青面前儿去,低声笑:“行啊你,长本事了。”

诸葛青看着手指上那一条浅淡的血迹,余光瞄到王也抿着唇,唇上泛红,突然闹了个大红脸。

下车的时候,邀请他们去打扑克的外国小哥路过他俩,对着诸葛青输了个大拇指,说了句略蹩脚的汉语。诸葛青琢磨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大概不是什么好话,便跑去问王也,说你怎么还认识这人呢。王也笑笑,指着他嘴唇说了一句。

“我估摸着吧,他大概是瞧出什么来了。”

于是诸葛青问前面姑娘接了一面随身镜,一瞧,愣住。他原本是薄唇,这会儿略微有些红肿,像是涂了什么颜色的唇膏。王也插着兜不说话,不一会儿脸转到旁边去偷偷笑。

前面姑娘不明就里,看了他一会儿问他是不是在车上偷吃辣条了。

他看了王也一眼,点点头。

王也听了又笑,诸葛青看了他一眼,于是又说:“是啊,他吃了五袋儿辣条。”

是以五袋辣条诸葛青一路上没怎么吭声,也说不上是生气还是怎么回事儿。但王也心想,这狐狸长得白净,面皮儿也薄,耳朵尖从下车开始就是红着的,于是他想了想,从诸葛青肩膀上卸下双肩包甩到自己肩上。

诸葛青完全不知道心里边儿在想什么,被王也吓了一跳,侧头看他,眼神茫然。王也看了一眼觉得要糟,于是错开目光道:“累着你这少爷到时候不还是我遭罪?”

说得就好像你不是少爷似的。诸葛青想着,但这话多少有点儿违心,照理说论家境,他和王也没差多少,但这人从小泥坑里长大,什么都能将就,什么都无所谓,不像他,讲究的在意的事儿太多。所以两人相处的时候,诸葛青觉得他总是被照顾的一方,而他自己竟然也心安理得。

这要是搁以前,诸葛青肯定会觉得这是个危险信号,不管怎么说过分依赖某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事情。但与其说是依赖,倒不如说是他习惯了王也在他身边的一切时候,他觉得其实这种事都是彼此彼此,王也或许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王也这人无论是智商情商都高的让人泄气,他对自己的了解,甚至通透到了能从诸葛青一句“你别闹了。”四个字中听得出什么时候是玩笑,什么时候是认真。

 

小径尽头是一扇高大古朴的铜门,诸葛青敲了敲才发现原来是做得仿古的样式,实际上只是一扇轻便的木质门,外面包了一块儿铁皮。

里面的风格也大都是仿古,空旷的院子当间儿铺着青石板路面,门廊屋檐上雕刻精美,虽然也免不了风雨洗刷的老旧痕迹,倒是意外地添了几分韵味。

选房间的时候混乱了一阵,酒店这个季节是旅游旺季,本就很多学生,不接受预订,大家拼拼凑凑分好了组,余下诸葛青和王也要了角落里那间。

他们俩找到房间号,角落里的房间有些暗,大概是走廊灯照不到的缘故,但刷了卡进去后倒是别有洞天,诸葛青感慨了一句,说是这么好的屋子为什么没人要。

王也把两个人的行李安置好,看了他一眼:“你没听过那个说法吗?”

“什么说法?”

“ 一个友情提示:出门旅游不要住走廊尽头的房间。”

“为什么?”

但是王也笑了笑:“虽然我觉得挺无聊的,但你还是别知道了吧。”

没等诸葛青反应,郑楠敲门,王也已经跑去门口了。等王也回来,诸葛青发现他手上还拿着一个小册子,两个人大致翻了翻,发现印着这几天的大致行程,今天晚上要是不下雨大概会去参加当地的一个篝火晚会。

傍晚的时候诸葛青冲了个热水澡,头发湿着就和王也跑出来闲逛。他们那间屋子偏西边,在室内不觉得有什么,一出门就迎来一片壮观热闹的晚霞,一寸一寸将碧蓝色的天空染成艳丽明亮的橙红色,在云朵上镶了一道金边儿。晚风穿过窄门掠过身侧,诸葛青的侧脸连同这一方景色被染红,王也看了一眼,突然觉得难以将目光从此刻的诸葛青身上移开。

这种情绪对于王也来说大概是陌生又慌乱的,他突然觉得,在未来的漫长时光中这样的时刻或许会越来越多,他能够完全拥有此时此刻的诸葛青,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他甚至可能毫无所觉地笑了笑。

所以说独占欲这种东西,大概是所有人都逃不掉的。


13 Jun 2018
 
评论(8)
 
热度(267)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