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误会(END)


《误会》

文/倾盖如故

 


王也和诸葛青谈恋爱半年多,再算上两个人自打龙虎山初识,也算是有四五年光景了。往事暂且按下不提,王也只知道他俩在酒吧里公布恋情的时候,傅蓉一脸“我家儿子终于娶到媳妇儿了”的心酸又欣慰的老母亲般慈祥眼神看着他,搂着王也肩膀悄悄说:“老王,我跟你说,作为老青的友人A白月光,他好说歹说暗恋你四五年,这货别看着整天跟个泰迪似的撩天撩地,怂得很,你俩可不能吵架啊,不然我又得第N次听男孩儿和友人A的故事了。”

他云里雾里地点点头,抓了一下重点:“男孩儿和友人A是怎么回事儿?”

傅蓉看了诸葛青一眼,附在王也耳朵边上:“当年在碧游村,你当我俩干嘛关在屋子里好几天啊。”

“那会儿他不是说他钟意你嘛。”

王也同样瞥了不远处和张楚岚冯宝宝拼酒划拳的诸葛青一眼,那人呢,坐在卡座上,皮鞋在座椅下方横秤上敲击着节奏,对上他的目光,软软地笑了一下,又不动声色地错开目光。

傅蓉瞧着王也那个表情觉得我靠你俩真他妈的够了,于是她把王也的注意力拉回来:“你先别酸,这事儿说起来你还得感谢我。”

“怎么说?”

傅蓉故作高深:“我就知道这怂货不能跟你说,我这么说吧,要不是因为你,他根本不可能去找老马,反正当年在碧游村那会儿姐生平第一次当知心姐姐,结果被喂了一嘴狗粮,他跟我说他脑子里全是你,还说让我去屋子里看着他,他要在内景里把你赶出去。”

“什么玩意儿?”

“他还说他喜欢你,想和你站在同等的位置上。”

于是王也沉默了,傅蓉清了清嗓子又说。

“他还说这事儿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叫你知道。”

之后傅蓉一脸姐只能帮你到这的表情,跑去和诸葛青他们打招呼,说是男朋友来接了就撤了。诸葛青当时还以为傅蓉这是找借口,结果一歪头果然看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推开酒吧的门走进来,四下张望着,傅蓉拎着包摆了摆手,临走前路过仍旧一脸懵逼的王也,深藏功与名。

 

那天王也回去后便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地打量诸葛青,闷着头喝气泡水。诸葛青坐在他的斜对角,任他看着也不吭声不呛白,偶尔目光相接的片刻也抿着酒杯假意喝酒。张楚岚眼观鼻鼻观心地坐了一会儿,简直如坐针毡,于是起身拍拍王也肩膀:“老王,你过去。”

“嗯?”

王也所思所想早就朝着诡谲莫测的方向飞奔而去,丝毫没注意到张楚岚明里暗里的挤眉弄眼,换了座位后他和诸葛青挨着,他整个人陷进灯光里,眼睛里瞧着这一室的灯红酒绿男男女女,为情为欲的,陡然升起满腔的烦躁。

就在诸葛青第十次拒绝前来搭讪的男人女人的时候,王也突然起身,高大的身影几乎完全拢在诸葛青身后,他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张了张嘴,忘了刚才想说什么。

张楚岚适时地吹了声口哨,于是诸葛青指着王也笑了笑:“介绍一下,我男朋友。”

男人讪笑:“只是认识一下。”

“我觉得不必了。”诸葛青往后靠,恰好贴上背后的温热身体,“男朋友不高兴,所以我觉得没必要认识了。”

张楚岚看着咋舌,心说以前王也道长不知道这档子事儿的时候,诸葛青可没少找他借酒消愁。当年怎么说呢,谈不上渣吧,想来是需要一些其他的消遣转移一下注意力,又或许是他身上那种若即若离的气质十分吸引人,戳在人群中简直像是一件价值连城的瓷器,好看漂亮又不可即。诸葛青也不是来者不拒,只是态度上要暧昧婉转许多,兴许遇到合胃口的也会聊几句,没想到转眼摇身一变成了这种人设。

浪子回头?

张楚岚几乎一瞬间就想到这个词儿,但也不能这么说,于是他后来送两人回酒店的时候嘬着牙花子叹气:“老王,我看老青算是栽你手里了。”

 

诸葛青确实不知道傅蓉私底下和王也聊了什么内容,总之,不该是什么好话。虽然王也并不是个话题很多的性格,但是那天晚上的沉默简直反常。

当年在武当山那一卦注定了他那一趟龙虎山之行,诸葛青必然是局中人,王也当年的确没想过原来自己也是局中人,大概魔怔了,后来他想了想,觉得二人的因缘际遇都是命里注定的,诸葛青和那些和他对阵过的异人都不太一样,当年老天师摇着头不说话的时候他就明白了。

他太聪明,情商高,不说话时像只蛰伏在暗处的狐狸,伺机而动,一发命中。

可偏偏在王也手里折了一次。

至于傅蓉所说的,王也并不是很清楚这句话背后的意思。诸葛青和他是不一样的,那天晚上在酒吧里,诸葛青手上转着酒杯,懒懒散散和别人聊天,有些人就是这样,从前没留神的时候觉得也没什么,一旦换了一种心情和眼神打量,就会突然觉得旁人都黯然失色了。所以说兴许大家不过是彼此生命中一个地位稍重一点的过客,又或许他这种来去如风的性格不喜欢用感情这种东西捆绑住自己。

王也闷声琢磨了一宿过后,居然轻而易举地接受了诸葛青打算一辈子不叫他知道这个决定,其实不知道也好,诸事莫强求对吧。

 

七月份的酒店闷热潮湿,诸葛青没开空调,开了窗户,大股大股的风涌进来,然后整个人歪在床垫子上犯懒。

王也拎着毛巾去洗澡,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诸葛青想了想,给傅蓉打了个电话。

那边好像很乱,背景音很杂,信号又不好,听得出来是从什么场合里刚钻出来,诸葛青开门见山,问她晚上和王也聊了些什么。

傅蓉歪着头想了想,说是没什么吧,就是替你表了个白,好叫他心怀愧疚好好对你。

诸葛青说你这太扯淡了,到底是怎么说的,我怎么瞧着他今晚上魂不守舍的。

电话那头静了一会儿:“估计是觉得对不住你?不如你撩撩他,估计这货一定干啥都顺着你。”

于是诸葛青翻了个身,趴在床上琢磨了会儿,趿拉着拖鞋去浴室。

按说这酒店也是正经酒店,俩人开房间的时候开了一间大床房,浴室里倒也干净,只是淋浴间是半透明的,还是上面透明下面磨砂,尴尬极了。

他推门进去的时候王也刚打开头发,花洒下的热水顺着乌黑的长发流下来,落在肩膀脊背的肌理上,玻璃是透明的,因此诸葛青入眼便看到王也脖颈下那一处狰狞的疤痕,蜿蜒着横在眼前,被热水淋得周遭泛红,头发掩住后背的光景。

吞咽口水的声音消失在水声下,诸葛青兀自脸红心跳了一会儿,愣在门口不知所措,忘了想干嘛来着。

王也摸到墙边架子上酒店提供的洗发水,挤了两泵就糊在头发上,泡沫顺着水流落在眼皮上,他闭着眼睛,丝毫没意识到诸葛青站在门口看了半天,王也洗澡是糙汉风格,头发洗洗冲干净就行,于是冲干净泡沫后睁眼看到诸葛青站在淋浴间外面瞪着眼睛看他洗澡。

诸葛青的神色显得慌张又无措,急于掩盖什么似的错开目光。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下意识觉得自己应该做点儿什么,于是他在王也震惊的目光下走上前去,掀开厕所盖子,闭着眼睛拉开拉链。

王也那边已经被惊得说不出话来,竟也忘记拧开水龙头,于是安安静静的浴室里蒸腾着雾气,混着洗发水香甜的味道,入耳声全是诸葛青站在淋浴间外面撒尿的声音。

之后甚至没等王也反应,诸葛青抖了抖拉上拉链,替王也关了浴室门。

等门啪地一声关上,王也才回神,他居然像个变态似的看人上厕所。

其实按说,他们俩都是男的,洗澡的时候憋不住进来上厕所本来也没什么的,就是这个仿若情趣酒店一样的玻璃门有些突兀,若是两人还是从前的状态,他一定不会觉得有什么,然而在一块儿后这种行为居然看起来有些尴尬。

于是他搓了搓脸,热水一股脑淋在头发上肩膀上,整个人热得头晕,好不容易脑子里的东西散的差不多,门又被打开了。

诸葛青愣了愣,王也背对着他还在洗,他下意识看了眼墙上的时钟,这人居然破天荒洗了四十多分钟。

他是真的没憋住,因为以往王也洗澡快得很,所以从来诸葛青都是最后才洗,刚刚啤酒喝多了,他坐在床上东想西想的尿意上涌,想着等人洗完了在去吧,于是左等右等,浴室里的水声源源不断地摧残着他的意志力。

但是等他真的推门进去了,王也偏偏又开始挽着头发擦身体,没了淋浴声的浴室,诸葛青眼角余光瞥见王也后脑勺,原本充盈的尿意又缩回去。

“王也,你再洗一会儿呗……”

“啊,我洗完了你来吧。”王也把毛巾搭在脖子上,刚准备推门出去,发现诸葛青堵在门口。

“你还是再冲一下吧,我看见你后背上有头发。”诸葛青说。

“啊?”王也抬手摸后背,诸葛青看着露在外面那小半块画面咽了咽口水,却听王也又说,“没有啊?哪儿……”

诸葛青闭了闭眼,打断:“我要上厕所……”

“那你上呗……”

“你看着我我尿不出来……”

“我没……”

王也话说到一半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闭了嘴,浴巾往腰间一系,推门就离开了浴室。

临走前诸葛青听到他不高不低地叨咕了一句:“什么毛病,专挑别人洗澡时上厕所。”

 

王也走后,诸葛青长长松了一口气,一边上厕所一边骂了自己一句傻逼,干点儿什么不好,居然脱了裤子就尿。于是洗完手之后诸葛青琢磨着什么时候出去不会太尴尬——你说王也什么毛病看人上厕所。

但想来也是被自己给吓着了吧,诸葛青就着水淋淋的手捂着眼睛。

于是他一瞬间福至心灵,不如顺便洗个澡吧。

但是等他洗完澡出去,踩着酒店一次性拖鞋走来走去的时候,王也的目光就跟着他左右摇摆,诸葛青发现是自己天真了。

他拧开一瓶冰镇矿泉水,咕咚咕咚喝了大半瓶。

酒店临街,楼层有点高,但是窗外霓虹闪烁,大半个城市几乎尽收眼底,两人没拉窗帘,诸葛青穿了一件V领黑色T恤,有点儿肥大,短裤掩盖在过长的衣摆下,只露出一个边儿来。他的身影背后衬着一片上好的夜色,喝水时喉结上下翻滚,发尾一滴水滑进衣领里。诸葛青开了空调,恒定的风吹过来,掠过的头顶,额发掀开。

王也一时间像是魇住了,心头被人点了一把火,几成燎原之势,浴室风扇嗡嗡地响,于是吞咽的声音与各种杂音混为一谈,成了一个极佳的掩体。

诸葛青浑然不觉,半瓶水摇摇晃晃立稳,空调底下有点冷,吹了一身鸡皮疙瘩,搓着手臂上了床。

床不算小,诸葛青目测三个人也躺得下。但他偏挨着王也坐,靠在宣软的枕头上,发尾湿着,打湿了枕巾。走廊的顶灯关掉,又开了头顶的小灯,表情隐匿在光影下,指尖噼里啪啦地打字。

诸葛青眼角余光甚至瞄见旁边的王也在偷看他,目光游离在手机上,须臾间又错开。

他低低笑出声,状似无意地问:“老王,傅蓉到底和你说了什么啊?”

“没什么。”

“我不信,那丫头能不损我?”

“……说你臭毛病多,叫我多担待点……”

“少来,傅蓉都和我说了。”

“不是,她这人怎么……”

“大嘴巴对吧。”诸葛青眯着眼睛,“我当年还跟她说千万别跟你说。”

“嗐,你那什么,也不用觉得有负担,”王也温和地说道,“咱们就……”

“老王,”诸葛青倚在床上,目光看着天花板上方影影绰绰摇曳着的两个影子,挨得极近,“以前我确实想过,要是什么时候知道你可能不会喜欢我了,或者说我一辈子也追不上你了,那句话确实打算一辈子不告诉你的。”

 

可是没想到,你回头来找我了。

 

这句话诸葛青本没打算告诉王也,但是男朋友因为误会而瞎几把吃醋的时候,好不容易筑起的心理防线眼看着坍塌殆尽,不堪一击。

于是往前半分是一个暧昧缠绵的亲吻,往后半分是一个措手不及的男朋友。

诸葛青却打着只此一份的旗号胆大妄为。

明明五分钟前还不打算告诉他这样的旧事,闭上眼睛的时候却已经在懊恼怎么就说了呢。

 

END

 

 


09 Jun 2018
 
评论(13)
 
热度(550)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