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白日梦(END)

需要写在前面的一些话:

     1、虽然关键词是刀,不过结局开放,我觉得这样更好,所以也意思意思说明一下

     2、我无法定义这个故事,至于结果,自由心证好了。

     3、确实不知所云

======================

《白日梦》

文/倾盖如故

 

“【完美恋人】恭喜您成为第3876位内测用户,点击链接:t.url.cn/Jsdino

 

赤色的夕阳在湛蓝的天幕上染上一层浓墨重彩,薄云被风吹散又再次聚拢,光线透过浅色窗帘过滤成朦胧蒙昧的橘色光影,落在床头正在充电的手机上。

空气里还残留着宿醉通宵后的烟酒食物味道,地板上散落着的横七竖八的易拉罐和啤酒瓶垃圾食品包装都被扔在门口的垃圾箱里,外套被人捡起来搭在旁边的椅背上,一切都是喧闹后的安静。诸葛青揉揉眼睛坐起来,划开屏幕看到这条推送信息,时隔多年,他突然觉得有点讽刺。

然他回忆起往事的还是这个略显奇葩的游戏名字,当年他预约这款游戏的时候王也笑他,说你一撩妹国手居然还看得上这种小丫头片子玩儿的游戏,行不行啊老青。诸葛青笑着说,老王我这是给你预约的,你说你一钢铁直男,好歹知道知道现在的小姑娘都喜欢什么类型的,别到时候有颜有钱就是没女朋友。

当年,他在逛论坛时偶然间在角落里发现了这个无人问津的帖子,在一群技术贴里显得格格不入,孤寂得甚至连个开嘲讽的都没有,而今时隔多年,人工智能发展到现在,这条推送信息依然像是当年那个孤零零的帖子一样,格格不入。

如果是王也的话,一定会把它当做垃圾短信直接删除,或许一直躺在短信列表中搁置不管,某天心血来潮全部清空,便一点痕迹都不存在。

然而诸葛青躺在床上,喧嚣过后的安静让人心烦意乱,诸葛青鬼使神差地点击了链接,浏览器弹出一个页面,页面上方浮出一个提示消息。

“请完善玩家资料。”

姓    名:诸葛青

性    别:男

职    业:术士

现居地:北京

昵    称:青/老青

“请继续完善角色设定。”

姓    名:王也

性    别:男

职    业:道士/富二代/公司总裁/术士

现居地:(空)

昵    称:老王

填好资料设定后,页面播放了五秒钟视频动画,又切换到一个纯黑的界面,界面右端是树形列表结构,左边是文本框,诸葛青点开右上角的规则说明。

规则对基本玩儿法做了简要介绍,长篇累牍不再赘述,总结一下,可以把这款游戏理解为一款新型的人工智能,由玩儿家自行编写故事以及塑造角色,系统会根据录入的文字资料进行分析和判断,做出相应的行为,简单来讲相当于升级款的虚拟恋人。

 

“请问您是否要继续游戏?Y/N”

“Y”

 

诸葛青笑了笑,他是个很少独自沉浸在某种特定情绪中的,无论是开心还是悲伤,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大概会是毕生的功课,可是有时候人和人的境遇大概都是命中注定的,比如他和王也之间,如果不是当年那一卦,不是他爹临行前那一番话,没有所谓的家族遗产这种东西,没有张楚岚,也许王也和诸葛青根本不会相遇,永远也不会有后来的故事。所以说有时候命运和时机这种东西,即便是修为进境到如今这样的程度,他始终也无法参透什么时间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发生什么故事。就好像他此刻也从未想到,会在经年过后,以这种讽刺又奇妙的方式,迫使他回忆起那些琐碎的故事。

 

选项:故事 Chapter 1-1

 

说实话我从来没写过故事,也许这段故事无法如那些作家们一样写得栩栩如生,也无法保证剧情和逻辑的连贯与精彩,我唯一能确定的是,这是一个或许存在着些许空缺却绝对真实故事。即便无法得知一些细节,我也会尽量保持客观的叙述,至于这样做的初衷请允许我无法告知,也请允许我的一点私心。

毫无疑问,第一次相遇是在罗天大醮。从白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当时没有想太多,可也不外乎是什么隐士高人一类的人物,毕竟这样的场面下,出现什么样的人都不足为怪。我觉得人与人或许真的需要缘分,如果当时王也道长没有在武当山多此一举卜算那一卦,又或者大赛安排我在遇到他之前就遇到张楚岚,我都不会认识王也,也许只是点头之交,数语之缘罢了。

我当然承认当时的确有点生气,那是一种被人看轻的感觉,他似乎妄图用太极就能打赢我,而生气的真正原因倒不在此,而是当我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人面前如此不堪一击的时刻,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体验,现在回想起来都历历在目,但是那些本不该对我这样一个陌生人讲的秘密,他就轻松地告诉我了,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包容那些见不得光的私心。

王也这样的人的确很特别,我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缘故,他似乎对这件事有一点讳莫如深,却从没对我有过隐瞒,而我无法界定这算是信任还是不在意,或许二者都有,可是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对一个只有数面之缘的人给予这样毫无道理的信任呢?

当时比赛结束后,我和白去和他告别,顺便要来了电话号码,后来我又往回拨了一次,然后我看到他在联系人姓名那里存的是诸葛狐狸。你说哪有这种人,当着别人的面给人起外号。

在机场等候的时候,我加了他的微信,问他为什么叫狐狸。他说因为太狡猾了,还说什么眯眯眼的都是怪物。

后来我发现,如果我是狐狸的话,他或许是猎人吧,资深的那种。

 

诸葛青保存了记录,放下了手机。客厅里果然仍旧一片狼藉,区别在于傅蓉临走前或许替他倒过垃圾。于是他将一切归位,沙发套和靠垫都要洗,洒在地板上的啤酒渍和花生米碎屑掉在沙发下面,要拖出来彻底清扫,角落里一副象棋和乐高积木散落了一地,到处都是烟酒味儿,打扫起来麻烦极了,他站在一片狼藉中间思考了片刻,最终只是打开了客厅的窗户,让傍晚凉爽的风驱散憋闷杂乱的空气,然后拨打了家政的电话。

接着他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体育频道正在转播足球比赛,解说的声音几乎破音,他想起他和王也都对这种活动不太热衷,丝毫无法理解这种情绪——反正比赛输赢,对他们来说也不过就是弹指间的问题,当时还是世界杯,张楚岚叫他和王也一起去广场上看直播,决赛,当时最后一秒几乎是全场沸腾的时刻,他和王也面面相觑,他说,老王,不如我们去吃宵夜吧,我饿了。

张楚岚似乎看出端倪,说和你们这种人看比赛真是少了很多乐趣,你们不懂未知的刺激。还说幸好你们俩不是剧透党,当时诸葛青说,王也不是,他人厚道,我就不好说了。

当时张楚岚故作惊讶,赶苍蝇似的撵他们俩走,后来认清了这人扮猪吃老虎的脾性后,倒也不知道当年他是否已看出端倪了。

始终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诸葛青吓了一跳,推送消息是和系统自带的短信界面一样的,不同的是在“王也”这个名字后面并没有电话号码,于是他看着聊天页面愣了愣。

 

“青,我刚上车,这边儿堵车,你等会儿穿件衣服再出来吧,有点儿冷。”

“嗯?”

“你不是说想吃烧烤。

 

诸葛青愣了一会儿,随即想起大概是怎么回事。所以说人的记忆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科学的存在了,居然小到每一句话对话,乃至生活中的每一个日常,事无巨细,在某些特殊的时刻突然纷至沓来,几分钟前输入那句话的时候或许只是突然想起来那么一件事一个瞬间来,现在以这样荒诞不经的方式再次重现后,居然让他觉得有点诛心。

于是他想了想,从衣柜里翻出了一件外套,泡了一半儿的泡面丢在垃圾桶里,连同屋子里那些乱七八糟的包装点一同塞进去,和家政讲了备用钥匙放在脚垫下面后出了门。

前一阵小区有施工队施工,他的车爆了胎,前几天送去修,结果被告知刚好师傅请了假,于是车子一直放在修理厂,诸葛青坐在出租车里,师傅是个话唠,一口地道的京片子,眼瞧着诸葛青抱着手机噼里啪啦打字,便笑眯眯地问是女朋友啊。

诸葛青看着手机心想,大概不是,他喜欢的那个人嘴不甜,不会哄人,性格直率的要命。

他摇摇头,和司机说,“如果是就好了。”

可是故事是他自己写的,人物性格特点全部带了他的主观臆断,他想,王也这人,只要自己不找他聊天,并不会有事儿没事儿瞎撩骚的。就算是偶尔发消息唠嗑,也总是两三句就算。

司机又说:“暗恋啊?”

“不是。”应该不算吧,诸葛青觉得他是知道的,应该是知道的。

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过后,诸葛青的手机弹出新的对话框。

 

“我说老王,你这也太高冷了。”

“嗯?”

“就算是有姑娘喜欢你都被你吓跑了吧。”

“也没有吧?”

“所以你敢不敢回我的时候超过五个字。”

“你妈又给你安排相亲了吗?”

“没有,难道不是你妈?”

“是你是你就是你。”

 

诸葛青突然笑起来,司机在前面摇头,心说现在的小年轻口是心非的本事真是溜啊,这又叹气又笑得,根本就是在谈恋爱嘛。

所以说人工智能到底是人工智能,又或许是故事不够完善,导致了系统出现OOC的状况,于是他打开手机软件。

 

选项:故事 Chapter 2-3

 

“抱歉,老青……”

“看来要辜负你的好意了……”

“哎,真到走投无路的时候再丢下你跑了也不是不行……”

“不过现在不是还不至于么……”

“马仙洪!你丫赢了!”

“放老青下山,我留下!你想要的东西我给你!”

“你放心,假不了……我还教你!包你学会!”

 

说实话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记得这么清楚,分明早就提醒过他我也不是什么好人,马仙洪当年对王也说的那些不怀好意的人里面,最危险的或许就是我。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对我的那种坦率简直毫无道理,他理应戒备,理应听从我的劝告,远离也好,其他也罢,偏偏就是这种出人意料的故事走向,让我完全无法定义自己当时的心境究竟如何。

但如果他没有说出那些看似平平无奇却惊世骇俗的话来,又或许我没有在千钧一发间冒出那个念头来的话,也许我永远也无法意识到这种陌生的感情名为心动。

并非普遍意义上的心动,其实我觉得人的情感都是复杂的,心跳加速这种情感对我来讲其实比较陌生,毕竟从小到大,无论是什么样的人,大概只要我愿意,追到手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或许那些冠冕堂皇的理论都会变成一直废话,因为故事并不是总会按照人的意志发现,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心动最终都能有答案,尤其是这种心情背后还掺杂了愧疚的情况。

决定和老马上山并不是个草率的决定,当时的情况,如果继续待在他身边,大概事情会朝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所以即便是我看到了他当时的表情,也依旧没有回头。

第二天跟着老马出门,看到他的时候几乎就要妥协了。可能张楚岚一行人的到来确实是时候,恰好打断了他们的聊天,也暂时打乱了他的步伐。

我大概是知道他心里边儿那些想法的,的确,马仙洪不是个可以靠近的人,他凡事太没分寸,世界观太过单纯,甚至不分黑白,我的确不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可是或许除了担忧安危以外,也就没别的了吧。我知道他一直觉得是自己改了我的命,所以后来聊天我告诉他这也并非坏事,很难理解世界上居然还会有王也这样的人,永远会做一些让人束手无策的事情。

所以说,自投罗网的狐狸,大概是最蠢的。

 

诸葛青找到之前王也带他去过的那个小店,装潢换了,规模也比从前更大了。王也带他去的时候这家店还是一个简易房,随便支起一张桌子搬两个塑料椅就是一家店,可是那时候生意却出奇的火爆,王也和老板关系好,打了个商量,把平时儿子用来写作业的小桌子让出来给两个人用。

当年他还偷偷嫌弃王也没有品位,分明又个跺脚半个北京城商圈都要抖一抖的老爹,富二代人设却从没出现过,兜里零钱从来不超300,穷道士人设倒是站得很稳。

王也还给他擦了擦那个摇摇晃晃的凳子,说少爷您非得穿这个,这不是诚心遭罪来了吗。

诸葛青当时穿得西装笔挺,和一众背心裤衩人字拖格格不入,少不得遭了不少白眼和问候。

当时王也拍了拍桌子,说差不多得了啊。结果诸葛青拉住他,说爱说就说呗,我想过是个小店,但确实没想过这么接地气。

老板娘从里间出来,笑眯眯问他吃点什么,诸葛青翻了翻菜单,没想通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不吃内脏,也不喜欢重油辛辣,于是点了一堆烤海鲜。

老板娘扯着嗓子下单,翻出玻璃杯问他喝什么啤酒。

“两瓶燕京。”

“一个人?”

“一个人。”

天色暗下来,天幕上稀稀落落挂着两颗星星,到了晚间果然有些冷,他出门前穿了一件薄外套,这会儿坐在店里觉得发抖,于是蓦然想到,原来到了冬天了。

 

选项:故事 Chapter 3-4

 

王也这人有时候还是挺迷的,刚认识那年过生日的时候,他在新疆,手机断网没信号,整个人都是失联的状态。

不过生日这种东西我倒是无所谓,每一年都像是例行公事一样,在家里的时候丝毫谈不上开心,那次刚好在北京,张楚岚知道了非要拉着那些狐朋狗友给我过生日。

礼物倒是五花八门,流程也没什么新意,但是和朋友一起吹嘘打闹着渡过生日还是一个很新鲜的体验,当时没人知道王也在哪儿在做什么,他没告诉任何人,当然也包括我。

方位是我自己算出来的,颇费了一番力气。

所以生日当天缺了他一份祝福和礼物,倒也没那么太失落,也无非是意识到即便是自己,或许对他来讲也只是无数个过客中的一员吧。

我只是陪他走一程,之后分道扬镳而已。

但过了一个月我收到一个EMS包裹,直接邮到了家里,是白拆的包裹,里面竟然有一百多张明信片,白拍照发给我,几乎都是他走过的地方,角度刁钻诡异,直男审美,最迷的是那么怕麻烦的一个人,居然找到了一家制作明信片的地方打印出来,还认真的在背后记录了时间和地点。

明信片尺寸大小不一,质量也不一样,背后水笔的颜色都不一样,甚至还有铅笔的痕迹。

其实很丑,我觉得他应该买一本摄影入门看一看,构图完全乱七八糟,入镜的景色倒是纯天然完全没P过。

但是我记得有一张是他站在夕阳下举着手机找信号的照片,应该是别人偷拍的。

我甚至能想得到他抱着手机拨电话的动作,皱着眉,不是很耐烦,最终一定是觉得,生日祝福这种东西,诸葛青意会一下就好了吧。

所以可见,指望直男说情话这种事儿,大概算是白日做梦了吧。

 

老板娘端着烤串过来的时候,非常八卦地看了一眼诸葛青的手机,王也的头像有点醒目。她问他怎么这次一个人来了,诸葛青愣了半天没想到怎么回答。

他便笑了笑,手机屏幕暗了下去,他说:“路过,有点馋了。”

“那多吃点儿,等忙完这一阵,我让老李给你烤点儿别的。”

没等诸葛青叫住老板娘,另一头的客人就把人叫走了。

等到老板娘端着一份麻辣涮肚和烤腰花送过来的时候,诸葛青还是有点哭笑不得。

这东西自己完全不爱吃,从前和王也来的时候倒是经常点,诸葛青充其量吃几口。

但人家的好意也不好拒绝,只不过好像今天全世界都和自己过不去似的,宿醉之后昏睡了一天,凌晨朋友们才走,闹到了后半夜收到了一大堆祝福短信,诸葛青一条一条回信息的时候,傅蓉还打趣他,说是太受欢迎也是苦恼来着。但是依旧少了王也的短信,他无法知悉这个人到底是换了号码自己没记住还是压根儿没有看到朋友圈。

有可能是后者,大概以王也的性格,朋友圈常年沉寂,空空如也,也不太会关注八卦吧。

那张照片里横七竖八一群人,诸葛青被围在中间,脑袋上带着傻兮兮的生日帽,脸上全是奶油,朋友圈一堆迷妹嚷嚷着可爱,他刚刚一条一条点开来看,居然发现了几十条回复中多了一条。

“老王:生日快乐。”



于是他稍微反应了一会儿,又笑了。

这简直有点不辨真假了。

可是王也的确会做这样的事,比如会在过了生日好久突然送礼物,或者在不合时宜的时间突兀地发来祝福。这样的人实在无法将他和人间烟火联系起来,回顾往事的时候,王也做过的那些事,桩桩件件都是惊世骇俗,可是当诸葛青想到那些有自己亲自捡起来的故事之后,又觉得这样的神仙设定太扯了,他就是这么一个人,背着双肩包不知道游走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穿着毫无审美可言的T恤和短裤,头发也不打理,胡乱一捆,帽子倒是戴的板正。

他拎着水杯走在大街小巷,偶尔回个头说你怎么走这么慢,却站在原地等他撵上来。

店里的服务员见缝插针地去调试了歌单,终于换成了一个不那么让人想吐槽的歌。

于是一句歌词恰到好处地撞进耳膜。

 

选项:故事 Chapter 4-4

 

“我可以跟在你身边,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这首歌确实挺好听的,突然想起来和傅蓉聊天的时候,她还笑过我,说你这简直就是追星狗的日常。

这个梗源自于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那年傅蓉说想去旅行,去杭州,我说行吧,于是买了机票,收拾东西的时候大概没有留神,有一把王也送过的小刀夹在行李箱里被带到了机场,当时被扣下来,机票当然就取消了,傅蓉自己完成了杭州行,发了很多西湖的照片给我看,还嘲笑我恋爱脑。

我发誓我真的没有,但是那个东西真的很重要,并不是什么可以随便丢掉的礼物。

其实比方说祝福和礼物,好像不是特殊的时间就没有什么惊喜的感觉,以前我是这么想的。这把刀其实算不上好看,造型非常古朴,也不精致,刀刃其实算不上锋利,也不知道是如何辗转到了我手里的。当时后面还附着一张白卡:

认识了一个大爷,第一次做这东西,不太好看,不过送你吧。

当时傅蓉感慨,说是直男送礼都和别人不一样,真是比不了。

毕竟那东西对我来讲,最多用来削个苹果,就连切西瓜都嫌小。

但毕竟是第一件生日礼物。

虽然看上去很敷衍。

 

诸葛青慢吞吞吃完了麻辣涮肚,唇周辣得有点红,喝完了两瓶啤酒后结了账。走在夜色下,银杏叶子落了一地,他想起阳光映在上面的景色,壮丽的大片大片金色,风卷起落叶来,碰巧有一次他无意间拍下来,前几日清理文件的时候还翻了出来。

手机屏幕再一次亮起来。

他看了一眼聊天框里让人啼笑皆非的对话和完全判若两人的AI。

 

于是他想了想,突然笑了,笑容带了点儿轻嘲意味。

 

 

选项:故事·尾声

 

我当然爱他,是心动的那种爱。当然想要和他讲,和他背着包一起旅行,想要睁开眼睛第一个就见到他,也想要像现在一样,隔着屏幕聊着那些毫无意义的对话还有段子,做那些让旁人觉得啼笑皆非的事却乐在其中。

我可以模拟千万次恋爱故事,却无法得到一次货真价实的喜欢。

大概差一点都不算一个完整的故事。

人人都害怕失去,但若不成为最勇敢的那个,便始终无法看到结局。

 

诸葛青打开手机通讯录,他想,也许这个决定既仓促又冲动,且完全不计后果。

但是假如故事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大概只能由自己决定。

 


“我爱你。”

 

END

 


03 Jun 2018
 
评论(10)
 
热度(240)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