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我不愿让你一人(中)

(上)


路上诸葛青甚至抽空卸了个妆,还敷了个面膜,左右是堵车,诸葛青坐在副驾驶上埋怨王也,说你给片场所有人买了奶茶你都不给我买。王也看了眼,说好像一个月前嚷嚷着要减肥的不是你似的。话一出口,诸葛青立时闭了眼睛养神,心说咱俩当年没在一块儿时王也可不这样,多余的事儿一概不打听,要么怎么说诸葛青跟他合作无数次,愣是没看出王也对他有意思呢。于是在一起后就开始管这管那,外人压根儿想不到他们小也总也能这么老妈子似的念叨自己对象;怎么说,毕竟在家里也是备受宠爱的老幺,家里那么有钱,没给养出歪瓜裂枣的性格就谢天谢地,反倒是挺会照顾人的,这是诸葛青意料之外的。

王也把垃圾桶递给诸葛青,说:“你见我哥怎么还搞得跟粉丝见面会似的。”

“第一印象多重要啊!”诸葛青把面膜扔掉,又拍了拍脸,对着后视镜看了眼,觉得这素颜状态还行,“带着那么浓的妆你哥不还得以为我是外面什么妖艳贱货呢。”

王也说:“你得了吧,我哥早就早网上看过你照片了,你演得那些电视剧我嫂子连台词都能背下来了。”

诸葛青眯着眼睛,说:“看照片和视频怎么能跟本人相提并论?不然你以为那帮小粉丝为什么好几千大洋往合作方兜里砸就为了能远远看我一眼?”

“得,合着我要是不进娱乐圈想见你一面还挺困难。”

王也受不了诸葛青这腔调,一看这人从车里翻出那只用了一半的润唇膏,从他的角度看过去简直白的晃眼睛,薄唇被一层唇膏滋润过,透着健康的粉红色,几个小时他曾含着它亲吻,他也觉得再看下去就要出事,于是移开目光,幸好前方车流开始缓缓移动。

诸葛青笑了,声音轻佻,他转过头看王也,说:“您要想见我哪有那么难啊,您是金主爸爸,想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王也对诸葛青招蜂引蝶的本事还是信得过的,这些年还好些,毕竟腕儿大了,圈里人多少看出来这货后面有后台,不太敢招惹。早年间诸葛青出来当演员这事儿家里不太同意,断了他经济来源,刚毕业那会儿没什么戏,总有些奇奇怪怪的人跑去骚扰他。话分两头,王也和诸葛青的缘分大抵也是因为这么档子糟心事儿。

当时王也和诸葛青在一个剧组,但也还是点头之交的情分,那部戏也是一部古装戏,中间有一段儿他和男二的吻戏,通常这种镜头都是借位,再说最后成片剪出来可能也就一个镜头晃过,不然压根儿过不了审。然而当时这场戏拍完诸葛青看着像是不太高兴,王也蹲在导演旁边看剧本时扫了一眼,当然没放在心上。后来他无意间看到诸葛青把人按在死胡同里揍,那叫一个狠,脚脚踹在隐秘的地方,不脱衣服压根儿看不出被揍过。

于是王也本着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原则跑去拉架,还没等说话,诸葛青就自来熟似的搂着他脖子说:“哎呀,让小也总看笑话了,走走,我请你吃火锅去。”

王也被他拖着往外走,心里还琢磨着这“小也总”的称呼怎么就传到他耳朵里了,诸葛青又说:“其实我脾气挺好的。”

嗯,是挺好的,就是揍人的时候挺狠。

王也当时压根儿没想太多,这事儿前前后后一琢磨也不是想不透到底为什么诸葛青会这样,虽说是下手狠了点,但也是个聪明的处理方式。他觉得这人有点意思,扔在娱乐圈这种花花绿绿的大染缸里,表面上活得玲珑剔透左右逢源,其实哪儿啊,性子尖锐又骄傲,不知那家教出来的少爷。

后来根本没等到王也和他熟起来,吃火锅的时候诸葛青就说了,说那货根本不是借位,他妈的连舌头都伸进去了。王也当时被灌了两杯啤酒,人有点不清醒,说出口的话都有些荒腔走板,他说:“丫欠揍。”

诸葛青笑着举杯:“所以我自己动手了。”

当年诸葛青二十出头,看着嫩得很,当然免不了被骚扰。于是王也想了想说:“我就想让你消停会儿。”

一张嘴就是十分的无奈和没辙。

“你哥为什么突然想见我?”

“也没什么,那天咱俩的事儿被他看见了。”

“你说清楚,咱俩什么事儿被谁看到了?别说得这么暧昧。”

王也咧嘴:“就在酒吧那天,咱俩。”

哦,想起来了,那天。诸葛青笑笑:“然后你顺便出了个柜是吗?”

“没事儿,我哥说就吃个饭,反正他也管不着我。”王也解释道。

“那倒是没什么。”诸葛青说,“反正你哥就是为了你家股票都不能曝光咱俩,家庭内部矛盾不算矛盾。”

 

等到了酒店,诸葛青才意识到这是个怎样的场面。

说是简单吃个饭,但王也总犯不着还得找几个哥们撑场面,他哥可不止一个,一来来俩,二嫂居然也到场了。于是诸葛青双手插兜,面上笑得春风满面,却贴着王也耳朵低声控诉。

“你玩我呢?”

“……”王也无言以对,抬手在诸葛青后背抚了抚,“别紧张,我也不知道我大哥啥时候回来的,我二哥没跟我说。”

是真是假姑且不论,诸葛青自认自己条件也还行,家里虽不及王也有钱,却也是正经人家,除了性别男这一点可能有些另类,别的倒也没什么可愁的。

他二嫂看着年轻,穿着也很居家,笑得时候眯着眼睛,拉着他的手非要挨着他坐。诸葛青笑笑说那二哥可不干。

王也他二哥听罢心道谁是你二哥,但对着诸葛青这么个人,确是拉不下脸来。

诸葛青这人说话讨喜,王也又是他两个哥从小看着长大的,当年一声不吭跑去拍戏家里都没敢说什么,转眼五六年过去,领回来一个这么好看的男朋友,就更不敢说什么了。

点菜的时候二嫂亲切地问诸葛青有没有什么忌口,王也摊在椅子上说:“您甭管他,咱吃的他都能吃。”

于是大哥又问:“你做得了主吗?”

王也被自己家人遛了一遭,面子上多少有点挂不住,于是挠头:“就别拿我开涮了。”

一席饭吃下来,诸葛青多多少少算是看明白了,王也是怎么养成的这个不争不抢的低调脾性的,从小到大什么也不缺,家里万事顺着,他以前还总调侃自己少爷脾气,自己还不是一样少爷脾气。

虽说这阵仗大了点,张楚岚他们几个完全不敢拿王也开涮,但谁也没想到出柜这事儿搁王也这就能连个浪花都翻不出来,临走前王也大哥甚至拍着诸葛青后背说:“以后有机会去家里坐坐,我妈老念叨你。”

王也得先把张楚岚那几个送回去,路上有不怕死的,说我青哥现在是中老年妇女的偶像了,不得了了。

诸葛青坐在副驾驶上,闭着眼睛,完全不在意这种玩笑,反而跟王也说:“你家人都这样?”

“哪样?”

“家长里短。”

“嗯。”

“你爹也这样?”

“反正在我们几个面前是这样。”

半路上张楚岚他们又说要续摊,实际上到底是为什么谁都清楚——实在是不想看前排那俩人。

王也把车停在酒店外,隔着一条街的位置,示意他下车自己走过去。

诸葛青看了他一眼,王也没喝酒,手一直搭在方向盘上,他今天穿了一件铁灰色衬衫,外套是深色羊毛大衣,围巾是去年他给他买的那条,也没换过款式;开车的时候暖气开得足,袖口卷起来一截,长腿蜷在车里,看着有点委屈。

这车买得早,便宜,诸葛青让他换一辆宽敞点的,王也当时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病,下意识说,我开这破车来接你,就算被拍到了也没事儿,不换。诸葛青当时用上唇磨着王也下唇,越过座位去亲他,整个人趴在王也怀里,说您想得够远的。

暖风汩汩流过,车内温度让人昏昏欲睡,诸葛青想说其实你也用不着这么小心,拍到就拍到了,但转身一想,哦,他还差了一个奖,这会儿出事儿确实不好。

但那可是诸葛青,打定主意干坏事的时候从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从王也下午换了身行头出现在片场那一刻起,直到刚才在车里那些不经意间从唇间流露出来的笑意,都像是拂过面颊的暖风似的,某种心思一旦冒头就如同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就同那晚一样,诸葛青侧身去吻王也,含住被那副中午时被他咬破过的下唇,辗转厮磨,手攀上脖颈,发丝缠绕在手腕上,王也扶着他的腰,让诸葛青贴着他。

诸葛青喘着气离开王也的时候,王也抹了抹他的嘴唇,揶揄道:“我这车可没贴膜。”

他实在难得看到王也露出这种神情,温柔又带着一丝捉弄,像是笑话他刚才的情难自抑。

“拍到就拍到呗。”

诸葛青想,他实在太喜欢王也,舍不得这样偷偷摸摸。


TBC

10 Nov 2018
 
评论(6)
 
热度(177)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