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我不愿让你一人(上)

也青

——————————————


公司里传言王也和诸葛青不合已经不是一两天,确切地说是从来就没合过。这话也不是空穴来风,诸葛青出道很早,况且人气在那里摆着,不说别的,光资源就是别人望尘莫及的。而王也算是个半路出家,非专科出身,当年心血来潮想要转行,也不知怎么就被导演选中了,谁也没想过当年那部戏居然会火成这个德行,从导演到编剧到演员,无一名角,王也作为男二号,当然不是凭借出色的演技出名的,而是凭借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

新人当然不敢当着诸葛青的面提王也,毕竟现在诸葛青算是异人娱乐公司名副其实的一哥。本以为王也这些年人气逐渐下降,小朋友话里话外都透着十足的谄媚和恭维,本以为至少能获得这位一眼青睐,却没想到,晚上公司聚餐时,被诸葛青笑得头皮发麻,总觉得脊背发凉。

过了几日诸葛青新戏由中海集团出资的消息不胫而走,没人讨论这事儿也没人质疑,男一号的人选是内定的,资方就是爸爸,大伙争的也就是男二男三。面试那天不出意外看到了诸葛青坐在导演和编剧旁边,穿着一身浅色亚麻休闲衫,黑色九分休闲裤,面前放着一张表格,侧着身体和经纪人不知道在聊什么。

外间一个老前辈装模作样地搂着一个小年轻,吹嘘自己和诸葛青王也都还有点交情,言辞间不乏得意,小年轻毕竟初出茅庐,信以为真膜拜大神,结果张楚岚插着兜路过,顺口调笑了一句:“他要是这么牛逼还用站在这跟你吹牛逼,老青老王我熟啊,要不给你走个后门?”

本来以张楚岚的处世哲学来讲,他是不乐意得罪这个人的,毕竟等会儿试镜结束了就什么都清楚了,但他以前和这傻逼有点过节,于是下意识嘴上不积德。

妆师远远看到张楚岚,笑呵呵走过来:“呦,楚岚啊,你怎么也来了?”

“就看看,我自己找地方坐,姐你忙着,不用管我。”

张楚岚遥遥地和诸葛青示意了一下,自己拉了一个折叠椅就坐在一侧。下午两点一刻试镜开始,获得试镜资格的人不太多,这部戏是架空题材的古装戏,但片场也有没穿戏服的,选段是电影中一幕小高潮,没对手戏,将军站在校场上做站前动员的一幕,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诸葛青纯粹友情参与,只负责提供不成熟的意见,具体拍板还是得导演来。中间不乏有滥竽充数者,诸葛青懒得看,桌子底下偷偷摸摸翻出手机打游戏,时不时抬头看一眼,得,还剩下三个。

于是他起身和导演告别,弯腰说话的时候颈间藏着的玉坠掉出来,在半空中晃了几晃,他趴在导演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六十七高龄的老师笑得眼睛都没了,看口型像是在骂:小兔崽子。

小朋友像是魇住了,盯着那一个侧脸看了好久,直到诸葛青双手插着兜从后门出去。新人被前辈拍了肩膀,说别看了,这位在咱们公司就是个祖宗,刚才那个看见没,指不定怎么编排的人,没戏了。

哦,原来好看的人都是这种骄傲跋扈的性格。新人琢磨了一会儿,又百思不得其解,他可是听公司美女姐姐说阿青人超好的啊。

所以还是因为女人缘太好所以招男人恨吗?

所以和王也前辈关系不好也是因为这个吗?

 

转眼到年关,新戏选角很快敲定,新人有幸在里面捞到了一个能露两次脸的小配角,戏份不太多。等他到了片场才看到诸葛青坐在小马扎上长腿伸着,手里抱着一个保温杯,一边喝茶一边听导演给他说戏。

那天试镜还没结束就看到诸葛青从后门绕出去,紧接着张楚岚起身跟出去,明显是有私事,又不太方便讲的。诸葛青手里的保温杯看起来有点熟悉,杯身很旧,看起来饱经风霜。

按说以诸葛青的条件,面相没得说,家世没得说,性格更是没得说,不用说在外面,就是在公司里都很少有人说他如何如何,那是一位看到公司清洁工上不来电梯都能替他挡门的性格。也有人说他是中央空调,以前王也还拿这事打趣他。

王也是在中午才来的,小朋友隔着人群看到王也风似的径直走到导演旁边,熟稔地跟制片方打招呼的时候,猛然想起什么来,中海集团,三少爷,中海集团总裁也姓王,传言王也家里有矿。

这就全对上了,导演看到王也没什么好眼神,轰苍蝇似的把他往化妆间里撵,意思是人在里面歇着呢,别来烦我。

王也把手里的东西交给场务,是他来时顺路在路边买的奶茶,他这人不喝这种花花绿绿的玩意儿,也不让诸葛青喝。诸葛青压根儿没换衣服,歪在休息间的折叠床上睡觉,身上还穿着那件戏服月白色长袍,脑后长发用浅色缎带束起来,唇色浅淡,本也用不着涂唇膏,但这几天北方气候干燥,嘴角起皮开裂,喝什么都不管用,被化妆师按着涂了点唇釉,看起来没那么憔悴。

休息室只有他一人,王也在旁边坐了一会儿,发现这人压根儿没醒,伸手拍了拍诸葛青脸颊,旁边的小太阳烤得王也额角冒汗,诸葛青皱眉,抬手打过去,偏巧碰到王也没收回去的手指,突然醒来,缓了半天,才慢条斯理地坐起来。

王也笑了,心说这人怎么自个儿睡个觉都得端着,于是他说:“跟我面前端个什么劲儿,你还有偶像包袱。”

“毕竟是片场。”诸葛青伸手问王也要热茶喝,相当理直气壮,“渴了,你怎么来了?”

王也说:“公司那边没事儿了,顺路看看,晚上来接你吃个饭。”

“跟谁啊?”诸葛青接过茶,吹了两下,喝酒似的就灌了进去。

“没外人。”王也手指在膝盖上敲了敲,遇上诸葛青投下来的眼光突然停住了动作,做贼心虚似的解释了一句,“我哥想跟咱俩吃个饭。”

“只有你哥?”诸葛青笑着问,“你哪个哥?”

“二哥,就咱几个,还有楚岚和我两个发小。”王也说,“也不是刻意要见你。”

“我知道。”诸葛青眯着眼睛看王也,一副事不关己的口吻,一边靠近王也一边说话,距离近到唇贴上耳廓,“我有什么好紧张的,我就怕你哥再带个什么心上人来,一不小心抢了你嫂子就不好了。”

“你知道我嫂子今年都35了。”王也受不了这人满嘴跑火车的个性,伸手隔了一下,掌心贴上诸葛青嘴唇,他刚喝完两杯热茶,湿漉漉的,还有点痒,他又说,“还在片场,你就不能注意点?”

“我有什么好注意的。”诸葛青说着,手突然伸向下边,在王也屁股上捏了一下,非常猝不及防。手上耍流氓,脸上却笑眯眯衣服游刃有余云淡风轻,仿佛刚才公然挑衅的那个人不是他一样。

休息室门虚掩着,王也看了一眼,诸葛青说:“没事,门口的角度看不清。”

诸葛青的声音压在唇间,气息扑在脸上,王也只好佯装镇定,将人一把拖进角落里。这人总是不正经地笑,那副似笑非笑似的狐狸申请能把人三魂七魄都给看了去,王也觉得只那双眼睛就足够调情了,他本不是什么重欲的人,偏诸葛青是个死对头,专挑软肋下手。

王也把人按在墙上,手扶着诸葛青的腰,宽大的腰带上绣着纹路,王也猜他这一身戏服想也便宜不了,腰带将腰线完全勾勒出来,下摆坠着一块玉坠,宽袍广袖也都散落开,襟口乱了几分,诸葛青老老实实地靠在墙上,抬手环上王也的脖子,将人往里压。

这会儿外间不断有人路过,高跟鞋的声音急促又焦躁,时而近时而远,唇下是温热的触感,王也另一手覆上诸葛青后脑,将他与冰冷的墙面隔离开来,舌尖撬开唇齿,细心的在唇周扫了扫,接着便长驱直入,诸葛青被人压着腰,整个人贴在王也身上,被人吻得一丝间隙也没,一根发丝被卷进来纠缠在唇间,他闻到王也身上尚且披着寒凉气息的雪松香气,像是会醉人似的,他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被王也放开了,唇角涎液拉出色情的画面来,王也用拇指抹了抹。

于是诸葛青喘着气想,果然没什么事儿不要招惹看起来性冷淡的男人。

结果没人知道王也和诸葛青关在小黑屋里干了什么,新人提着奶茶路过的时候看到王也和诸葛青一前一后从休息室出来,前者衣着挺刮,后者漫不经心地跟着,除了诸葛青唇角发红外也看不出有什么端倪来。

小朋友百思不得其解,什么啊,这不是关系很好么?

 

 

 

TBC

07 Nov 2018
 
评论(9)
 
热度(216)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