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All in my mind 24(完结章)

Chapter 24

 

王也没在家里待多久就被拎去了乡下老家,好不容易从各路亲戚中间逃出来,躲在农村大院墙根下,与老家那只大黄狗面面相觑。

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王也搬了个小马扎,背靠墙根坐下,天边已经挂上几颗稀疏的星星,在辽远宽阔的乡野间显得明亮又清澈,天空高远辽阔,星空被压得很低,远处几声犬吠,蝉鸣愈噪,诸葛青的声音穿过层层夜色,听起来非常遥远。

大黄狗走过来趴在他脚边,诸葛青那边很吵,听起来像是行走在嘈杂的夜市中,耳边略过小孩子的哭闹声,走过建筑工人收工喝酒的声音,走过海鲜大排档的声音,然后诸葛青走到一处奶茶店前面,点了两杯奶盖茶,熊猫奶盖那杯给了弟弟,自己点了一杯乌龙奶盖。

他说:“其实我想要红茶的,但卖没了。”

王也想,这大概是他二十三年中最为窘迫的时刻了,诸葛青的声音经过电流的过滤显得有些失真,走在夜市中像是随意跟他聊着天,语气里透着漫不经心,让他有一种仍在云南时两人一起逛街的错乱感。

他说:“我说老青,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爱说话呢?话痨啊你?”

诸葛青笑了:“不是你先给我打的电话吗?白都不开心了,说他一个暑假就回家待几天,我还总跟你打电话。”

王也揶揄道:“别说是我给你打的啊,我这才一通电话而已。”

乡下没4G网,来之前诸葛青还吐槽过,说万万没想到大学都念了好几年,异地恋还得靠发短信。王也当时偷偷摸摸溜出来,跟诸葛青站在小区后院背阴处,手里拎着一罐可乐,诸葛青斜倚在墙边,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最终交汇于一点。

诸葛青靠近王也的时候依旧毫不费力便感觉到那一瞬间的紧绷,以及扣在后脑上的手指的温度。每次接吻的时候他都在想,在他和王也相识的十几年漫长时光中,这个人曾经带给他无数次心动,比如那次在火车后的亲吻,又比如那天晚上面对自己的手足无措。他看到过王也抱着篮球,在傍晚的余晖下向他跑过来,看到过王也站在冬日的公交站点下拎着两个烤地瓜向他招手,这些东西像是隐藏在水面下的漩涡,一不小心就无处可逃。

于是诸葛青听着电话里熟悉的那股懒洋洋的语气,又笑了,声音一下子散在夏末夜晚的暑热潮湿空气中。

他问:“你几号回来啊?”

“我后天。”王也说,“我妈他们不跟我一起,晚一天,我先回。”

诸葛青愣了愣,心说干什么就差这一天。然而到底是诸葛青,几乎是一瞬间就想通了,他笑着问:“干什么就差这一天啊?不会是想我吧?”

“少给自己脸上贴金了。”王也的声音有些不耐烦,脚边的大黄狗睁眼开了他一眼,把他看得心里突突突跳,心说这狗也太灵性了,不会这边刚说了谎那头就遭报应吧。

诸葛青的笑声非常轻佻,像是王也以前见过他同那些姑娘在一块时一样,羽毛似的在心口上扫了一下又离去,王也心说诸葛青的确是属狐狸不假,眯起眼睛算计人的时候任你是多精明冷静的人也逃脱不掉。

“我妈让我先回去收拾收拾屋子。”

 

挂断电话后,王也忍不住捂脸。这是什么蹩脚的借口,况且诸葛青听到后明显是没信,反倒是笑了笑,这种欲言又止的气氛叫王也无端想起瓮中捉鳖这个词来。

诸葛青总说暗恋他几几年说王也直的如何如何,这话被他云淡风轻地这么一说,仿佛就真的变成了一件不值一提的往事一样,只是王也并不是那种会思考这类哲学问题的男人。他原以为诸葛青这么个永远都跟自己过不去的人,应当非常在意这些问题,比如王也是什么时候意识到喜欢他这事儿的,又比如当时在公园里替他擦眼泪那时的王也究竟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去拥抱他的。这些东西在诸葛青这里仿佛是一些毫不关心的琐事一样,而他却把一些就连王也自己都忽略掉的东西一而再再而三地提起。

王也出站的时候看到诸葛青撑着伞等在接站口,灰蒙蒙一片雨幕中一顶举得高高的小红伞,隔着层层人群和他招手。

王也周遭都是抱怨的声音,也有些忘记看天气预报不得不顶着雨出行的。诸葛青穿着那条七分紧口牛仔裤,白色T恤,脚底下是一双人字拖,手里还拎着一个超市的塑料袋。

他快步走过去,听到诸葛青说:“刚才那会儿下得太大了,打车过来的时候连路面都看不清了,这会儿刚小点。”

“没再拿一把伞?”王也就一个双肩包,里面有几件换洗衣服,顺手接过了诸葛青手里的塑料袋。

“都坏了。”诸葛青耸耸肩,索性将雨伞一并交到王也手上,自己则插着兜一副少爷模样。

就算是胳膊贴着胳膊,也挡不住凄风冷雨的攻势,诸葛青另一半衣服都是湿的,站在路边足足二十多分钟才拼到了一辆出租车。车上还坐着一个姑娘,抱着双肩包盯着路面,看起来像是初到大学的新生,看着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司机师傅不太爱讲话,是个年轻人,打开了电台,声音很小,雨点落在车窗上,像是将这一隅空间隔离开来。诸葛青闲极无聊,把手指伸过去勾着王也的手指,他指尖都是湿的,是刚才拉车门的时候蹭到的。

他的手指冰冷而湿润,王也被他像孩子似的勾了两下小指,一个反手把诸葛青的手扣在下面,没多久诸葛青又将那只惨遭镇压的手翻过来,与他掌心相对。

这种遮人耳目的小动作诸葛青简直手到擒来,从前看他撩妹时像个情圣,身边莺莺燕燕的太多,王也有时觉得诸葛青这毛病简直糟心,后来张楚岚说,老王你这是魔怔了,你有什么好糟心的,老青这种人就是这样的,越是他想要的东西就会越小心翼翼。

但其实王也当然清楚,彼此都不是对感情玩笑的人。就算张楚岚说他情人眼里出西施也罢了,诸葛青这人他懂,看着对什么都漫不经心,好像对什么人都能敞开心怀,其实骨子里对什么人都小心翼翼,他以自己为圆心在周围画了一个圈儿,圈外的人只能止步于此,半点也不能靠近。而他呢,只是幸运地被诸葛青划在了这个圈儿里罢了。

司机师傅拐了个弯儿,说这小姑娘和你俩不顺路,你俩下去走两步吧。

其实反正衣服也湿的差不多了,王也付了钱就下了车。诸葛青说:“你这半边衣服都是湿的。”

王也看他有点冷得哆嗦,心说这北方的天气也真是要了命了,于是将伞往另一边倾斜了一点,身体也靠过去,说:“等会儿先回我家换个衣服吧。”

诸葛青看着王也:“我干什么非得去你家换个衣服?”

 

后来诸葛青还是跟着王也回了家,美其名曰王也一个人在家,也没想过他一二十几岁的大小伙子用不用还找个人陪。

王也将伞立在玄关伞架上,雨水滴下来落了一小滩水,他也没去管。诸葛青赤脚踩在地板上,跟着王也进了卧室,又顺手关了个门。

砰地一声,王也那件接近湿透的黑色T恤脱了一半,被诸葛青关门的声音吓了一跳,三两下把湿衣服仍在椅子上,赤裸着上身问:“你关门干嘛。”

诸葛青从王也衣柜里挑了一件棉麻休闲衫,已经自顾自地换下了那条裤脚已经湿透的裤子。

卧室没开灯,借着窗外夜色迎进来莹莹的光线,诸葛青三两下又穿上裤子,也是王也的,雪白的两条小腿像是会反光似的,王也打量了一会儿,简直要命。

诸葛青发梢都湿了,听见王也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那表情是最能杀人的似笑非笑,王也倒也不是如何抵抗不了,只是觉得每当这人不怀好意的时候,都能让他莫名烦躁。

“我这不是怕……”

他这句话到底还是没等到说完,王也穿上干燥的T恤,拿起搭在一边的干燥毛巾兜头罩在了诸葛青头上。

视线突然被阻挡,王也在他湿漉漉的头发上揉了揉,他们站得非常近,诸葛青背贴着木质门,向后靠的时候没留神按到了手边的门锁按钮。

他忽然听见大门口的开门声,以及王也父母的说话声。

诸葛青忽然睁开眼睛,手抬起来想要拿开头顶的毛巾。

王也低头亲了亲他,手扶在诸葛青腰间。

 

“嘘,一会儿就走了。”

 

全文完


06 Nov 2018
 
评论(12)
 
热度(215)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