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心动》

答应给 @绝世二寰 老师的小短篇,梗来源于是心动不是胎动(P5)

 


“我操,什么情况……”

张楚岚捂着脸从王也办公室退出来,顺便拦了一下前来送报告的同事。

合着王也给他打电话叫他两点半来公司会和的意思就是让他亲眼看到他和诸葛青在办公室搂搂抱抱吗?

“里面有人?”同事手里抱着一沓需要签字的文件问。

“总之你别进去就对了。”张楚岚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木门咣地一声摔上,张楚岚实在惊吓过度,搞得全公司的人都在往王也办公室这边看。要知道,他们公司一共没几个人,在市中心一栋写字楼租下一层,当年还有萌新向金元元感慨说我司真是财大气粗,后来在人事姐姐那里看到公司资料后就没再问了。

毕竟,人有钱想干什么不行呢?

王也毕竟不常来公司,公司大事小情都是直接找金元元的,一般一个月或者半个月出现两次,签签文件也就是了。今天下午午休结束后,公司小张在电梯里看到王也穿着一身休闲装风似的上了电梯还在目瞪口呆,愣是没反应过来。

没多久便看到公司前台接待了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人,发色偏青,脑后束着一撮头发,用发带捆着,斜倚在前台等前台小妹给王也办公室打电话。

诸葛青第一次来王也自己的公司,站在前台打量了半天,办公区很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区,另一侧是茶座,旁边放了几盆绿植,在正午尚好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百叶窗被升起来,大片大片的阳光映在地板上,最里面是两间并列的办公室,一大一小,小的那间是王也的,上面甚至连牌子都没挂,不知道还以为是储物间。

他问了前台,前台说是他们老板一年得有半年不在北京,说是要那么大办公室没用,那间屋子本来也是储物间,后来金姐找人给改成了小办公室。

等他推开门进去的时候,才发现的确是够小的。

办公室正对着门的地方放了一张旧式的红木办公桌,办公桌上空空如也,只堆着几摞文件,椅子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拖进来的,倒是和桌子相得益彰,后面的窗台上放了一盆仙人掌,进去的时候王也靠在椅背上,拿着签字笔对着空气猛甩。

张楚岚也是向前台小妹打听过才知道,诸葛青中午就进去了,然后就再也 没出来过。而且因为王也实在不常来公司,因此他这个名义上的老板出现的时候对员工都非常陌生,拿文件签字的时候也没什么表情,倒是一脸不耐烦,全公司除了元老级那几个,几乎都不怎么敢主动招惹。开玩笑,被辞了怎么办?

然而他回忆了一下刚才看到的画面,好像也不是什么限制级的画面,第一老王穿得还是他那件仿佛清洁工的短袖T,帽子扣在旁边,诸葛青嘛,除了外套搭在椅子上以外,别的东西也还在。 

现在问题来了:那么他为什么要趴在王也身上呢?

那姿势简直、简直就像是准父亲弯着腰听胎动似的,可真是哔了老狗了,张楚岚这样想着,猛灌了一大杯黑咖啡。

 

王也和诸葛青出来的时候遭到了一阵眼神洗礼,张楚岚当然没敢再进去,但好在随后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出来了,诸葛青像半个老板似的,一身西装领带,披着外套插着兜,看着非常精致气派,简直可以担当时尚先生封面model,而王也,一身休闲纯棉T,牛仔裤,布鞋,棒球帽,高马尾,甚至比诸葛青高了那么一点,像个保镖。

张楚岚的目光在诸葛青及王也嘴角,诸葛青领口下的半块锁骨,王也颈侧几处来回溜达,最终在王也拎领子前乖乖收回了目光,除了诸葛青领带歪了一点以外并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可是眼前这种状况简直就是另一种程度的人间真实:连王也道长都栽到老青身上了,这男人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这个疑惑始终萦绕在张楚岚心头,这货分明在碧游村时把王道长气到暴起,撸起袖子就是揍,什么时候发展到被老青按在椅子上搂搂抱抱的程度了?

这种认知让他觉得自己仿佛落下了很多八卦,像是万蚁噬心似的想要知道这两个月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从王也把诸葛青从北京总公司带走后的两个月一来,也许这两个人发展到了未成年人想也想不到的程度也说不定?

王也上车前只分了一个眼神给车上的人,他和诸葛青坐在后排,张楚岚坐上副驾驶,开车的司机王也认识,是公司的人,所以一路上几个人都默契地没有说话。

说实话,王也知道张楚岚凡事都要拽着他俩铁定是没憋好屁,但诸葛青这边反而成为一个如鲠在喉般的存在。虽然知道这样的心态不对,也知道诸葛青这么大一个人压根儿用不着他操心些有的没的,但你是不能跟某些人讲道理的,因为喜欢就是喜欢。

所以他知道张楚岚当初只是没敢嘲笑他这种仿佛老母鸡护崽一样的举动,当张楚岚坐在酒吧卡座上搂着他说老王你完了的时候,王也知道他没说错。他也不是什么初入社会的青涩少年了,说是世事洞明人情练达有些过了,可至少也能当得起一个圆融通透,这种不受控的感觉十分陌生且难受,就像不会游泳的人坠入暗河,那种心情在真真切切发生在他身上的时候,王也就真实而确凿地意识到了。



下午三点十五分的时候咖啡馆里都是学生,算不上安静,确实谈话的好地点——人多,且嘈杂。张楚岚问他们俩要喝什么,诸葛青想了想说给我一杯低因美式,给他一杯乌龙茶就行,热的。

王也坐在了靠在窗边的沙发上,张楚岚端着托盘找到两个人的时候简直觉得悲愤欲绝,这种心情在得知张灵玉不是处男的时候发生过一次,在他看到诸葛青和王也交叠在一起的十指时又发生了一次。

张楚岚开门见山:“正事放一边,你们俩……?”

诸葛青眯着眼睛,晃了晃手心里王也的手:“就像你看到的。”

张楚岚毫不意外诸葛青的态度,仿佛早已料到这两个人会搞到一起似的,但就算是这样,在办公室就开始搞也免……

王也就知道这人又在误会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于是他在桌子底下踢了张楚岚一脚,皱了皱眉:“我俩刚才不……”

诸葛青却撑着下巴,打断:“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对吧。”

“……”张楚岚一口拿铁没咽下去,全呛嗓子里了,“对对对,您说的都对。”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张楚岚看王也的方向有些逆光,这人全程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短短两个小时的功夫,往窗外看了不下四次,直到诸葛青拍了拍他,才回过神来。

张楚岚对这种打情骂俏眉来眼去的狗男男没有任何留恋的欲望,当即拉开车门连个眼神都不愿意多给。

出门的时候已经临近傍晚,盛夏的余晖洒在柏油马路上,车流渐渐拥挤,光线穿过街路两旁笔直两排高大的银杏叶,在地面上落下摇曳的影。

王也靠在栏杆上等着诸葛青去便利店买冰镇可乐,出来的时候强行塞了一罐王老吉在他手里,冰凉的铁罐上凝了一层水汽,化解了手心的炙热和黏腻的汗,王也拉开易拉罐拉罐,随手丢在了路旁垃圾箱内,另一只手本垂在一侧,被诸葛青拉住了。

他想起几个小时前在那间狭窄逼仄的办公桌前,诸葛青靠在他心脏处的感觉。


——砰!砰!砰!


他问:“所以,你听到什么了?”

对面的人笑了笑,光线穿过百叶窗,在白衬衫上落下几道光影,诸葛青的目光毫不躲闪。


他直视着他,说——

 


“我听到我来过。”

 


是心动。

 

END


03 Nov 2018
 
评论(6)
 
热度(296)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