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搓澡

 @咕咕五 点文!一个不色情的老青!

搓澡是个好文化!



《搓澡》



“王也!你大爷的!”

诸葛青此生难得有这种人前失态的机会,两次都还是拜王也所赐,因为他刚刚几乎被王也拎着回了家,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至于说王也生气的原因,诸葛青倒也不是猜不出来,所以一时间竟也很难说是什么滋味,只有仓惶离去前张楚岚那意味深长的一句话,显然是王也来之前找他“谈”过了,至于谈的过程,可能也未必多愉快。

王也这人他是知道的,责任心重得要命,当初在罗天大醮是,后来在碧游村同样也是,这会儿,想必更是如此。

诸葛青身上臭得要命,王也从认识他以来都没见诸葛青这么狼狈过,拽着他的手一路走到地下四层停车场,一股脑把人塞进车里的时候,王也还被诸葛青身上浓烈的血腥味儿和汗臭味儿熏得头晕。王也一手撑在车门上,就着弓腰的姿势,从车座下面翻出一瓶诸葛青不知什么时候落在他家里那瓶蜜桃味儿的dressroom喷了半天。诸葛青咧嘴笑了笑,衬衫风纪扣不知道跑到了什么地方,刚才一路拽着诸葛青手腕子走过来的时候只觉得掌心下的皮肤温热,突出的腕骨硌着手心,这会儿接着幽暗昏黄的夜灯,上下打量了好一会儿,发现这人眯眼笑了笑,弯腰从脚底箱子里翻出一袋芒果干,挑了一片大的塞进王也嘴巴里。

这笑容里多得是讨好和歉意,这是难得能够在诸葛青身上见到的,简直乖的要命,像一只知道自己做错事的家养狐狸。王也被他哄得没脾气,咬着芒果干回了驾驶位,芒果干甜而腻,一点也不合王也的口味,正渴着的时候一只苍白瘦削的手从后座伸过来,递来一瓶拧开的矿泉水。

汽车驶过茫茫夜色,之前他说北京人没有夜生活是开玩笑的,这会儿车窗外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年轻男女三五成群现在马路上嬉笑打闹,车里连着蓝牙,随机播放着音乐,王也大多数没怎么听过,因为连的是诸葛青的手机。

歌单倒是换了一波,诸葛青大约是觉得气氛太过压抑,这才反应过来是王也一路上没说话的缘故,温柔的女声在车内回荡着,歌词也是王也听不懂的粤语歌。听调子倒不像是新歌。

他没见过王也这个阵仗,倒也不像是生气这样简单的情绪,而是一种十分微妙的且难以察觉的压迫感。

这种压迫感在诸葛青看来也是难得一遇的,王也会为了什么人急红了眼,也会为了什么人抛开那些所谓的仁义礼智信,这人也许难得自私一回,而仅仅是想要护着他不被卷入这些俗世纷争。

这便是他认识的王也了,诸葛青一点也不想知道王也和张楚岚私下说了什么,也不想知道王也为什么会气急败坏,这些显而易见的微妙情绪对于诸葛青来说几乎是隐瞒不住的,换做是别人可能压根察觉不到王也身上的这点些微变化,然而这个人毕竟是诸葛青,不仅仅最擅长察言观色,同样永远没办法拒绝王也。

当他一路被塞到王也家浴室的时候,诸葛青觉得他不得不开口了。

“等等老王,我箱子还在公司呢,你好歹让我回去拿点换洗衣服。”

“拿什么拿,穿我的,咱俩差不多,一会儿我给你找几件我没穿过的。”

“没关系,穿过的也行,以前也不是没穿过。”

王也说着,诸葛青若无其事地解开脏污的衬衫,直接丢在了垃圾桶里,裤子随意搭在一边,只穿了一条黑色平角短裤,大腿根上嘞出一点肉来,王也目光往下滑了一点,小腿骨上倒是真的有一道浅浅的的伤痕。

“你先洗。”

“嗯,给我拿条内裤吧,这个得要新的。”诸葛青说完,顺手又脱了唯一一件内裤,也丢在了垃圾桶里。转身赤裸裸面相王也,一副逐客的架势。

王也从他脱裤子那一刻起开始眼观鼻鼻观心,眼神一路从浴室角落的浴巾飘到洗漱台上的牙刷,于是默不作声给他关上了门。

不得不说,诸葛青是一个十分高明的对象,善于化解一切尴尬和争吵,其实明明是看着骄傲的要命的性格,相处下来却让人觉得十分舒服,不仅懂得分寸,同样深谙如何让人无法拒绝的处世之道。

好在王也于他诸葛青而言是一个极特殊的存在,这种得天独厚的技能并未有幸用于旁人身上,王也便被套路个彻底,尤其是一路上拽着人的时候,手底下那轻轻摇晃的腕子,活像是做错事祈求家长原谅的小朋友,对上目光后又觉得像是在哄孩子的大人,这两种特质同时出现在一个人的身上会给人以非常怪异的感觉,王也独自在客厅坐了一会儿,电视里播放着晚间新闻,他跑去敲门的时候诸葛青头上滴着水,软软地贴在脸上,皮肤被水蒸气熏蒸出粉白的颜色,王也被浴室里的光晃了眼睛,推开门便说:“我给你搓搓背。”

“不用,我们南方人不搓澡。”

王也看了他一眼:“你知道你现在多臭么老青?”

诸葛青丝毫没有把王也得不自在放在心上,见王也手上真的拿了一块澡巾,索性背对着王也趴了下去。

王也实际上并没给人搓过背,上大学那会儿他也没怎么去过公共浴室,力度不大,很快诸葛青身上便泛红了,他又拿着花洒,冲了冲背部得皮肤,水流打在脊背上的触感不同于淋浴,因为王也距离非常近,甚至手指会碰到突出的肩胛骨。诸葛青是个会享受的,王也没想过这南方小蓝孩儿对北方搓澡文化适应得如此迅速,就在王也替他搓完了后背时,诸葛青又把自己那条真的带着伤的右腿杠上浴缸边缘,自己像个爷似的躺在浴缸里,一丝不挂,一览无遗。

诸葛青看着王也略躲闪的眼神笑了笑:“尽管搓,我不怕疼。”

王也眼睛里除了水蒸气缭绕的雾气,便是杠在眼前这条雪白细长的腿。浅红色的细长疤痕被热水淋得有些发炎,周边开始泛红。

可道长毕竟是道长,眼观鼻鼻观心也无法忽略眼前这条腿,王也心道到底还是修为不够,却在下一刻就开始缴械投降。

诸葛青贴着王也,身上的水汽过了王也一身一脸,像是调情一样轻笑,他说:“王也道长,您该看的不该看的怎都看了,该摸的不该摸的我也让您摸着了,至于这气,要么就别生了吧?”


29 Oct 2018
 
评论(13)
 
热度(300)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