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All in my mind 23

*差不多还有一章就完结了,忘了前面的去合集里找。


Chapter 23


北方的夏天温差很大,即便是七八月份,到了夜里仍旧免不掉一出机场就被冷风吹个透心凉的下场。

诸葛青哆嗦着往王也身上贴,冰凉的指尖攥着王也手腕子,手心底下的腕子滚烫炙热,像个天然的暖手炉。王也嘬着牙花子叹气:“飞机上就让你穿外套,万万没想到你为了能少穿件衣服把外套都托运咯,怎么没冻死你呢?”

诸葛青扫了王也一眼没吭声,在飞机场问空姐要了一条毛毯盖着,一路上昏昏欲睡,但狭窄的座位和吵嚷的空间并不是一个舒适的休息场所,诸葛青其实只是假寐,所以他记得中途王也打开过一次遮光板,又为他掖了两次毛毯,将他裹成了一个蛹。

冷风顺着衣领钻进去,诸葛青捂着口鼻打了好几个喷嚏。王也退了半步,脱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搭在他身上。他披衣服的时候,曲起的指骨碰到了裸露在外的小片肌肤,冰凉湿润,诸葛青在飞机上被他捂出一身细密的汗,冷风一吹便是一阵酷刑,透心凉。

他瞧见诸葛青看着他,眯起眼睛笑了笑,笑容里难得掺了点儿讨饶的意味。王也这件长袖衬衫外套也不算厚,但衣服上带着体温,领口隐约飘来一缕雅淡的香,怪好闻的。诸葛青趁着王也打电话的时候偷偷揪起领子闻了闻,哦,乌木沉香,居然还是去年生日时送他的那瓶。

等王也打完电话时诸葛青一脸老神在在地靠在机场便利店收银台前跟收银妹聊天,顺便还买了两杯热咖啡。

王也瞥了他一眼:“怎么你现在不留微信号码了?”

诸葛青闻言倒是愣了一下,王也明目张胆吃醋这种事可是难得一遇的,如果不是考虑后果,他都像拿个录音笔给他录下来。王也自个儿说完也觉得味大丢人,诸葛青这毛病也不是一天两天,于情诸葛青不过是习惯使然,于理自己又不是什么敏感多疑的性格,吃醋这种小姑娘和毛头小子的把戏还是算了吧。王也跟诸葛青这些年走过来,一半儿时光把诸葛青当成知己来相交的,有时候又忍不住去想诸葛青在他人生中算是个什么定位。

他在家里是老幺,备受宠爱的那种,王也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什么移情作用在里面,明明对方是一个骄傲得近乎执妄的男人,自己偏偏总忍不住对他好,打小儿起像他半个哥哥。

于是他自嘲地笑笑,果然人一旦喜欢上什么人,底线这种东西就是用来突破的。

王也确实也没想过自己会为什么人做这些细致周到的事,可世事难料,谁说得准呢?

诸葛青调出微信通讯录页面,笑眯眯搂着他说:“老王,你这就不对了,我当时可是当着你的面一个一个交代的,再一个一个删除好友的。”

“没事儿,咱也不能压抑本性不是?”王也咧嘴,喝了一口咖啡,被那玩意儿苦得不行,“杜哥那边过不来,太晚了,咱俩自个儿回去吧。”

“机场大巴?”诸葛青指着人贴人的巴士。

“我叫车了,找个地儿等会儿吧。”王也将诸葛青的手指拢在一块儿揣在兜里,两个人贴得很近,“饿不饿?”

“有点儿,等会儿上楼买两包泡面吧。”诸葛青说道,“直接回你家煮好了,不然我还要刷锅。”

“你爸你妈那边怎么说?还不回家?”王也挑眉看向诸葛青。

“他们俩?”诸葛青嗤笑一声,“现在一听说我跟你出门都不带打听打听的,爱上哪儿上哪儿,家爱回不回,不用管。”

“你不是因为在我家待着不用做家务吧?”王也实在了解诸葛青,讲起话来毫不留情。

诸葛青闻言立刻反驳,简直义正辞严,而脱口而出的话又显得不是东西:“你不是也想多跟我待一宿吗?”

王也一把拍开诸葛青欲凑上来的脸,抬手示意了一下,接着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别闹,车来了。”

诸葛青跟在王也后面,被捂了半天的手还是暖的,他轻描淡写地笑了,假装没看到王也故意躲闪的表情。

怎么这么可爱。


王也并不是个不善言辞的人,事实上他若是想,绝对能把人从地上忽悠到天上。但这人低调的要命,万事和为贵,很少和人争吵,也极少露出刚才那种措手不及的表情。他觉得王也像那种微凉的茶水,没热茶那么烫口,也没凉茶那么苦涩,明明没什么攻击性,偶尔在人群中看向你的时候偏偏会觉得紧张。

他又有些挫败,怎么一遇上王也他就鬼迷心窍似的。

他看着王也眉间拢着层层夜色,眼中流过万家灯火的模样,诸葛青的视线就这样停留了几秒,思绪也跟着停了几秒。

有些东西总是不合时宜地冒出来,反正后半夜的马路上几乎没有几辆车,如果这时候司机是王也,如果这时候车上只有他们俩,诸葛青一定会俯身亲吻那一片良辰美景。

可惜。

王也知道诸葛青一直盯着他看,只是看的方向和他一样,都是窗外,王也以为他冷,便摇上了窗户,接着就看到诸葛青塞了一块儿薄荷糖在他手里——就是那种吃完饭餐馆都会赠送的环形薄荷糖,齁甜。

诸葛青自顾自撕开糖纸,然后把剥开的糖纸往王也手心里一塞,指尖趁机挠了挠王也手心。

王也反应快,顺手就把那只捏着糖纸的爪子攥住了,稳稳地压在掌心下面。诸葛青动了动,试图用曲起手指的方式挠他手心,却被变本加厉地扣住——以食指交叉的姿势。

前排司机当然看不到后座的风起云涌,夜班本就枯燥,虽说路况好,但容易犯困。司机是个本地人,听王也口音也是个本地人,便打开了话匣子,一路上从打车软件一路聊到了青少年犯罪率飙升的社会因素和经济因素。

诸葛青以前问过王也,说你是怎么看出来我喜欢你的。

王也当时笑了,想了一会儿说:“老青,你这人,想要什么,都在脸上了。”

是吗?诸葛青扪心自问,他算是个好演员,自问什么心事都能藏得滴水不漏,不想说的时候嘴严得像一只蚌。他有时候简直怀疑王也是故意的,体贴的时候能绕过所有你不愿意深入的话题,有时候又毫不留情地揭露他的本来面目——好的、坏的、见不得人的、羞于启齿的。那时的目光和举动都令他无所遁形,就连拇指触及皮肤的温度都如有实质,像一把熊熊烈烈的大伙燃烧起来,像是星火燎原般势不可挡。

于是突然厌倦了遮遮掩掩。

王也发现掌心下的手突然安分下来,偏过头去却看到诸葛青摇开了车窗,侧过头看向窗外。


两人下车走到小区门口的时候,王也突然顿了一下。

诸葛青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

“我刚想起来,我爹说咱家楼下那间24小时便利店不干了……”

“那你家里有吃的吗?”

“我回去翻翻,我妈应该留了吧?”

走廊里的声控灯随着两个人错落有致的脚步声应声亮起,王也轻手轻脚打开了门,诸葛青拖鞋时看了一眼,果然收拾得整整齐齐,一丝活人气息都没有。

王也随后打开了客厅的灯,给他找了双拖鞋:“说了我爸我妈也旅游去了,嫌我碍事儿,甭找了,没人。”

诸葛青赤着脚踩在地板上,一下子摊在客厅的沙发上,长途旅行的疲惫这时候一股脑涌上来。他安静躺了会儿,也不管王也在厨房叮叮当当地忙着什么,翻了身正好摸到了遥控器,于是他按下开关,夜间新闻节目开始重播,男主播标准的播音在客厅响起,王也靠在料理台上,快烧壶里咕嘟咕嘟冒着热气,嗡鸣声甚至盖过了客厅里的电视声。

他从柜子里翻出最后一包康师傅红烧牛肉面,又翻出来两个鸡蛋。水开后下了面饼进去,王也对吃的没什么讲究,将泡面调料包一股脑撕开放了进去,接着转中火煮了两分钟。

再掀开盖子的时候,整间厨房都弥漫这泡面的浓郁香味,锅里的泡面仍旧微微发白,团在一起的面饼被翻滚的汤汁打散,王也用筷子在里面顺时针搅了搅,关了小火,卧了两颗荷包蛋进去。

诸葛青被泡面香勾起馋虫,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王也端着一个巨大的面碗放在茶几上,浓香汤汁上浮着两颗形状完好的荷包蛋。

“只剩一包了,咱俩吃一碗吧。”王也拽了一个坐垫,盘腿坐在了诸葛青对面,将筷子和汤勺递给诸葛青,“尝尝,这鸡蛋还是可生食的,煮了两个溏心蛋。”

荷包蛋表皮完整,雪白的蛋皮被汤汁包裹着,拿勺子捞起来的时候,里面的蛋黄甚至有些流动着,咬下去一口溢了满口的蛋黄,正是半生不熟的状态。

诸葛青抿了抿嘴,蛋黄的香气和泡面汤的浓郁口感化在一起,他其实口味偏淡,泡面这种完全用调料勾兑出来的油炸速食几乎是不碰的。

但是王也煮的这个蛋实在很好吃。

王也没动自己那边的蛋,其实是因为饮食习惯问题——他总喜欢把蛋留在后面,一口蛋一口汤。结果诸葛青这边不动声色把整碗泡面的精髓吃光了,还冲着他意犹未尽地舔嘴唇。

王也低着头,大口大口吃着面,又喝了一口汤,全程头都不抬。

诸葛青吃面的动作实在太优雅,非常慢条斯理,不疾不徐。除了偶尔瞄一眼王也那边的蛋以外,简直就是将泡面吃出了米其林餐厅的既视感。

然而王也确实是一个眼神都欠奉。

他直接拿了汤勺把自己那颗荷包蛋挪到了诸葛青勺子里。

诸葛青愣了愣,眯着眼睛笑:“老王,我爱……”

“打住!”王也做了个手势,“吃你的蛋!”

“……”



14 Oct 2018
 
评论(11)
 
热度(164)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