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辣眼睛(完)

《辣眼睛》

 

如果男人一生中有两个不知所措的时刻,那么一个是结婚前夜,另一个必然是老婆临产时。

 

对于王也来说,这两个都无缘得见,但他此刻坐在灯红酒绿的KTV里,握着手机一遍一遍循环着微信朋友圈里的小视频,正是一个大写的不知所措。

小视频是傅蓉发的,背景是一间小酒馆,很喧嚣,小视频只有十几秒,前两三秒镜头晃动得很厉害,真正引起王也注意的只有后面那七八秒的内容,以及傅蓉语焉不详的文字。

——难得一遇。

小视频的男主角——诸葛青——相当不优雅地打了个饱嗝,眼睛看向画面外的一个地方,拍摄角度很刁钻,一看就是偷拍的角度,傅蓉的声音钻进来,接着诸葛青愣了一秒,才说:“我喜欢他不假。”

接着眨了眨眼睛,像是不太舒服,诸葛青用手捂着眼睛,然后画面里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捉着手机,画面陷入黑暗,应该是被扣在了桌面上。

那么问题来了——

  1. 诸葛青喜欢谁?
  2. 他……是哭了么?

金元元眼见着王也坐在KTV包房沙发的角落里,姿势由北京瘫肉眼可见地坐直了身体,手里握着手机,目光专注,若有所思,愁眉紧锁。

“怎么了?”金元元端着酒杯坐过去,大大咧咧瞄了一眼王也的手机屏幕,“这谁啊?长得挺俏啊。”

王也回过神,看了她一眼:“老金你能不能收收你那副大灰狼见到小白兔的嘴脸,他可不是小白兔。”

金元元看了王也一会儿,表情玩味,撑着头看着王也退出微信,锁了屏。

“该不会是喜欢的姑娘还没来记得表白就跟别人跑了吧?”

王也翻了个白眼,金元元这话基本准确,只有性别这一栏对不上。

金元元看他没有反应,语重心长地搂着他肩膀继续说:“不是我说你,小也啊,看上谁了咱就追,光明正大地说出来也不怕什么,就咱这条件,对吧,怕个六啊!”

“不是,姐姐……”王也卡壳了,“这压根儿不是一码事儿……”

“怎么就不是了?”

“我哪儿来的姑娘啊!”

 

王也这声音不大不小,恰好在场所有神志清醒的人都能听得见。

一时间八卦者不计其数,要说王也当年毕业后突然跑去出家这事儿已经足够震撼了,好不容易还俗了一回家就飞快地找了个姑娘,这事儿拎出去说别人都得称赞一句也总牛逼,可天知道事实不是如此,很多事情不能跟他们讲,况且他跟诸葛青之间那些恩怨情仇也不是这些局外人能听得懂的。

小天儿说:“喜欢就追啊!我也哥怕过谁!”

胖子问:“操,看上谁了!”

王也摆摆手,直叹气:“别说的要去人家里抢人一样,更何况你打不过人家。”

金元元倒是听出来了,王也这是默认有这么个人了,但不是姑娘,那不就是……?想通个中关节后金元元笑了,倒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喜欢个男的而已,他家里一不需要他传宗接代,二不需要他继承家产,他那老爹宠他宠得连出家都能忍,出柜同理也能忍得了,也就差了一个字儿。

于是她托着下巴回想了半天,突然一拍大腿:“我说怎么这么熟悉呢!那个不是诸葛青吗!”

“诸葛青?谁啊?很有名吗?”

金元元说:“也不算特别有名,但人家肯定比你有名就是了。”

“我也哥看上这个诸葛青了?”

“应该是,”金元元说道,“不然也不可能看着人家的脸嘬牙花子叹气。”

王也简直百口莫辩:“我什么时候叹气了!”

金元元拍拍他:“咱俩多少年了,我还能不知道你?”

王也实在是没辙了,败下阵来:“行行好,别拿我开涮啊。”

金元元说:“本来想说,这要是个姑娘,姐帮你追了,但你这情况……有心无力啊!”

其余众人表示:我等直男没追过男人啊!

于是王也在众人的威逼利诱之下交出了手机和朋友圈,短短十几秒的视频又在他面前公开处刑了好几回。

金元元半晌犹豫道:“虽然只拍到了半句吧……但我怎么觉着……”

小天补刀:“他怎么好像单恋呢?”

“对对对,我喜欢他后面还有俩字儿呢!王也你听听,我喜欢他不假,不假啊,那后面肯定有个但是啊!”

“能但是的可能可就多了去了,总而言之看着不像是能脱单的结局啊!”

“去吧,哥们挺你!要钱要人?要多少有多少!”

金元元扒拉开这些不靠谱的:“反正公司的事儿有我们,你也不用操心,与其在这边儿瞎琢磨,不如自己跑一趟。”

王也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金元元又说:“去吧,公司报销往返机票。”

 

 

事实上对于诸葛青喜欢谁又因为什么哭这事儿,王也心里也没有谱,想着自己去问问吧,突然想起来诸葛青临走前跟他说想到处转转。

所以问题又来了——

3、鬼知道这狐狸又钻哪儿去了?

王也摊在沙发上,偌大一个客厅除了佣人一个人也没有,淘淘被哥嫂带去游乐园,老爹老妈去海外旅游,嫌他碍事,杜哥请了几个月的假,老婆临产期快到了。

直接问吧,会不会显得居心不良?他敢肯定这狐狸肯定会拿这事儿调侃他,要么问傅蓉?总觉得转头这丫头就能跟诸葛青说。

但好在制造一场不期而遇的邂逅对于一个术士来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儿,王也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丢人,当即订了最近的航班,打了个车就去了机场。

至于那条朋友圈,天知道两个人有多少共同好友,傅蓉那条微博一发出来,不仅碧游村诸位全知道诸葛青怕不是单恋被拒哭了,愣是被造谣说是搞大了谁的肚子结果渣了人姑娘。

王也登机前大致翻了翻,简直辣眼睛,这都什么事儿?

飞机起飞的巨大轰鸣声令他有一瞬间的眩晕,王也觉得估计是晚上没睡好的缘故,便问空乘要了一条薄毯,拉上了遮光板,当最后一缕光线被隔绝在外的时候,王也还在想——诸葛青这货怎么不出来辟个谣呢?

与此同时,远在中国大西北的诸葛青猛地打了个喷嚏,头顶炎炎烈日,气温高达零上三十九度,站在沙漠边缘简直像是要被烤化了,就这样,向导还笑了,说你们城里人怎么这么娇气,是不是昨晚温差太大冻着了。

诸葛青笑了笑,又摇头,说估计是谁念叨我了。

向导问,怎么现在还有这种说法?

我瞎说的。诸葛青说完低头摆弄绳子,继续跟向导学绳结的打法。

而王也一下飞机就被正午的太阳洗礼了一遍,他本来就是爱出汗的体质,从出口到机场大巴的一会儿功夫,衣服上已经湿透了。就这,他还破天荒在机场拍了个照片,又破天荒地更新了他那如同死了一样的朋友圈。

当然有不明真相的人在下面惊呼——我也总居然发朋友圈了?我的天这是什么日子?我要记下来!是恋爱了吗?!

王也扫了一圈儿,实在想不通现在的人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怎么什么事儿都能和恋爱扯到一块去。问题是这帮人还在他朋友圈里聊起来了。

“你哪只眼睛看出他恋爱了?”

“男人的反常举动都是因为女人。”

“有时候也不一定,说不定是喜欢的球队夺冠了。”

“又不是世界杯……”

“那还是因为女人。”

“突然好奇嫂子长啥样……”

“对对对,毕竟好吃不过饺子,好玩儿不过嫂子嘛!”

“你小心明天也总买凶杀人。”

“放心,他杀我不用买凶。”

“所以问题来了,嫂子是谁?”

王也觉得无语的是,就连他爹那个合作伙伴,一个五十岁的大叔都下意识问了一句:小也,嫂子是谁?

眼不见心不烦,王也退出了朋友圈,坐在颠簸的大巴机场上继续闭目养神。酒店是提前订好的,办理了入住后躺在床上,王也还没想好接下来要做什么,他不擅长拐弯抹角,你让他像诸葛青一样心思拐好几个弯儿去追什么人简直就是在为难道长,他也没有什么恋爱经验,就连接受喜欢诸葛青这个事实还让他颇费了一番功夫。最让他糟心的问题是,他喜欢的这只狐狸,还不是一般的狐狸,王也觉得若是让他在大学谋一个职位的话,诸葛青怕是在恋爱学这方面无人能出其右了。

诸葛青这人心思深,想得又很多,别看他表面上骄傲得不得了的样子,其实本质上仍旧是个谨小慎微的性格——小心翼翼守着自己给自己画的圈,外人进不去,自己出不来。说穿了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也不为过。

当时在碧游村的时候,王也大约知道他跑去找老马的原因,但其实他自己也没有信心能够说得动诸葛青。至于其中种种往事,皆可一一揭过,诸葛青下山前的表情让他很难不去回忆,也很难不去揣测。

所以王也才会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这狐狸,怕是搞不定啊。

但好在晚上的时候,诸葛青回复了王也那条已经开锅了的朋友圈。

——这么巧?你也来了?

王也坐在小面馆里抱着手机,瞎琢磨什么语气让他显得很惊讶,擅自揣摩了半天,发现自己没撒过谎,总觉得会被对面那只精明的狐狸一眼拆穿,于是索性只回复了一个字。

——嗯。

诸葛青收到这条回复的时候心里简直拔凉,完全不知道如何进行这个话题,王也朋友圈有一些两个人的共同好友,在他这条状态下面的评论也还精彩,他往下划了划,觉得王也身边这些朋友倒也挺有意思的,于是他又戳了一下王也的评论。

——所以我嫂子是谁啊?

王也倒没像对其他人一样直接无视掉这条评论,他想了想,又给了他两个字。

——少贫。

这么高冷?诸葛青有些挫败,王也以前对他也不是这个画风啊?不至于高冷成这样啊?半个小时拢共跟他说了三个字,还都是回复评论。明明他都暗示我们在一座城市,我们其实可以结伴约一下的,但聊天页面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王也看着还真的像是沉迷恋爱忘了兄弟似的。

诸葛青想着便主动戳了戳王也的微信。

“老王,在哪儿呢?发个定位呗。”

大约是没看到,诸葛青看了眼聊天框,并没有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过了半个小时,微信弹了一条新消息。

王也还真的发过来一个实时定位,诸葛青放大了地图一看,是个酒店,离他还不算太远。

他又说:“那明天我去找你,你一个人吗?”

诸葛青自己觉得这么说话完全没毛病,至少看起来前后衔接得很自然,根本无法让人联想到他想要借机打探王也感情生活的欲望来——你要是一个人来的,咱俩就做个伴还不无聊,你要不是一个人我就不自讨无趣了。

顺便还透露了一个看起来很有撒娇嫌疑的信息:我很无聊,因为咱俩合得来,所以你要是一个人的话必须得陪我。

但王也却压根儿没按照他的思路进行下去。

要是往常,他估计会说我去找你也成,但这趟出来毕竟别有目的,所以王也总觉得说多错多,小心为上。

想了半天,又说:“嗯,一个人,你来吧。”

说完了怕诸葛青觉得他冷淡,又补充了一句:“我在酒店等你,房间号612。”

诸葛青那边不知道在干什么,突然发过来一条语音,背景嘈杂的很,听起来像是在逛夜市:“老王你这人怎么聊个天说得像是要开房似的。”

王也:……

他就知道这人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来,但好在诸葛青这一句话就让王也身上那点儿心怀鬼胎的拘束感消失得无影无踪。

于是王也又变成了平时的那个王也,体贴周到,万事为别人着想的王也。

他说:“要么我去找你也成,我东西少,你东西多,别折腾了。”

诸葛青人在夜市,周围全是烧烤和吆喝的声音,看到这句话突然勾唇笑了笑,擦了擦手上的孜然和辣椒,回了个好。

向导看着他的表情,问:“女朋友?”

诸葛青笑了,摇摇头:“不是,我一个朋友。明天多带个人行吗?加多少钱都行。”

向导一脸我不相信,却是憨厚地摆了摆手:“我不额外收钱,一个人两个人都是一样带,况且你这都快结束了,不能赚黑心钱。”

“那谢谢大哥了。”诸葛青笑了笑,给他倒了一杯啤酒。

向导眼睛转了转,低声问:“真不是女朋友?”

诸葛青哭笑不得:“真的不是,再说明天他来了不就知道?”

 

于是第二天向导坐在车里看到一个一米八几的高大身影背着一个双肩包出现在眼前的时候,还低声嘀咕了一句:“真的是男人啊。”

诸葛青笑了,觉得这向导也还挺可爱的。昨晚诸葛青跟王也约了个折中的地点。

他摇下车窗,趴在车窗上跟王也招手示意。王也看到他那辆车还愣了一下,随后拉开副驾驶后面的车门就钻了进去。

“你这是?”

诸葛青做了个介绍:“这是王哥,来之前找的本地向导。”

王也点头:“嗯,我也姓王,看您年纪比我大不少,也跟着他叫你王哥吧。”

向导笑呵呵好脾气,说叫什么都一样,反正今天是最后一天了,领你俩随便转转,下午我就回家了,女儿生日。

王也这时候突然福至心灵,从后视镜里看着诸葛青说:“老青你这不对啊,人家女儿过生日你还拽着人家陪你到处晃悠,麻溜让人回家吧。”

诸葛青说:“那你开车?这地方压根儿拦不到车,咱俩走着过去?”

司机还以为王也是跟他客气,便说:“不当事儿的,我闺女反正晚上才下课,我回去也是跟我老婆大眼瞪小眼。”

王也琢磨半天,从双肩包里掏出一和稻香村的点心来,还是登机前想起来没吃饭买了两盒,结果全程没想起来吃饭这回事儿。

“我这也没什么能送的东西,您还是早点儿回去陪闺女过生日吧,一年才一次,多准备准备,回去太晚好说不好看不是?”

诸葛青是什么人,王也拐着弯儿撵人他早就听出来了,于是他便想要看看这人葫芦里卖什么药。

他说:“这样吧王哥,您要信得过我,你就把这车借我俩,回来的时候我直接开到您家里边还您吧?”

向导愣了一下:“放心倒是放心。”

诸葛青笑了:“没关系,不差这一天的钱,车算我租的,给你押金。”

“成,正好我家离这不远。回头你俩回酒店就成,给我打电话我去提车。”

 

司机走后,谁开车自然毫无疑问,人是王也非要撵走的,车自然也是他开来。至于目的地他倒是完全没概念,诸葛青开了导航。

王也这车开得也是心猿意马,车内空调开得很足,诸葛青偏偏还穿了一件一字领的T恤,锁骨完全露出来,上面还有一个蚊子咬出来的包,已经红肿发炎了,因为痒得很,便一直抓。

他看了一眼,说:“我背包里有药,在前面的夹层里,你上点药。”

“嗯?”诸葛青有点迷茫,侧头看王也,又顺着王也在后视镜里的目光低下头,看到锁骨上的红痕才明白过来王也是说被他挠破的包。

诸葛青觉得王也这次格外反常,怎么一个钢铁直男会突然注意到这么细节且隐私的地方。他知道万一抓破了,在这种天气会很难受,所以其实也只是轻轻抓了两下,但他皮肤白,一挠就是一道红痕,本来也没想到王也会看到这个。

他突然不怀好意地跟王也开玩笑:“怎么?有了嫂子突然会疼人了?”

王也扫了他一眼,一边在心里感慨这狐狸嘴上没把门动不动拿他开涮,一边又猛然惊觉。

他自己也反应过来了。

是很反常,他平时根本不是这中细致入微的风格,完全不会。

于是他不免思考起来,是不是所有人在谈恋爱的时候都是一样的,此前身在局外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实则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罢了。

终究也是逃不过的。

这样的心态下,再看着后视镜里诸葛青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王也倒也不在烦闷了。

“老青。”

“嗯?”

“那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对吧,不用吊死在一棵树上。”

“嗯?”

“我是说……”王也顿了顿,车身打了一个弯儿,“我是说,别因为别人拒绝你就哭啊,我就觉着你挺好的。”

诸葛青被王也说懵了,但他到底是诸葛青,听出来王也话里有话了,便好整以暇地看着他,见王也不往下说了,就问:“我哪儿好?”

“哪儿不都挺好的吗?”

“哦。”诸葛青往回追溯了两天,琢磨着最近自己有没有哭过,于是这么一想就想到了前几天跟傅蓉吃过饭,那丫头还偷拍他。

他想了想,说:“老王,我手机好像没信号,把你手机借我一下。”

王也没多想,掏出手机跟他说了锁屏密码,继续心猿意马。

诸葛青飞速划开了王也朋友圈,找到了傅蓉的主页看了一下,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

于是王也偷偷从后视镜里瞄的时候,恰好诸葛青也抬头看了他一眼,还勾唇笑了笑。

汽车平稳地行驶在公路上,诸葛青把手机还给王也。

他问王也:“那万一人家对我压根没意思呢?”

王也说:“那就追呗!”

诸葛青闻言笑了一会儿,点点头:“行,那我追了。”

王也不吭声了,突然后悔。

怎么就这么快呢这张嘴。

诸葛青观察王也一时间掩盖不住的失落懊恼表情,也觉得很是新奇。

但看着王也抿着嘴不吭声的模样,又忍不住叹气。

道长是心软的道长,到什么时候都为别人想。

于是他侧头看向王也:“那你呢?觉得我怎么样?”

“……”

“想知道我为什么哭了吗?”

“为什么?”王也问。

诸葛青笑了:“跟傅蓉吃饭的时候,烧烤店老板儿子在旁边吹辣椒面,弄了我一脸……我那天晚上哭了一晚上……”

“……”

“怎么傅蓉没跟你说嘛?”

“……”

“道长这是吃醋了?”

王也脑子嗡地一声,冷静下来又问道:“那你喜欢的到底是谁?”

诸葛青轻笑,歪着身体贴着王也,明明车里只有两个人,偏偏还故意压低了声音。

气息扑在耳朵上,王也开着车,诸葛青的声音像羽毛,轻而痒。

 

“你说还能是谁呢?”

 


06 Oct 2018
 
评论(16)
 
热度(651)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