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当我喜欢你时的内心活动

*不是HP里面那个吐真剂设定,所以不是常规意义的吐真剂paro,设定灵感以及文中私设均来源于百度(见后)

*私设如山

--------------------------------


也青|当我喜欢你时的内心活动

文/倾盖如故

 

王也道长自诩君子,在武当那几年虽说不招师父待见,但修身养性的功夫倒也是说的过去的。

但他现在真是想把张楚岚扔出去k一顿。

 

“你这玩意儿能乱放吗啊?”王也拖着歪歪斜斜往他身上栽的诸葛青,头疼得很,“就没啥解药?”

“这是审讯用的啊,哪儿来的解药?”张楚岚站远了点,“再说我也不知道老青突然出现啊,太自来熟了这货,看见漂亮妹子就走不动道,这锅我绝对不背。”

“那现在怎么办?”王也把诸葛青往上拽了拽,怎么误服吐真剂就跟喝了半瓶红星二锅头似的,太沉了。

“放心吧,公司的药对大脑没损伤,就是有点副作用。”张楚岚说到一半咽了咽口水,又说道,“尽量让他睡一觉,明早起来顶多是宿醉的感觉。再说你以为这玩意儿随便拿?得批!明儿我还得让四哥再去弄一支来!”

“行了,以后找你算账。”

王也话没说完又被张楚岚叫住:“你也不要老是这么君子,该问问,老青那张嘴比蚌还严,机不可失啊!别怪兄弟我没提醒你。”

 

 

半小时前,王也正像一个普通社畜一样被金姐拽出来参加个酒局,他又不太能喝,但好在合作方给他爹面子,没硬灌,所以当诸葛青的电话打来的时候其实也算得上是及时雨,但听到张楚岚的声音王也就觉得心里咯噔一声,紧接着听筒里张楚岚那句“老王,完了。”还是让王也心里咯噔一声。

于是王也道长这些年在生意场上也没干过这么跌份儿的事儿,给人赔了三杯啤酒权当谢罪,凌晨一点多站在马路边上拎着个外套打车,张楚岚用自己的手机给他发了个定位,到的时候看了眼计价器,差点坐了一把霸王车。

酒吧很小众,人不算多,王也站门口一眼就瞧见背靠在吧台上的诸葛青,右手肘撑着半边身体,歪歪斜斜地往姑娘旁边拧,唇色嫣红,歪着头笑眯眯和人聊得起劲,薄唇一开一合,根本就是如鱼得水,并不像有事的模样。

然而这货不知道说了什么,到兴起处甚至手舞足蹈的,看着糟心。

于是正当王也要走过去问问怎么回事的时候,被张楚岚扯着胳膊拉到了角落里。王也这才知道张楚岚那句完了是个什么意思,要不是公共场合,他怕不是真要完。

“你快把人送走吧,逢人就拉着说他有个秘密,半小时了。”

于是王也去拉人的时候诸葛青在笑眯眯和人瞎侃,倒也没费多大力气就把人给捞在怀里了,只是状态不太对就是。

 

 

而临走前张楚岚那句提醒简直就是对人性的考验,多年来的修养使得王也此刻只能守口如瓶,甚至问他感觉时都要注意不能带诱导性的口气,但怀里那人不太配合他。

张楚岚为了赔罪提前叫了车,一路上司机偷偷摸摸瞟后视镜,王也瞧见了,把诸葛青往旁边推了推,这人还是一副松弛得不行的样子,而王也今天又有局,出来时西装领带穿得挺括板正,后来为了散散酒气领带解开了只是松松挂着,风纪扣也解开了,酒吧门口又是个暧昧的地方,他自己琢磨着司机的眼神,也反应过来自己可能看起来像那种在酒吧偷偷给小弟弟下药的人渣。

王也叹了口气,摇开车窗,解释道:“朋友喝多了,师傅您别老瞄我,我今儿出来身份证没带,要不我就给你看了。”

师傅一看偷看被发现了,忙又说:“哪儿能啊,你这么俊俏的小哥,咋能干这缺德的事儿呢是吧,我就看你朋友也挺俊的,你俩啥关系啊。”


得,这一下司机是透着后视镜看着诸葛青说的,王也这头都来不及反应,诸葛青从唇间吐了口气儿,懒洋洋道:“男……”

“南方上学时交的朋友。”

王也这边捂了诸葛青的嘴,总算糊弄过去了,结果手刚一撒开,诸葛青慢悠悠吐了两个字:“朋友。”

“……”司机愣了一下,“朋友好哇,朋友好。”

王也咧嘴,什么叫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就是,诸葛青——一个潜在性话唠人格,偏偏遇上一个没话找话的夜班司机。

“哎,师傅,你也觉得他好看吧!”诸葛青觉得热,松了松领口,趴在前排座椅空隙跑去撩司机师傅,“我也觉得他好看。”

“你这小孩儿有意思,大老爷们啥好看不好看的,你俩咋认识的。”

“他当着所有人的面揍了我一顿。”

“豁,不打不相识啊这是。”

“嗯,揍吐血了。”

“这就不太对了。”司机摇头看向王也,“听你口音也是个北京人,就算看不惯人家娘,也不好下手这么狠不是,不局气。”

诸葛青平时讲话就懒洋洋的,加上吴侬软语特有的腔调,北方人听着或许觉着稍许有点软绵绵,到今儿个就已经不是软绵绵了,而是有点缠绵了。

但诸葛青仿佛没听到人家说他娘似的,也不反驳,见王也并不愿意搭理他,他脑袋一偏,手臂撑在窗口,湿冷的风掠过车厢,掀起他额前碎发,露出额头,王也下意识看了一眼,居然有点不高兴了。

“师傅,他现在脑子不太好使,您别问了。”

“哈哈,成,我这夜班,不是没人陪我唠嗑吗。”

“那您把收音机打开。”

 

王也没见过这样的诸葛青,后来便赌气似的安静了一路,也不问王也带他去哪儿,要干什么,也不管这个领他走的是个什么人。他听过这玩意儿,也不知道张楚岚说的无害是不是真的无害,也不知道他用了多少剂量,这人居然能乖成这个样子。

“我说你喝了多少啊?”他也知道那玩意儿无色无味肯定是要兑在酒里的。

诸葛青竖起一根手指。


“一口?”

“一杯。”

“一整杯?”

“一整杯。”

“……”于是王也道长心里边骂了句你大爷的,后又自欺欺人地向祖师爷告了个罪,他这道修的随性,人也随性,偏身后跟着的这个,不省心。

“还有多久啊?”

“快了。”

王也回头,夜色里看不出诸葛青和平时哪里不一样——手插在牛仔裤兜里,脚底下稳极了,抬眼看他的时候依旧是三分狡黠七分温润,然而下一秒说出的话就像是揣着个小兔子在王也心上蹦了一下。


“我累了。”


“……”王也气儿倒了一半儿咽回去,“忍忍。”


嗬,一说完自己觉得牙酸,这狐狸一不正常勾得他也不正常了。

他那颗心,自打今儿晚上接到那通电话到现在,就没消停过。

 

若说真就能做到眼观鼻鼻观心什么都不问吗,王也只能说尽量。

从前对旁的人尚且有这份自信和傲气,但到了诸葛青这儿就不太一样,要说忍他肯定是忍得住的,只是在酒吧那一瞬间的确有过一丝犹豫。从前在碧游村外那一卦可以用担心他来解释,然而究竟如何,王也觉得自欺欺人没劲,心境乱了就是乱了,乱一秒也是乱,更何况那一秒对他来讲并不普通。

所以说他心里边搓火着呢,几次难得一遇的人生体验都拜身后这人所赐,王也道长二十几年来没体会过方寸大乱是什么滋味,也没被人拷打过人性,凭你多大本事,这狐狸给他抛来的却个个都是难题,各个还都躲不过去,能不搓火吗。

身后的脚步声拖拖踏踏,王也叹了口气,一走神诸葛青偏挤进狭窄的楼梯上,搂着王也肩膀靠着,变脸儿似的用笑勾着他,“你生气啦?”

“我跟你生哪门子气。”王也手攀上诸葛青的后背,触感温热,他生怕这人从楼梯上滚下去,传出去估计在异人界都是个笑话了,“你怎么样?”

“我没喝多。”

“我知道你没多。”您那是海量,我吃过亏我还不知道吗。

“那你生什么气?”

“我没生气。”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王也掏出钥匙,声控灯应声而亮,对准了锁眼开了门。诸葛青自己脱了鞋,左脚叠着右脚,也不摆正,就自己找了双拖鞋慢悠悠踱到客厅坐下了。

完全没有躺平睡觉的意思,王也想起前些日子被诸葛青硬生生灌了半斤老白干结果被诳表白的事儿,便又突然了悟,人非草木,对吧。


小坑怡情,对吧。


“你怎么折腾那么远?”

王也给诸葛青倒了一杯水,也坐在沙发边上。诸葛青光脚踩着沙发边儿,自个儿换了家居服,他手里边握着遥控器,动作顿了顿,好久才说。

“散散心。”

“呵,你这狐狸有啥烦心事儿啊,跟哥说说?”

王也自己没觉得,实际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坏水儿,像极了小时候坑爹那模样。

诸葛青便慢吞吞看过来,不知怎地,愣了片刻,突然晃着脑袋:“不想说,你猜呀。”

他的声音平静得像一滩水,而王也这个问题许是戳中了什么心事儿,如平湖投石一般荡起一圈儿波澜来,他自然无从猜测诸葛青心里边经历过什么,兜兜转转仿佛又回忆起当初那个意味深长的“大家都是术士”论来,道长垂着眉想到,喝了药也改不了狐狸本性。

于是他便放弃了,本也没真想问出个一二三来,初时不过是抱着恶作剧的心思方便以后要挟这狐狸饭后洗碗来着,见没诳出来,便起身收拾收拾,催着诸葛青去睡。

 

 

等他端着水杯回来的时候,诸葛青已经斜着躺在了床上,客厅一片漆黑,卧室的窗帘没拉,落地窗前泄进来一束月光,在浅色实木地板上投映出一片光影,窗外的枝叶摇曳着,仿佛水底的荇草,诸葛青的小腿垂在床边,闻声看过来的时候眼里映着一片潋滟夜色,却因药物作用有些迷茫放松,像一只蜷在窝里打盹儿的狐狸。

王也道长觉得口干舌燥,端着水杯自己喝了大半口,搁在床头时发出清脆的声响,他轻手轻脚地把诸葛青的长手长脚摆正,再把人塞到被子里,一溜程序折腾完满头大汗,坐在床边上歇了会儿。

北京深秋夜里寒凉的很,被子是白天晒过的,狐狸缩在被窝里眯了眯眼睛,眼珠子不似平时那样灵台清明,瞧得道长心里边儿软成了一片,罪恶感蹭蹭蹭往上窜。

王也捏着诸葛青近来有点长肉的脸扯了一把,“你说你作什么妖,王也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上心,啊?还秘密,就你自个儿当个秘密似的,愁人。”

指尖尚未离开腮边那片软肉,忽然被捉了手指。诸葛青的手指有些凉,手心沁了层细细密密的汗。

而吐出来的话依旧是三分缠绵。

 

“他值得。”

 

情话讲出来总嫌肉麻,诸葛青平日里脸皮儿薄,说不出,也觉得王也不爱听这些,他们都懂。

但真正说出来的时候,确实余下七分都是真心。


诸葛青翻了个身,脸蹭着枕头,是有些困了。

王也指尖缱绻着残留的温度和触感,在一室静谧夜色里叹了口气。

 

到底还是道心不坚了。

 

FIN.


注:

吐真剂性能功效:

     吐真剂让人处于镇静催眠状态中下意识地回答各种问题,但是麻烦之处在于,人有主观意识、潜意识、无意识三个层次。当主观意识被压抑到最大程度时,潜意识成为主导反应的行为中枢,会出现很多诡异的现象,比如幻觉;在这种状态下提供的信息并非完全的事实之全貌,而可能存在潜意识的夸张或者部分省略,而且回答者极易受到询问者的暗示和影响。




21 Apr 2018
 
评论(12)
 
热度(814)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