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皆算老友 碗底便是天涯
文章拒绝一切形式的转载
 
 

【也青】All in my mind 22

        诸葛青抬头看着王也,发现王也突然把脸转向另一边,没有窗户,只对着墙。

        于是他撑起上半身,整张脸凑近了,看到王也垂下的睫毛在下眼睑上留下一片阴影。诸葛青压低了声音轻笑,小旅店昏暗的灯影在王也脸上浮动,层层夜色下看不见表情,但在诸葛青的距离范围内,却听到清晰可闻的吞咽声。

        “老王”诸葛青问,“其实……你想/上/我吧?”

         王也抿了抿唇,并没有回答。

        嗯,倒也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分明是一句十分轻浮暧昧的挑逗,诸葛青说出来的时候没带半分抵触情绪,搞得王也好像一瞬间回到了小学时代做坏事被人抓现行的窘态。

      “想就别老端着了,”诸葛青靠回枕头上,双手交叠盘在脑后,“反正上下又不……”

        王也没让他把这句话说完,手绕到诸葛青颈下,掐着后颈摩擦,指尖扣在肉里,然后上移,穿过诸葛青湿软的头发里。

       诸葛青只觉得浑身的神经都变得敏感又脆弱,以王也的手指为中心,向四周激荡起层层战栗,像是被攫住命脉的猎物。

       

        紧张,兴奋。

       因为他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诸葛青咽了咽口水,声音很低很轻,他很抵触这种理智逐渐流失的感觉,却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身体上的任何一处的条件反射。

    暗恋这么久,诸葛青在最沮丧的时候甚至曾想着对方手淫。他也没觉得自己的占有欲有什么问题,爱怎么可能是伟大的,它是自私的,是排他的,他  蓉以前说,老青你这样不行,万一哪天老王真的谈了个女朋友你怎么办 。

        诸葛青心里面想着和嘴里说出来的完全南辕北辙,他想要真是有这么一天他也不能怎样,嘴上说着轻松,事实上到时候是不是真的能走得成还是两说。

        但和傅蓉聊天的毕竟是诸葛青,即便心里面如烈火烹油,脸上也是一片云淡风轻。

         他笑了笑,说那我还能怎么办,我就浪子回头追你呗。

        后来他和王也在一块儿,傅蓉喝多了搂着王也脖子偷偷说:“老王,亏得你把这老妖精给收了,不然你知道得多少人遭殃啊。”

       王也叹了口气,用没人听得到的语气说——他不会。


         诸葛青那么固执一个人。




【嘘!不要说话!】

【不要举报】

13 Sep 2018
 
评论(19)
 
热度(192)
© 倾盖如故 | Powered by LOFTER